攒万豪大酒店的记者招待会现场,人头攒动。这是行军蚁公司被黑以来,第一次召开记者招待会。

    除了刚开始的短短一句话,行军蚁面对网络上的水军抹黑,一直保持沉默。

    难道今天不再沉默?

    所有到场的记者,都焦急地等着招待会的开始,其中不乏一些国外记者。

    智能助手出来以后,发生了不少事情。因为无法兼容智能助手,苹果手机最新一周在大中华区的销量,连连下跌。连同遭殃的,还有苹果的股市,也在随着销量的下跌而下跌。

    所以很多外国媒体,想要趁这次机会,了解一下这方面相关的消息。

    这是临时决定的记者招待会,但依然有不少知名媒体都到场。昨天行军蚁公司才发出记者招待会的消息,他们当中不少人就马不停蹄地赶来滨海市。

    后台中,赵敏看了看时间,带着小渔走入会场。现在赵敏就是行军蚁公司对外的形象,也是目前最大的网络红人。

    赵敏和小渔一出现在会场,下方的人群就出现一丝骚动。所有的摄影机全部对准她,剩下都是快门的声音,伴随着持续不断的闪光灯。

    她们刚坐在招待会的长桌上,招待会现场就逐渐安静下来。

    “大家好。”

    简单打了一个招呼后,就进入正题。,众多记者都拿出自己的笔记本或手机,准备记录新闻内容,撰写新闻稿件。

    “这位戴眼镜的记者。”赵敏刚坐下,就指着第一排的一位记者。

    “谢谢。”

    那名戴眼镜的女记者接过话筒后,看向赵敏。

    “我是滨海日报的记者,昨天有人看到,有警车出现在你们公司办公大楼楼下,并带走一名男子,有传言是你们公司的董事长?这个消息准确吗?这名男子为什么会被带走?”

    “我可以明确告诉你,这个消息不准确,那不是我们董事长。昨天警察带走的确实我们公司的员工,而且是我们报警的。因为他损害了公司的利益,公司不会纵容。

    至于他犯了什么事,我这里暂时不便多言,警方正在调查,我们相信,滨海市的警方,会给我们一个公正,满意的答案。”

    赵敏声音平静,听不出喜怒。

    “中间那位,穿白衬衫的男士。”赵敏继续点人提问。

    这次既然召开记者招待会,她就让他们将想问的都问一遍,省得以后麻烦。

    “谢谢,我是南方报的记者。昨天税务局的人进入你们公司,而且网络上传言,行军蚁公司有偷税漏税的行为,对此,你们有什么回应?”

    “我没看过这些文章,如果有这些传言,那就是造谣。我会让公司的人跟进,真有人这样传言,我不介意让他们收律师函。

    昨天的税务局只是例行检查,他们可以证实这个消息,我们偷税漏税,那我就不会坐在这里和你们说话了。

    我们行军蚁公司成立不久,能有今天的成就,就是因为我们遵纪守法。我们专注于科技,让科技造福人们的生活,不会在这种小门小道上做文章。”

    赵敏的声音没有波动,依然是一副沉静的模样:“接下来,这位先生。”

    “谢谢,我是青年报记者,现在网络上有很多文章称,行军蚁可能是窃取,山寨其他公司的技术,对此,你们有什么回应?”

    “这种想法很可笑,我们窃取谁的技术?谁有这种技术让我们窃取?从蚂蚁办公,行军蚁系统,蝴蝶眼,最后到智能助手,这些技术都是我们公司特有的,创新是我们公司的灵魂。

    说到窃取,我手中有一份数据,从成立到现在,我们公司一共遭遇349次网络攻击,大量的流量攻击,木马入侵。虽然都被我们识破化解,但想窃取技术的,恐怕不是我们。”

