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陈默即将被车撞上,人群响起尖叫声。旁观的人,急忙捂着眼睛,不敢直视。

    轮胎与地面的摩擦声,响彻每个人的心头。直到十多米外,汽车才停下来,人群一片死寂。

    少妇呆呆看着空荡荡的马路,两眼一翻,晕倒在地上。

    小渔呆若木鸡,陈默跳出去那一幕,在脑海里重播。看着死寂而空无一人的马路,她的脸上带着恐惧,泪水不断地涌出来。

    “陈默,陈默。”

    小渔的声音带着惊慌与恐惧,不顾一切冲出去。

    刚跑到路上,小渔就感觉身体一紧,撞入一个怀里。钻入鼻尖的熟悉的气息,小渔愣住。抬头看到熟悉的脸,泪水止不住,又哭又笑,最后埋头到他的肩膀上。

    “别哭了。”陈默安慰着小渔。

    潜能开发,让他的身体有着强大的爆发力和速度,刚才在千钧一发之际,凭着那股爆发力,才躲开汽车。当时感觉到车从身边擦过,他都吓出一身冷汗。

    看到陈默出现,人群欢声雷动。

    “别哭了,你看这个小家伙都在笑你。”陈默拍拍小渔的肩膀,将怀里的婴儿放到她的面前。

    婴儿此时正睁着纯净的眼睛,朝着小渔笑着。看到婴儿开心的模样,小渔也破涕为笑。

    “歹徒抓住了。”

    人群中响起一声欢呼声,几个汉子,抬着一个人丢回到地上,手脚被用皮带捆住,此时鼻青脸肿,那个包包还挂在他的身上。

    “这个女人晕倒了,这里谁是医生?”

    有一声叫声吸引众人的目光,此时婴儿的母亲,已经倒在地上。

    “我是。”

    一个带着眼镜的中年男人走出来,在女人的人中按了几下。没多久,女人就醒了过来。

    “我的孩子,孩子。”女人的声音中带着恐惧,四处张望。

    “女士,你的孩子。”陈默将婴儿抱回到女人面前,放到她怀里。

    看到孩子完好无损,女人死死搂住,又哭又笑。

    在人群的掌声中,一辆警车在路边停下。从发生,到结束,没有超过五分钟。

    那名拦截歹徒的汉子看到警察来后,转身走入人群中。陈默也带着小渔,走入人群中消失。

    只是陈默离开时,人群中多了不少关注他们的目光。

    购物街不远处就是海边,小渔帮陈默处理着脸颊和手肘的擦伤,动作非常轻柔。

    “可怜我帅气的脸,要变丑了。”

    “你还自恋,刚才差点被你吓死。”小渔微怒,语气中带着责备,只是手中的动作,依然小心。

    “脑子一热,也没多想。当时她是你,我也会毫不犹豫扑上去。”

    “你是想等我十八年是吗?”

    “我发现你变幽默了。”

    处理好伤口后,两人都陷入沉默。江风吹袭,让气氛变得微妙。陈默低头看着她,小渔的脸腮立刻变得红润,目光也有些躲闪。

    陈默揽过小渔的腰,缓缓低下头。

    小渔眼睛紧闭,似认命般,长长的睫毛在微微颤抖。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身体有些紧绷。

    嘴唇传来温软,贝齿被柔软撬开,舌尖上传来的异样,让她心头冒出一股奇异的感觉,脸色变得更红,身体贴在陈默身上。

    珍藏二十多年的初吻,终于献给这个有点自恋的混蛋。

    喜悦、幸福的感觉充斥着身心,让小渔开始慢慢迎合着陈默。她的动作由开始的生涩,慢慢变得自然。

    夜色与灯光的映射,江边流浪歌手的弹唱声与江水逐流声相呼应,江风吹动着小渔的裙子和头发,微微扬起。海上的游船,粼粼波光,海边彩色的霓虹灯组成一副唯美的画面。

    过了一分钟,陈默才松开小渔。两人心灵的距离,随着这一吻,彻底向对方敞开。

    “完美,完美,太完美了。”

    两人还没回过神,一道惊叹的声音打断两人的温存。两人目光错愕,投向声音的来源。

    “太完美了。”一个摄影师抱着摄影机,兴奋地朝两人走来:“你们好,我叫梁志航,是一名摄影爱好者。”

    “呃?你好,我叫陈默。”看到对方自我介绍,陈默礼貌地回了一句。

    “我来海边寻找作品灵感,碰巧遇上你们,拍下了你们刚才接吻的画面。太完美了,我准备用刚才这组照片投稿,参加全国摄影大赛,希望征得你们的同意。”

    梁志航激动地打开手中的相机,将刚才拍摄的照片放给陈默看。

    小渔没想到刚才接吻时,居然被人拍照,羞涩地躲在陈默的身后,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这是自己的初吻呢。

    “我刚才灵光一闪,这组照片,名字就叫夜光”

    梁志航脸色兴奋,完全没有注意两人的异样。

    刚才两人自然的动作,还有那种说不出的感觉,是摆拍不可能表现出来的。那一吻,将双方所有的爱意表现得淋漓尽致,映上海景夜色,简直完美。

    看到照片,陈默眼神一亮,确实很美。

    “是挺漂亮的。”陈默说道。

    陈默刚说完,就感觉腰部微微一痛,小渔已经将脸埋在他的背后,手指捏着他腰部的肉。

    梁志航脸上挂着喜色:“这瞬间让我有写诗的灵感。”

    这是他所有作品中,最完美的作品。

    “你把照片发给我们,我们可以同意你拿照片参赛。”陈默看着照片说道。

    “好,我加你微信,将照片整理出来后,我发给你们。”梁志航立刻答应下来,拿出手机添加陈默的微信。

    梁志航离开以后,小渔的脸色依然红扑扑的,偎依在陈默身上。

    “你为什么答应他,让他拿照片去参赛?”

    “他那是艺术创作,难得一遇的灵感。况且他帮我们将那个重要的时刻定格在照片里,以后我拿那张照片当手机主题。来,再来一下。”

    小渔羞涩低着头,没有反抗。

    两人看着海边的美景,在海堤上闲逛着。刚才的事情,早已经被两人抛在脑后。这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约会,有点瑕疵,却更显得完美。

    快乐的时间很短暂,当陈默再次拿出手机看时间时,脸色变得古怪。

    “怎么了?”

    “我不得不告诉你一个坏消息,现在已经十一点半,宿舍关门了,你今晚回不去了。”陈默笑道。

    “我感觉没多长时间啊。”小渔难以置信地抢过手机:“那怎么办?”

    “两个选择,去酒店过一晚,或者去我的租房。”陈默畅快地笑了起来。

    “你故意的。”小渔红着脸掐住陈默腰间的肉。

    “我发四,绝对不是。”陈默倒吸一口冷气,举起四根手指。

    “不去酒店。”

    “那就跟我回去吧。”

    陈默带着小渔,找到自行车,朝租房赶回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