周宏伟的动作很快,当天下午五点左右,就赶到陈默所说的咖啡厅。 接到电话后,陈默带上电脑和资料,立刻前往咖啡厅。

    他的租房距离咖啡厅不远,走路五分钟就赶到。

    进入咖啡厅后,陈默四周围看了看。咖啡厅的人不多,只有寥寥几人,陈默一眼就认出坐在角落位置的周宏伟几人。

    “周总,你好。”陈默走了过去,微笑着伸出右手。

    看到陈默,周宏伟眼神中带着惊讶。声音很熟悉,就是和他通话的陈默,可是有点年轻得过分了。

    “你好,陈先生。”

    和陈默寒暄几句,周宏伟才和他一起坐回到座位上。

    “陈先生,你说的程序,我想当面看看。”周宏伟直接进入主题,甚至有点迫不及待。

    “可以,不过我没有中病毒的电脑。”陈默说道。

    “我们准备了。”

    周宏伟朝旁边的助理点点头,助理从背包里拿出两台电脑放在桌子上。

    两台电脑,上面都是被铁门锁住的画面。

    陈默也不含糊,拿出u盘,插入电脑中敲了几下。两分钟后,读条完成后,电脑的屏幕一变,立刻变回熟悉的windows桌面。

    看到这一幕,周宏伟脸色一喜。

    是真的。

    中病毒的电脑都是他们自己准备的,绝对做不了假。忍着心中的焦急,周宏伟继续看着他查杀第二台电脑。

    看到第二台电脑也恢复正常,周宏伟松了口气,靠在椅子上。

    这一幕意味着,席卷全球的‘永恒之心’,已经被破解,而且是被眼前这个年轻得过分的青年。

    “陈先生这么年轻,还读书吧?滨海大学的学生?”周宏伟问道。

    “这个不是很重要吧?”陈默轻轻一笑。

    “确实不重要。”周宏伟笑道:“这个程序是陈先生独立开发的吧?真是年轻有为,有没有兴趣进入我们公司工作?”

    “暂时没这个打算。”陈默不亢不卑说道:“进入主题吧。”

    周宏伟仔细打量着陈默,这个年轻人,气度和谈吐,比他见过的年轻人要强很多,绝对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那就进入主题吧,陈先生是准备出售程序吧?多少钱?”

    “不多,八千万。”

    嘶

    陈默的价格一出,听到的人都倒吸一口冷气,惊讶地看着他。

    “陈先生,这个价格,会不会高了一点?”周宏伟笑道。

    “如果嫌高,那就算了。”陈默耸耸肩,将u盘收回背包里:“我回头联系企鹅的人,或许他们会有兴趣。”

    “陈先生,先别急。”周宏伟立刻阻止陈默:“你这个价格,确实有点高了。联系企鹅,他们也不会给你这个价。”

    “不试试怎么知道?”陈默说道:“永恒之心可是在全球内,间接造成上百亿美元的损失。”

    “这样吧,一口价,一千万,技术转让给我,现在就签订合同。”周宏伟说道。

    “那算了。”陈默说道:“目前,全球都没找到杀毒方法,你们公司若第一个发布能够查杀‘永恒之心’的软件,名利双收,这个价格我已经吃亏了。”

    “三千万,这是底线。”周宏伟说道:“全球感染的计算机,也只是近百万台,我们公司,并不赚钱。”

    “口碑和名声,这个才是关键,周总不会这么肤浅吧?”陈默说道:“若是不要,那我联系其他公司了。这个程序,应该会让企鹅或者千度的市值涨不少。”

    周宏伟没想到陈默年纪轻轻,这么滑头。但是这个杀毒程序,确实能让他们公司名利双收,特别是在全球病毒危机这个节点上。

    若是将程序让给对手,他们公司,就失去一个契机。

    “说实话,我们从你这个程序中,获利不一定有八千万。”

    “七千万,不能再少。”陈默说道。

    “等等,六千万。”周宏伟说道:“我们发布的是免费程序,根本无法获利太多。”

    “你们免费,与我无关吧,你也可以收费。”陈默起身,准备离开。

    “等等,七千万,成交。”周宏伟立刻开口。

    “这是合同和技术资料。”

    陈默坐回座位上,从电脑包内拿出一个u盘和两份合同,放到周宏伟面前。

    看到已经准备好的东西,周宏伟愣住了。这个年轻人,似乎一开始就猜到他们会让步。

    让旁边的律师仔细看了合同,确定没问题后,才看向陈默:“没想到国内出了这么一个了得的年轻人。”

    “过奖过奖,这个程序,偶然弄出来的,都是运气。”

    “嗯?”

    周宏伟不料陈默说出这么一套,让他无言以对。全球都无解的病毒,落在他手中说是运气,说出去谁都不信。

    “没问题的话,签合同吧。”陈默说道。

    “可以。”

    签订合同后,周宏伟也当场让人转账给陈默。

    看到转账成功后,陈默嘿嘿地笑了起来。这是他的第一桶金,靠着自己的双手赚取的。

    就算回头扣除个人所得税,也还有五千六百多万。陈默脑袋里还在想着,这笔钱该怎么花。

    “合作愉快。”陈默和周宏伟握了握手:“我这里已经删除程序资料,你那份资料是孤品,记得备份,我先走了。”

    “不吃个饭?”

    “不了,回头再联系。”

    告别周宏伟后,陈默背着书本离开咖啡厅。

    “将程序传回给技术部,打电话通知他们,将杀毒程序的代码绑定到卫士中,准备更新卫士。”

    周宏伟吩咐助理后,看向陈默离开的大门,陷入沉思中。

    当天晚上七点,七虎微博发布的一条消息。

    七虎公司已经研究出查杀‘永恒之心’的程序,目前正在进行最后的紧急加工,完成后,将会在第一时间发布,一如既往的免费,不收费。

    消息一出,立刻引起网络世界的轰动,七虎的微博也引来无数网友的点赞和认可。

    “历史惊人的相似,七虎已经找到查杀‘永恒之心’的程序软件,某电脑管家还在发布玩游戏的消息。”

    “良心企业,我现在就换杀毒软件。”

    “这次我支持七虎。”

    这个事件,也当仁不让地登上各大媒体的头条新闻。

    一切来得毫无预兆。

    目前有关‘永恒之心’的事情,都是时事热点。这次七虎的消息,迅速被媒体发现,在极短的时间内,传遍国内。

    消息发布时,一些正在新闻直播的电视台,也紧急插播这条最新消息。这条消息,也在最短的时间内被发布到国外的社交网站上。

    整个网络世界,一片沸腾。

    这次‘永恒之心’的勒索病毒事件,几乎是网络世界最大的一次绑架事件。全球范围内,中病毒的电脑近百万台。主要集中在政府部门,能源公司,铁路公司,银行,医院,高校,交易场所等重要领域。

    事件已经快七天,除非重装系统,否则无法摆脱‘永恒之心’。但重装系统,就意味着电脑内的所有数据,将会全部丢失,对一些人来说,是不可能接受的。

    七虎发布的消息,无疑是强心剂。那些准备向黑客支付赎金的人,纷纷停下手,等待七虎公司发布杀毒程序。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