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海市的夜晚,天空灰亮,在霓虹灯的照射下,夜空仿佛闪烁着斑斓的色彩。 街边各种辉煌的门庭牌匾,在彩光显得格外醒目。

    若有若无,优雅的旋律,从街边的会所中传出来,让夜色下的大街,充满浪漫的色彩。

    小渔搂住陈默的腰,靠在他的身上,嘴角上挂着甜蜜的笑容。

    这是从未有过的感觉,当初在图书馆,陈默将她护住后,她的心就有一丝悸动。

    直到陈默大胆抓起她的手后,她默认了这一切,最后也鼓起勇气去牵陈默的手。

    两人确定关系半个多月,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图书馆度过。只是牵牵手,从来都没拥抱过,陈默都不主动,她自然要矜持。

    最亲密的举动,就是上次她主动亲了陈默一下。

    那次她还是鼓起最大的勇气。

    这次她第一次靠在陈默身上,一种安心的感觉,仿佛天塌下来,都会有一个肩膀替自己扛着。

    “陈默,跟我说说你以前的事吧。”小渔说道。

    “以前?”

    “对啊,你以前谈过恋爱吗?”小渔问道:“我想了解你。”

    “这个,都过去了,真要说吗?”陈默不确定问道。

    “说吧,不用担心我吃醋,我又不是醋坛子。”小渔笑道:“和我说说你的光荣历史,让我这个女朋友了解了解你。”

    “有过一段。”陈默说道:“后来分了。”

    “多久?”

    “两年。”陈默的目光变得深邃,语气中带着一丝感慨:“分分合合几次,最后一次她提出分手,就没再见过,距离现在,快四年了。”

    “你还记得她?”小渔的语气有点酸。

    “早放下了。”

    陈默后背发毛,女人说不吃醋,肯定是骗人的。

    “自从看到你以后,我就感觉,你是我的命中注定。”

    “你以前也是这么哄女朋友的?”

    “绝度没有,这话我第一次说。上次在图书馆碰到你的时候,就有那种感觉,后来看到书架砸下来,我就毫不犹豫扑上去,就是有种想保护你的冲动。我当时以为死定了。”

    “算你过关。”

    听到陈默说图书馆的事情,小渔目光变得温柔。两人相遇的过程,确实带有戏剧性,也许就是冥冥中的缘分。

    “你呢?以前谈过恋爱吗?”

    听到陈默的问题,小渔露出坏坏的笑容:“有啊,谈过三次。”

    “不是吧?”陈默语气酸溜溜的。

    “你不看我天生丽质,学校追我的人,能从讲台排到教室的后面。”小渔脸上依然带着笑容。

    “能和我说说你的事?”陈默吃味起来。

    “骗你的,小气鬼。”小渔笑了起来:“追我的人很多,不过都被我拒绝了,现在是我第一次恋爱。”

    “你居然学会骗人了。”陈默苦笑:“是不是若曦她们教坏你了。”

    “她不是跟你说了吗?我外号小猫,性格本来就有点野性。以后你意想不到的事情还多着呢,不要被我温柔的外表骗了。”小渔笑道。

    “完了,我感觉落入一个陷阱里。”

    “你说什么?”

    “温柔的陷阱。”陈默急忙说道:“若曦说你会撒娇,撒个娇给我看看。”

    “想得美。”

    一路欢声笑语,不知不觉,两人就已经到达购物广场附近的街道上。停好自行车后,陈默才和小渔在购物广场附近的街道逛起来。

    “走吧,去那里看看,想买什么,我送你。”陈默说道。

    “不要。”小渔摇头:“逛一下就可以了,你送给我,还是用你家人的钱。等你会赚钱了,再送给我。”

    “我”

    “不用说了,以后再送我,我保证不会跟你客气,买得你倾家荡产。”小渔打断陈默的话,挽着他的手,在购物街上慢慢地走着。

    看着小渔的模样,陈默目光柔和。

    “小渔,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你说。”

    “我”

    “啊抢劫啊!抓住他。”陈默刚想开口,一道女人的惊呼声打断了他的话。

    逛街的人群一片混乱,快速从中间分开来。一个抱着包包,神色慌张的男子,拿着散发着寒光的匕首朝两人冲了过来。

    “让开,不然我杀了你们。”歹徒朝着人群大喊。

    看到歹徒从这边冲过来,陈默的拉住小渔护在身后,急忙后退。还没等他冲到他们身边,一个人忽然伸出脚。

    “啊。”一道惨叫声响起,歹徒失去平衡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歹徒摔倒了?”

    刚才人群有些慌张,没人注意,而陈默却看得非常清楚,是那个皮肤黝黑的汉子出脚绊住歹徒。

    此时歹徒的匕首和包包已经脱手,都落在陈默和小渔的身前。

    还不等汉子反应,歹徒迅速爬起来,慌张地看着他。下一刻,冲入围观的人群中抢过一个婴儿抱在怀里。

    “放开我女儿。”被推倒的妇女惊恐地看着歹徒。

    “别过来,过来我掐死她。”歹徒面目狰狞,不断后退,看热闹的人群也迅速散开。

    “朋友,冷静点。”汉子神色凝重起来:“你现在只是抢劫,罪名不大,最多坐几个月牢就出来。如果你冲动,伤害了她,你就是死刑。”

    “你别过来。”歹徒朝着汉子大吼:“你再过来,我就掐死她。别以为我怕死,反正赌债还不上也是死,大不了拉个垫背的,别逼我。”

    “冷静,我不过去。”汉子举起双手停住脚步:“冷静点,有话好说,你要钱,我给你,别伤害那个婴儿,她什么都不知道。”

    “救救我孩子。”少妇哀求地看向汉子:“救救我女儿,求求你,她才九个月。”

    “女士,你别激动。”汉子转头看向歹徒:“我不是警察,你放了那个孩子,我也不抓你。”

    “那个包包,丢过来给我,快点。”歹徒怨恨地看着汉子,若不是他,他已经顺利跑掉。

    “给你。”陈默捡起脚下的包包,丢到歹徒的前面,随后看向人群:“你们都散开,别看热闹,散开。”

    听到陈默的话,围观的人群散开不少,但依然站在远处围观。

    “现在把包给你了,轻轻放下孩子,我不抓你,我不是警察。”汉子看了一眼陈默。

    陈默将小渔拉到身后,他也不确定,这个疯狂的赌徒,会做出什么事来。他也没想到,好不容易和小渔出来约会,居然碰到这种事。

    “去死吧。”

    歹徒狞笑,将手中的婴儿抛向旁边的马路,迅速捡起包包,飞速逃跑。

    “我草你大爷。”

    在他抛起婴儿的那一刻,陈默脸色一变。身体最大的速度爆发出来,还没等众人反应,已经朝婴儿跳了出去,在众人的惊呼声中,陈默抱住婴儿,重重摔在马路上滚了几圈才停住。

    陈默刚抱住婴儿爬起来,一辆汽车,正按着巨大的喇叭,踩着刹车朝他撞过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