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朱朗坐在电脑前,浏览着网络热门新闻,脸上带着笑容。买的网络水军起作用了,哪怕行军蚁公司做出回应,也只是水军中的一片小孤舟,新闻一出来,就被淹没在口水中。

    现在网络上,黑行军蚁公司,才是主流。老板交代的事情已经办妥,接下来就是领赏的事情。

    关掉电脑后,朱朗坐在办公椅上转身,拿起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墨女,将他的通话调回来录音。”坐在办公室内的陈默,脸色平静说道。

    “好的,默哥哥。”

    墨女的声音一落,电脑画面就跳出一个音频界面。

    “喂,老板,你吩咐我做的事情,已经办妥了,现在行军蚁公司的事情,都听说了吧?”朱朗兴奋说道。

    “做的不错,没有留下把柄吧?不然对我们影响可不好。”电话里传来一个低沉浑厚的声音。

    “墨女,将和他通话的那个人的资料查出来。”

    “好的,默哥哥,请稍等。”

    墨女稚嫩的声音停下没多久,在另一台电脑屏幕上就跳出一份档案资料。

    “董舜,七年前加入长河资本,致力于新能源,电子产品,创新科技领域的投资,目前东海创业投资公司董事长”

    看到电脑上的资料,陈默陷入靠在椅子上,静静听着两人的对话。

    “老板,记者和水军我已经准备好了,只要税务局的人进入行军蚁公司,他们就会被记者拍下,到时候公司做假账的事情,就能在网络上疯传,让他们百口莫辩。”

    “不错,继续努力,我不会亏待你的。”

    “谢谢老板。”

    通话结束后,陈默坐在靠在办公椅上,转身看向窗外,吐了一口气:“墨女,将长河资本的财务和账户查一遍,还有东海创投的。”

    “好的,默哥哥。”墨女说完,陷入沉默中,没多久,两个文件压缩包出现在电脑桌面上:“默哥哥,这是他们最近三年的财务信息,长河资本去年的财务作假,东海创投连续三年,都有偷税行为。”

    “发给市场监管的人,匿名发送,ip地址也用假的。”陈默说道。

    很多公司都会找一些高级会计来做账,只要不是太过分,没有太大的破绽,税务局的人也很难发现。

    现在既然对方来恶心他,他自然不会放过报复的机会。

    他不是好欺负的人,既然让税务局来查他的账,他不介意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好的,默哥哥,已经发送成功。”墨女说道。

    “最近公司的财务监管好,有任何异常,第一时间通知我。”

    “一直在监控着。”

    事情安排完毕后,陈默站起来,在书架上拿了两本书坐回位置上静静看起来。现在没心思实验,就看书。

    至于网络上的那些传言,他可以让墨女全部删掉。但这样做,越说明他们心里有鬼,所以陈默根本不理会。这件事的风波之后,想怎么处理都行。

    网络上的轰炸依然在继续,整整一天,都被抹黑行军蚁的文章刷屏。

    这种文章擦边写,不触及底线,要么就是标题党,所以根本没办法将传播文章的媒体怎么样。

    但这种刷屏,反而让网络的讨论变得更加疯狂。

    “是不是行军蚁公司挖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了这些人的祖坟?这些水军,何时能还网络一个清净?某些部门不管管?”

    “利益动人心,听说前段时间,众多巨头找上行军蚁,行军蚁不愿意转让股权。以行军蚁公司智能助手的市值,这里面的利益太大,大到任何资本家都想咬一口,况且是未彻底成长起来的行军蚁。

    当年洛克菲勒家族,那么强大,旗下的美孚石油,都被拆分成34家。微软公司的股权结构也曾重组,为什么?利益太过庞大,没有人不动心。

    只是现在行军蚁公司风头正劲,资本寡头乱来怕影响声誉,他们不会动手。不用说,这么着急动手的,肯定是中小资本。因为若现在不动手,行军蚁公司站稳脚跟,中小资本连参与的资格都没有。”

    “自古二楼出真相!补充一点,即便行军蚁被扳倒,也轮不到中小资本来享用,只是为他人做嫁衣而已”

    “现在行军蚁,不能和当年的美孚和微软相比吧,充其量只是一只小蚂蚁。当年美孚垄断美国石油市场,又是非政府企业,所以美国政府出于国家安全担忧,不得不拆分美孚,当然也有利益在里面。行军蚁并没有触及这个层次吧?”

    “行军蚁有这个潜力!”

    “若是崛起就要死亡,以后谁敢创业,谁敢创新?谁敢发展科技?国内市场,还不是大资本说的算吧?”

    网络的议论很疯狂,行军蚁迅速崛起,现在是国内市场科技新星。

    很多人都认为,这仅仅是八十一难中的白骨精,只有度过这次劫难,行军蚁才能在国内市场上站稳脚跟,继续前行。

    从智能助手的聊天对话中可以知道,行军蚁的人工智能研究,已经弯道超车。人工智能的潜力,就是未来,谁不想分一杯羮?

    两天时间匆匆而过,行军蚁公司依然处于风潮当中,各种版本的言论,依然在网络上流传。

    被人在背地里搞小动作,对行军蚁公司的影响不小,不过众多部门都正常工作。

    守在公司门口的记者很多,只是对公司最近的事情,所有行军蚁公司的员工,都保持着沉默,不接受任何采访。

    此时,陈默坐在办公室内静静看着书,时不时将目光投向窗外。公司给赵敏管理,日常事务,并不用他参与。所以赵敏很忙,但他却很悠闲。

    公司服务器,每天都有攻击,有墨女的存在,所有的攻击都被阻截,对公司没有任何影响。

    现在公司风头正劲,没有人敢公然做对付行军蚁公司。

    他们不是上市公司,想从股市方面做手脚,也不可能,所以只能通过网络攻击,或者搞其他小动作,今天就是税务局查账的日子。

    “默哥哥,有人擅自修改公司的账目。”在陈默看着书时,墨女的声音忽然响起。

    陈默瞳孔一缩,脸色一沉,将手中的书本放下。今天是税务局查账的日子,这个时候修改公司的账目,明显是想搞事情。

    陈默当即拿起手边的座机,拨通赵敏办公室的号码。

    “董事长,有事?”没多久,电话里就传来赵敏的声音。

    “去财务部,看看账目。”陈默说完,将电话放下,起身离开办公区。

    “好。”办公室内的赵敏没有放下电话,拨通张毅的号码:“张毅,立刻去看看公司账目。”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