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陈默站在实验室内,观察这桌子上碳晶的纯度,过了许久,才站直身体吐了一口气。

    又失败了。

    碳晶合成条件已经基本接近,但纯度,一直是一个致命的问题。若无法解决碳晶的纯度问题,哪怕最后制作出碳晶基锂离子电池,电池的寿命将会大大缩短,而且蓄电量也会降低。

    看来还需要校准数据。陈默伸了伸懒腰,脱下手套放在实验台上。

    “默哥哥,公司服务器遭遇流量攻击,公司的服务器的计算资源正在被占用。”就在陈默准备离开实验室时,墨女的稚嫩的声音忽然响起。

    “嗯?”陈默眉头一皱:“能分辨那些是合法数据吗?”

    “可以。”墨女回到。

    “将合法数据包和恶意流量分流,将这些恶意流量截流滤除,放到流量黑洞。”

    “阻截恶意流量,墨女需要入侵服务提供商网络。”

    “入侵。”陈默说道。

    墨女就相当一个有智慧的网络生物,所有网络的入口,她随时能够轻而易举进入。只要接入互联网的数据,在墨女眼中,都不是秘密。

    过了一会,墨女的声音响起:“已经截流成功。”

    “探测到攻击的源头吗?”陈默开口问道。

    这几天,公司没有遭遇任何攻击,这还让他奇怪,没想到现在就过来。看来对方是有备而来。

    “对方使用傀儡机器,设了定时攻击,源头在欧洲德意志。”墨女说道。

    “知道对方的身份吗?”陈默问道。

    “这个人。”墨女的话一落,实验室的屏幕上,立刻跳出一份资料和头像。

    陈默看了一眼公司对方的资料,沉思起来。

    这是职业黑客,专门被人利用来攻击某个公司,以此来赚取利益。既然找上他的门,他不介意让对方好好反省。

    “将他的资料发给德意志的安全部门,匿名发送,别留下痕迹。”

    “好的,已经发送完毕。”墨女提醒说道。

    “建立云防御系统。”陈默说道。

    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未来肯定会有更多类似的攻击。ddos的攻击,是最难防御的网络攻击之一,目的就是占用目标的服务资源,让合法用户的体验变差,来给他们公司造成烦恼。

    如果不是有墨女在,抵御这种攻击,还是非常麻烦的。

    “主管,ddos攻击消失,现在服务器恢复正常。”

    公司网络安全技术团队,看到服务恢复正常,松了一口气。刚才突然出现的恶意攻击,让他们有些猝不及防。

    “其他人都给打起精神,最近公司可能不太平。”一名负责网络安全的技术主管说道。

    公司刚刚有惊无险摆脱一场网络攻击,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在网络战场上,本来就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一场针对行军蚁公司的风暴,正在网络上冒出苗头。

    内部消息:行军蚁公司遭遇大规模网络攻击!

    行军蚁用户资料泄露?

    行军蚁公司即将被收购?

    蝴蝶眼手机爆炸?

    智能助手窃取用户信息?

    短短不到两个小时之内,铺天盖地各种文章出现。这一次的规模,比上一次要大太多。

    几乎瞬间,覆盖所有新闻渠道,一场明显针对行军蚁的抹黑。

    一时间,网络上一片哗然。针对这件事,展开激烈的讨论。从来没有一个公司,享受这么高级别的待遇。

    “请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行军蚁公司立刻解释用户信息泄露的事情。”

    “垃圾行军蚁,就这么容易被人关顾吗?”

    “手机质量真烂,我用的蝴蝶眼,已经不能防水,行军蚁给我一个解释。”

    “这么明显的抹黑,只有傻子,才会相信这些新闻。”

    坐在办公室内的赵敏沉着脸,该来的还是来了,行军蚁长得太肥了,终究是遭人嫉妒,只是这一次的强度这么大,来得毫无预兆。

    “赵姐,税务局的人发来通知,要来公司查账。”就在赵敏准备通知陈默时,小渔敲门走了进来说道。

    “好的,我知道了。”

    赵敏黑着脸站在办公室的窗口,望着远方的天空,尽量让自己平静。

    现在网络上再次出现铺天盖地的抹黑,让她非常不爽,抓不到公司的小辫子,就来损招,这种恶心人的手段,让人不胜其烦。

    税务局突然发来通知,要过来查账,肯定也是一些有心人在利用。

    过了还好一会,赵敏才吐出一口气,对付这种手段,最好的方法就是保持沉默,不然只能是越描越黑。但她不想保持沉默,那不是她的性格。

    想了想,赵敏拨通李凌峰的电话。

    网络上关于行军蚁的新闻满天飞,真真假假,招来不少看戏的群众。

    这次的新闻,让不少人想起行军蚁系统刚出来的时候,那时候也有一次招黑,没想到这一次,力度比上一次还要疯狂。

    抹黑行军蚁的浪潮出现半天,行军蚁公司在官方微博和官网上做出回应。

    “还有什么见不得光的手段,尽管使出来,要是退一步,算我们输。”

    短短一句话,立刻点燃网络的舆论。

    “威武霸气。”

    “绝不向小人低头,这才是我喜欢的行军蚁。”

    “怼死他们。”

    “商场如战场,从智能助手发布后,我就猜到会有人趁机动手,前几天不见动静,原来是今天憋大招,这种不正当的竞争,‘相关部门’是不是应该管一管?”

    “刚起步就有人想弄死你,这种事情,相关部门要是不管,以后谁还敢谈创业?行军蚁公司用这么高端的产品给普通人用,这次我站行军蚁这边。”

    回应一出,网络上一片叫好声。两次发布会,让行军蚁崛起,国内增加一个巨头,可是两次招黑,是人都看不下去。

    坐在办公室内的陈默,脸色平静。出现这么大的事情,他现在也没有太多的心思研究。

    前两天,余承南和他们谈合作的事情,已经跟赵敏说过会被黑的事情。原本以为昨天会有,没想到对方憋到今天才出手,而且一出手,就是一通乱打。

    网络攻击,舆论攻击,还举报到税务局,让人过来查账,接下来对方会走哪一步?像上次那样在公司挖人?

    “墨女。”沉思过后,陈默坐直身体,看着眼前的电脑屏幕。

    “默哥哥,墨女来了。”

    他的话一落,电脑屏幕就变成一个模拟画面,一个穿着白色襦裙的小女孩,出现在画面上。

    “你帮我查一查,哪家水军公司参与抹黑?”陈默平静说道。

    “好的,默哥哥请稍等找到了,神经网络运营公司,天马网络公司”墨女一连说出了十个公司的名字。

    “帮我查一查,到底是什么人,买通这些公司的。”陈默的声音还是很平静。

    “好的。”墨女朝着陈默眨眨眼睛,陷入安静当中,过了许久,才再次开口:“墨女找到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