    招待会进行了一个半小时,赵敏从容地回答着各种刁钻的问题,他们没做任何亏心事,不怕任何攻击。

    记者会结束后,赵敏就带着小渔离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开万豪大酒店赶回公司。

    现在该说的,都已经说了,接下来会引起多大的反响,就不是他们能够预测的。

    记者招待会完毕,网络上确实出现很大的反响。最近的话题之王,就是行军蚁公司。这次记者招待会,能够解读出很多问题,也能够解读出行军蚁的态度。

    行军蚁的态度很明显,还是当初那句话,不怕那些见不得光的手段挑战,更不会在任何方面退缩一步。公司的底气,就在智能助手上。

    无论外界怎么黑,智能助手的用户,依然在节节攀升,行军蚁公司哪怕仅仅是这一个产品,就不怕愁钱的问题。

    “真是没完没了。”

    陈默办公室内,赵敏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最近这几天,事情特别多,烦人的事情也特别多。

    “阎王好见,小鬼难缠。”陈默紧接着想了想,笑道:“不过我看了你的发言,你可以去当国家外交部的发言人了。”

    “滚。”赵敏丢给陈默一个白眼,又回到正题:“不知道那些人下一步又会搞出什么动静。”

    智能助手的利益太大,让不少人都想分一杯羹。这些人,得不到想要的,永远不会罢休。她都在怀疑,当初自己将智能助手公开发布,到底是对还是错。

    不过现在谈论对错已经没用。

    对那些资本来说,触手可及的,他们会疯狂撕咬,不顾一切也要咬一块肉下来。等高山仰止时,他们就不敢动你,就只能巴结,对你摇尾乞怜。

    但行军蚁公司,还没到达那个让人望而却步的地步。

    “怕什么,水来土掩。”

    “你当然不怕,又不是烦你,你就坐在这里看书,埋头研究。”赵敏直接翻白眼,转而看向陈默身边的小渔:“改天我让小渔去处理这些麻烦的事情,看你心不心疼。”

    “关我什么事啊。”小渔羞红着脸,没想到会突然被赵敏调侃。

    “乐观一点,狂风暴雨总会过去的。”陈默说道:“接下来公司主要的事情有哪些?”

    “最近在忙收购的事情,正在对工厂和广告公司的价值进行评估,公司总部的建设问题,在国内主要的大城市设立分公司的事情”

    赵敏和陈默报告着公司最近的事务,聊完以后,赵敏带着小渔,开始忙碌起来,陈默也回到自己的办公区,静静看书。

    当天晚上,在滨海大学不远的小租房。

    小渔偎依在陈默怀里,目光盯着电脑上的节目,时不时笑一下。一天之中,晚上这段时间,是他们仅有的相处时光。

    看到怀里小渔的笑容,陈默也露出微笑。

    每天研究,和小渔一起的时才是最放松的,什么都不用想,不用谈工作,偶尔出去散散步,逛逛街或者如小情侣一样看看电影。

    “小渔,给你看样东西。”

    陈默从口袋里拿出两串钥匙,放到小渔面前晃着。

    看到陈默手中的钥匙,小渔脸上带着惊讶:“这钥匙怎么在你手上?”

    “我让赵敏帮我买的房子,怎么了?有什么不对?”陈默说道。

    “赵姐叫我帮她看,没说是你要买啊。”小渔还夺过陈默手中的钥匙翻看了两圈,确认无误。

    “没想到她居然让你去,亏她想得出。”

    陈默哭笑不得,当初让赵敏去帮他买个房子,本想给小渔一个惊喜,没想到她居然让小渔去看房子。

    “找个时间,我们搬过去?”

    “先别搬吧,这里虽然小一点,但挺温馨的。先让我有点心理适应,好不好?还有那个房子那么大,我打扫不过来。”小渔无奈说道。

    “行,都听你的,不过我要奖励。”

    “呜呜”

    过了两分钟,小渔才喘着气瘫软在陈默怀里,脸上还带着红润。

    叩叩叩!

    两人刚刚松开没多久,敲门声就响起,有人来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