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听到敲门声,小渔急忙从陈默怀里爬起来,整理一下被陈默弄乱的睡裙,轻哼一声,红着脸跑回房间。

    陈默摇头一笑,从沙发上站起来。

    刚打开门,就看到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站在门口,一脸笑容看着他。男子皮肤黝黑,但眼睛中却透露着威势,气息非常凌厉,看起来不像是一般人。

    “你好,是陈默先生吧。”中年男子还不待陈默开口询问,急忙自我介绍:“我叫李成之,这么晚打扰,实在不好意思。”

    “请问有什么事?”

    陈默打量着他,他确定没见过这个人,心头也微微警惕,毕竟现在正值多事之秋。

    对方知道自己的地址,应该是特别关注过他。

    “能到里面谈吗?”李成之笑道:“不用紧张,我没有恶意,只有我一个人过来,谈生意的。”

    “陈默,来客人,你不请别人进来吗?”正在两人互相打量着时,小渔从房间内换好了衣服走出来。

    “抱歉,我现在不想谈生意。可以的话,你明天去我公司吧。”

    陈默说完,就要关门。

    “等等。”李成之阻止陈默的动作,从口袋中拿出一个证件放到陈默的面前:“其实我也不想这么晚打扰你,不过确实特殊。”

    “军人?”

    陈默接过证件看了一眼,脸色严肃起来。

    在国内,涉及到军方的,都不是小事。他没想到,上面会派人来找他,不用说,肯定是为了他手中的智能助手的技术来的。

    “可以进去坐坐吗?”李成之笑道。

    “进来吧。”陈默想了想说道。

    “喝点水吧。”李成之刚在沙发上坐下,小渔就端了一杯开水过来。

    “小渔,你先去睡觉,我和他聊点事。”

    “好。”

    小渔点点头,也没多问,走回房间。陈默重新将目光放在李成之身上,脸色依然淡定。

    “很不错的女孩,陈默先生真是幸运。”小渔离开后,李成之开口:“这次来,主要是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想邀请你加入工程院。”

    “第二个呢?”

    陈默面无表情,他现在还没有真正确认对方的身份是真是假,所以只是听听。毕竟伪造证件这种事,多的去了,不排除一些大胆的人冒这个险。

    “第二个是想和你做个交易,换取你们公司智能助手的技术。公平交易,你有什么条件,可以提出来。”李成之的姿态放的很低,如他所说,是来谈生意的。

    陈默并不意外,从对方说明身份开始,他就猜到对方的目的。

    siri的来源,就是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规划局公布的 alo 计划,一个让军方简化处理繁复庶务,具有学习、组织以及认知能力的数字助理。

    这个计划衍生的民用软件,就是siri。最后siri公司,被苹果公司以两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成为现在的苹果自带手机助手siri。

    国内军方肯定也会有类似的计划,只是没有对外公布而已。

    智能助手比siri更加先进强大,这里面的技术,接近军方的需求。若是能够得到智能助手的技术,这方面研究的进展,肯定会大大加快,而且国家人工智能的研究,也会加快。

    前段时间,国家已经将人工智能纳入国家发展战略。智能助手的出现,肯定让国家关注到他的存在。

    “公平交易,你的条件,在我们能力范围之内,都会尽力满足。当然若是小兄弟不愿意交易,我们也不勉强。”

    李成之看着沉思的陈默,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一颗心也提了起来,要是陈默拒绝,那接下来的事情就有点难办。毕竟在他们的调查中,陈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天才,前途不可限量。

    “我怎么确认你身份的真实性?”

    陈默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这件事非同小可,身份不确定,后果非常严重。

    “这是我的证件。”李成之从口袋里拿出证件,递给陈默。

    “我刚才已经看了,我无法证明它的真伪。”

    这件事,陈默不得不谨慎,他很敬佩人民子弟兵,但毕竟他没有接触过军方高层的人,这是第一次。

    对于陈默的问题,李成之没有生气,反而一笑。看向陈默的眼神,更加赞赏。

    “这个还真难证明,这样吧,你先将你的条件说出来,我回去反映。明天我来找你。”李成之说道。

    “等你证明你的身份,我再说条件,明天直接去我公司找我吧。”陈默说道。

    “好的,那下次再见。”李成之也不含糊,起身离开。

    李成之走后,陈默关好门,走进房间。

    小渔带着耳机靠在床上玩手机,看到陈默进来,才放下手机:“睡觉吧。”

    “嗯。”

    陈默爬到床上,从后面抱住她:“小渔,这个周末搬去那边吧。”

    今天李成之来找他,让他发现一个问题。他现在的身份已经不是一名普通人,若是竞争对手想找他麻烦,这里不是很安全。

    在高档小区,住着不少富人,安保方面会好一点。

    “好,听你的。”缩在陈默怀里的小渔点点头。

    “你答应了?不问为什么吗?”陈默想着刚才小渔还让他在这里多住一段时间,没想到现在他说,小渔就答应了。

    “你答应我的事,肯定不会轻易改变的。既然改变,肯定是有原因,我问那么多干嘛?搬家又不是什么大事,没必要反对。我只是觉得,那个房子太大,我以后打扫不得累死。早知道是你要买,就选小一点的了。”小渔说道。

    “还有我啊。”

    两人的床头私语渐渐平静下来,一夜无话。

    第二天陈默吃完早餐,就带着小渔赶往公司。刚到公司,就看到周围的员工一脸喜色,和旁边的人笑谈。

    这种情况,在这段时间,很少出现。

    “董事长好。”两名员工看到陈默和小渔后,急忙打招呼。

    “今天公司有什么喜事?”

    “董事长,您不知道吗?今天早上,网络上关于抹黑我们公司的传言,全部不见了。听说是那些水军公司的负责人被抓了。网络上传言,买通水军公司抹黑的人也被抓了。”

    “哦?”

    陈默也惊讶起来,好像一切来得太突然。

    “你们去工作吧。”

    “好的。”

    告别小渔后,陈默也回到属于自己的办公区。

    “墨女。”

    “默哥哥,墨女来了。”

    “你帮我查一个军官证,编号是”刚开启电脑后,陈默就将昨天记下的李成之的军官证的编号说出来。

    网络上关于行军蚁抹黑的言论突然消失,他第一个想到的是与昨天晚上李成之到访有关。

    他不得不这样亲自确定李成之的身份,毕竟关于军方的事情,他不得不谨慎。如果对方身份是冒充的,那他就麻烦了。

    “默哥哥,资料已经找到。”

    墨女稚嫩的声音一落,电脑桌面立刻跳出一份档案资料。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