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办公室。

    小渔坐在赵敏的对面,眼神中带着疑惑。今天一天下来,她感觉这个总裁,好像对她很特殊。

    她只是一个刚进来的实习生,总裁就将她带在身边,接触最核心的东西。仔细想想,都感觉不对劲。

    “小渔,第一天上班,有没有习惯?”赵敏问道。

    “还好。”小渔欲言又止。

    “你在想,为什么我对你这么照顾是吧?”赵敏看出了小渔欲言又止的模样,微微一笑。

    “对。”小渔点点头。

    “记得当初在购物街上,你男朋友救婴儿的那件事吗?当时我就是那个被歹徒抢了包包的人。”赵敏平静说道:“昨天感觉你眼熟,不过回去后,被人提醒了,就记起来。”

    小渔惊讶地看着赵敏,当时人群太过混乱,她的注意力都在陈默身上,根本没有注意到赵敏。

    “因为这件事这么照顾我?”小渔问道。

    “当然不是,你男朋友,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你也是一个很优秀的女孩。”

    “谢谢。”

    小渔笑了笑,不过却没有真这么认为。她再优秀,也不可能一进公司,就能接触最高层的东西。

    “现在下班了。”赵敏笑道。

    “哦,再见,赵姐。”

    小渔走后,赵敏拨通陈默的电话:“董事长,我有件事想问你。”

    “你说。”

    “你真不打算告诉小渔?”赵敏问道。

    “这个问题,真是头疼,今晚我会提一提。”坐在店铺里的陈默脸上有点无奈。

    他了解小渔,小渔知道这件事,肯定会有负担,影响她的生活状态。现在小渔已经进入公司,过几天实验室完成,他也要去公司,已经到了坦白的时候。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放心了。现在小渔是我的员工,我可是会多管闲事的。现在我该下班了,再见,董事长先生。”赵敏说道。

    店铺里,陈默放下手机,呼了一口气,继续将目光放在电脑的手机外观设计上。

    小渔心头满满的疑惑,收拾好东西后,带着包包离开,刚走出公司门口,李若曦就迎了上来。

    “小渔,今天工作怎样?”

    “挺好的,赵总对我挺照顾的。”

    小渔现不断回忆赵敏的话,感觉有点不太多。但具体哪里不对,她一下子没想通。

    “听说了吗?昨天赵总身边那个帅哥,就是我们公司最神秘的董事长。”

    “当初大家还以为是赵总的男朋友,没想到居然是董事长。好年轻,像刚走出大学的毕业生,也没有那种技术宅的气息,阳光帅气的,做他的女朋友,一定很幸福。”

    小渔和李若曦刚走出公司门口,后面两个女白领也结伴走了出来,一边有说有笑。

    “毕业生?技术宅?阳光?”

    听到两人的对话,小渔脑海里立刻浮现一个身影,急忙拿出手机打开搜索。

    “小渔,你在干嘛?”

    “找一个答案。”

    小渔心里忐忑,身体变得紧绷起来。没多久,小渔咬着嘴唇收好手机,变得心不在焉。

    “小渔,怎么啦?是不是不舒服?”李若曦看到小渔的模样,立刻感觉不太对劲。

    “没事,只是这个答案太让我意外。”小渔平静说道。

    “什么答案?”李若曦问道。

    “过一段时间,再告诉你。”小渔深深呼了一口气。

    “小渔,你不厚道了,我可是跟你同床共枕的好闺蜜,什么事连我都不说?是不是关于陈默的?你们是不是嗯哼”李若曦的笑容有点坏,一副我懂的模样。

    小渔被李若曦打断,脸色一红:“别瞎想,快点走吧,不然塞车。”

    当晚,陈默坐在沙发上,静静看着书。心里也在想着,等等该怎么开口跟小渔说。

    没多久,客厅就传来脚步声,小渔和往常一样,穿着睡裙,在他的身边坐下,打开电脑,静静看节目。

    “今天工作怎样?”陈默问道。

    “还好,总裁对我挺照顾的,不知道她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小渔脸色平静说道。

    “小渔,如果我有事瞒着你,你会怎么办?”陈默将书本放下,抱过小渔的肩膀,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那要看什么事。”小渔任由陈默抱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当初我不是帮你查杀病毒吗?为了这事,在图书馆还闹出了一个乌龙。”

    陈默想了一下开口,刚说完,小渔就噗嗤一笑。当初在图书馆闹出的乌龙,让她现在想起那个场景,就想笑。

    “然后呢?”小渔说道。

    “当时全球电脑病毒危机,我开发的查杀软件,能够查杀病毒,就将它卖给了七虎公司,那是我第一桶金。后来我用那些钱,注册了一个公司”

    “不用说了。”小渔打断陈默的话:“让我安静一下。”小渔靠在陈默的肩膀上,目光落在电脑屏幕上。

    陈默心里有些发毛,小渔这副模样,他从来没见过,这让他心里没底,不过他识趣地没有说话。

    一直到电脑播放的节目结束,小渔才开口:“为什么突然跟我说这些?”

    “你都进公司了,迟早知道,主动交代好一点吧,你什么时候发现的?”陈默苦笑道。

    “别管我什么时候发现的,我不进公司,你就打算不说?”

    “没。”

    “你现在别说话,我想打你。”

    还没等陈默反应过来,小渔就握着拳头,对着陈默的肩膀一通乱捶。没一会,小渔一声痛呼,揉着自己的拳头。

    看到这一幕,陈默笑了起来。又一次打人,将自己打痛的。

    “还笑。”

    小渔脸色发红,又握着小拳头,往他身上招呼。直到打累了,小渔才停下来。

    “不生气了?”陈默抓起小渔发红的手。

    “很生气,你不许动,我想咬你。”说完,小渔埋头到陈默的肩膀上。

    “哦”

    陈默没有反抗,将小渔抱在怀里,轻轻安抚。小渔肯发脾气,那就没事,他就怕像刚才那样闷着不说话。

    过了半分钟,小渔才松开嘴,看着陈默肩膀上血淋淋的牙印,柳眉微蹙。

    “痛吗?”

    “哪有你这样咬完人还问痛不痛的?”

    “活该,谁让你瞒着我这么大的事。”

    小渔轻哼一声,起身到柜子里翻找了一下,没一会就拿着一瓶红药水和棉签走过来,开始帮陈默处理伤口。

    “不生气了吧?”

    “再问我再咬你一口。”

    小心翼翼帮陈默处理好伤口后,小渔才放下红药水走回房间。陈默等肩膀的红药水干了以后,收拾好书本,走进房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