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李先生,我们暂时没有融资的计划。 若有这方面的计划,我会联系你的。”

    赵敏挂断手络上出现一些文章抨击我们,说行军蚁系统存在重大的安全漏洞,现在已经在网络上闹得沸沸扬扬。”

    “安全漏洞?”赵敏变得慎重起来:“真的存在?”

    “假的,我去技术部找过老罗,老罗说,所谓的安全漏洞,完全是子虚乌有,有人雇佣水军,在故意抹黑我们。我也从朱莉那边得到消息,不少用户都选择退货。”

    赵敏拿起手机,点开新闻,果然,如李凌峰所说,不少文章,都在报道行军蚁安全漏洞的事。

    看完几篇文章,赵敏也翻看了一下新闻评论。

    抨击谩骂不少,在少数喷子的带动下,评论一边倒的,都在攻击行军蚁公司。

    一大堆新闻评论,全部无脑黑。

    赵敏简单扫了一眼,放下手机,用力揉揉眉心。该来的还是来了,明显是有人不想看到他们这么顺利。

    “怎么办?”李凌峰问道。

    行军蚁系统和蝴蝶眼的出现,已经动了手机市场这块大蛋糕。

    将他们公司炒作,名声烂透之后,行军蚁系统就废掉,到时候别人也不敢用。然后吞并他们,重新包装,再推出来。

    这种做法有点老套,不过非常有效。

    “别着急,我先联系一下董事长。”

    赵敏示意李凌峰先坐着等一等,拨通陈默的号码。

    发生这么大的事,她在这里忙死忙活的,那个董事长,却不知道在哪里逍遥,让她很无奈。

    “董事长,有一个坏消息。”电话一通,赵敏就开口。

    “是行军蚁系统安全漏洞的事情吗?”陈默关掉电脑上的新闻说道。

    行军蚁系统是他设计出来的,这种事情,他不可能无动于衷。

    至于网络上的抹黑,他不在意,不遭人妒是庸才,哪个公司都会经历这么一些琐屑的事情。

    “你知道,那就最好。”赵敏说道。

    “行军蚁系统的漏洞,我都找不出来,我还没看就知道是假的,你没有办法解决?”陈默问道

    “可以解决,我只是想问问你,有没有更好的方法,毕竟你最了解行军蚁系统。”

    “这样吗?”陈默想了想:“我倒是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你的想法一直很大胆,说吧。”

    “谁能找到一个漏洞,并破解手机系统,就给他一百万。”陈默说道。

    “你疯了?”

    “放心吧,找不到的。”

    陈默带着浓浓的自信,这是从创业小项目内拿到的手机系统,作为基础架构研发的。

    完成之后,还经过创业小项目优化,在安全性方面,不说完美,但没有源代码,想破解,难度不是一般的大。这才是他敢认为,行军蚁系统比其他手机系统优秀的原因。

    “好吧,你都不担心,我这个打工的,也不用担心什么。不过在你想法的基础上,我准备换个方式。你不担心有人找到漏洞的话,提升奖金,两百万行吗?”

    “悬赏五百万以下,随便你怎么做。”

    “好的。”

    挂断手机后,赵敏看向李凌峰。

    “凌峰,去发布一条消息。谁能找到一个行军蚁系统的漏洞,并在数据完好无损的情况下破解系统。我们公司,就拿出两百万,一百万捐给儿童基金,一百万给找到漏洞的人,悬赏半年内有效。”

    赵敏在公司方面的问题,比陈默要多一点。现在有人在抹黑他们,想要让公司恢复声望,慈善是最好的方式。

    这种噱头一出来,不仅能带动手机的销量,还能给公司带来好的口碑,行军蚁系统的安全性,也会被众人知道,一举多得。

    “嗯,明白。”李凌峰点头,离开办公室。

    关于行军蚁系统的话题,网络的热度持续不断,行军蚁系统的安全漏洞,被各种文章说的有鼻子有眼。

    而就在热度正在最火的时间里,行军蚁官方微博上就转载了一篇关于描写行军蚁系统存在安全漏洞的文章,并做出公开回应。

    “战帖!董事长说:一个漏洞两百万,任何人或团队找到行军蚁系统的漏洞,并在手机数据完好的情况下破解手机,公司愿意出两百万,一百万捐给儿童基金,一百万给破解的人或团队。(悬赏半年内有效,本公告的最终解释权,归本公司所有)。”

    这个回应一出,无异于在已经沸腾的油锅络的报导,全部转向行军蚁此次的悬赏事件。

    这个事件太恐怖,连苹果都不敢放出这种话,没想到一只刚刚出窝的蚂蚁敢说出这种话。

    消息散开后,各路技术大神迅速关注行军蚁官方微博,并转发消息,宣布加入破解的队伍中。

    国内著名的企鹅网络安全团队和七虎网络安全团队领头人,也转发微博,并公开表示,加入破解的队伍中,一旦破解,所有钱都捐给慈善机构。

    一道消息,激起网络上轰轰烈烈的破解行军蚁系统的热潮。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