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不仅是小渔惊愕,连珠宝店的女店员,为惊愕地看着陈默。反应过来后,女店员羡慕的看着小渔。

    身为珠宝店的店员,她见过的富豪很多,陈默给她的银行卡,是特殊的建行黑金卡,拥有这种卡的人,非富即贵。

    这么明显被一名富二代求婚,这是她只能做梦敢想的事。

    “有问题吗?”陈默看着发呆的女店员。

    “没问题,您跟我来。”

    女店员急忙离开柜台,带着两人走向戒指的柜台。这次有大单,提成绝对不少。这个月的工资要翻倍了,女店员兴奋地想着。

    小渔脑袋有点懵,被陈默拉到柜台前,才反应过来。

    “陈默,真要买这个吗?”小渔有点紧张。

    她到现在,都没有将自己给陈默,可是陈默突然买戒指,这个似乎太快了。

    “不然呢?”陈默笑了一下,看向女店员:“这对戒指拿出来看看。”

    “别买,先别买。”小渔急忙阻止陈默。

    这一切来得有点突然,她的脑回路还没有理顺。今晚是陪陈默出来散心的,她完全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

    “怎么了?”陈默问道。

    小渔不知道该怎么说,本来这种事应该高兴,可是这一切,来得太突然。

    “下次再买可以吗?至少你应该给人一个惊喜吧?”小渔乱了半响,才冒出这几个字。

    听到小渔有点懵的话,陈默笑了起来。

    “现在不惊喜吗?”

    “哪有你这样给人惊喜的?”小渔哭笑不得。

    从两人恋爱开始,陈默连花都没有送过一朵给她,现在突然要送戒指,她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

    “小姐,这款戒指非常适合你戴的,要不要试试?铂金的,这种戒指,每个款式都是独一无二的。你男朋友那么宠你,你真幸福。”

    女店员都在替小渔着急,恨不得自己替代小渔的位置。怎么她没有那么幸运,碰到一个这么宠自己的富二代?

    她不得不劝小渔,要是小渔答应买了,她的提成就会更多。

    “先别买吧”

    “暂时不用,先结账吧。”陈默说道。

    “好。”

    女店员羡慕嫉妒恨地看了小渔一眼,换成她,恨不得立刻答应,可是她没有这个命。

    从珠宝店出来,小渔挽着陈默的手,脑袋还是有点懵,忽然想到什么,脸色也变得红润,抱着陈默的手臂也更紧。

    “接下来去哪里?”陈默问道。

    “你说。”

    “那去买衣服吧,都是你帮我买衣服,这次我给你选。”

    “好。”小渔这次没有抗拒。

    一个晚上,陈默都在陪着小渔逛街。难道有这样一次机会,小渔也放空心思,脸上时刻挂着甜蜜的笑容。

    今天晚上,让她重新找回当初和陈默刚刚约会时候的那种感觉。她也知道,即使生活变了,身边的这个人,还是一样地宠她,这一切已经足够。

    “那个戒指真的不用买?”回去的路上,陈默说道。

    “这种事你问我干嘛?”

    小渔红着脸,难道她还让陈默不买?那她就是给自己挖坑。可是现在买了,她都还没有做好准备,此时她的心情也很复杂。

    两人在买完东西后,送回到车上,就走在海边,如同小情侣般逛起来。

    一直到夜晚,两人才离开。

    回去的路上,小渔已经靠在陈默的肩膀上睡着。看着小渔沉睡的模样,陈默微微心疼。

    这段时间小渔的工作也不少,肯定也非常累,这次还愿意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陪他出来散心。逛了一个晚上,刚才有点兴奋,没有感觉,现在要回去,才有困倒在他的肩膀上。

    王海似乎知道小渔睡着,开得很平稳,完全感觉不到颠簸。

    在陈默印象中,王海这个司机兼保镖,很少说话,从来不会主动说话,只是陈默问他的时候,才会开口。

    “董事长,有车跟踪我们。”陈默正在想着王海的事时,王海看了一眼后视镜,淡淡说道。

    “跟踪?”陈默眉头一皱。

    “是的,两辆车,从商业广场回来这一路,跟了一路。”王海说道。

    陈默回头看了一眼后面的车,果然看到两辆面包车,紧紧跟在车的后面。

    陈默拿出手机,在与墨女的交流界面中输入调查跟踪他的人的字眼。王海在场,他也不方便跟墨女交流,不然很容易暴露。

    很快,墨女就将信息发到手机上。

    “一个专业碰瓷团伙,两辆车,八个人。”

    看到这道信息,陈默松了口气。要是专门来针对他的人,就有点麻烦。毕竟现在他的身份不同,要是有人打他的主意,就很危险。不过这次倒是给他提了一个醒。

    “甩开他们吧。”陈默说道。

    “好。”王海缓缓加速,超车几次,直接改道。

    “王海,你以前在部队做什么的?”甩掉后面的车辆后,陈默将注意力放在王海身上。王海跟着他这么久,很少说话,他对王海的了解也不多。

    “普通士兵。”王海说道。

    这个答案,陈默压根不信,王海的手腕上还有枪伤和一些刀伤,这些伤痕,根本不是一个普通士兵该有的。不过王海不说,他也不好继续问下去,有墨女在,他可以回去自己查。

    以前他不在意王海的身份,不过现在倒是让他有一点兴趣。

    很快,王海就将两人送回到别墅,车停下来,陈默才叫醒小渔。

    “我先去洗澡。”回到别墅后,小渔放好东西,红着脸跑进房间里。

    看着小渔欢快的模样,陈默笑着摇摇头,随手打开电视看了起来。过了大概二十分钟,房间里才传来动静。

    小渔拿着一个吹风筒走了出来,直接递给他:“帮我吹头发。”

    “好。”陈默接过吹风筒说道。

    今晚的小渔好像有点拘谨,陈默接过吹风筒后,小渔的身体就紧绷着,一动不动,和平常时让他帮忙吹头发,完全不同。

    “小渔,是不是不舒服?”陈默问道。

    “没,只是在纠结一件事情。”小渔低着头,任由陈默帮她吹着头发。两只手抓着睡裙纠在一起,似乎在做着什么决定,心里很矛盾。

    “纠结什么?纠结我没有买戒指的事?”

    “不是,不是这件事。算了,不纠结了,以后再说。”小渔低声嘀咕着:“谁让你不会主动呢,笨蛋,活该受罪。”

    “到底什么事?”陈默不明所以,根本没有往其他方面想。

    “好事,本来想送你一个礼物,但我现在改主意了。”小渔轻哼说道。

    “别改啊,什么礼物?”

    “以后再说。”

    小渔笑着从沙发上站起来,大摇大摆地走回卧室。看着小渔的背影,陈默想了想,还是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

    第二天一早,陈默和小渔来到公司,就直接进入办公室中。昨天晚上被碰瓷团伙跟踪,不过王海敏锐的观察力,倒是让他对王海的身份有点好奇。

    “墨女。”陈默坐在电脑前说道。

    “默哥哥,墨女来了。”

    “帮我查查王海的资料。”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