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克也没想到,行军蚁公司的态度这么强硬,今天已经是第三次被拒绝,而且都是这么干脆。从来没有一天,像今天这么不爽。即便不爽,此时也只能忍着。否则不说收购,恐怕合作都成问题。

    此路不通,只能寻找其他路径。

    “赵女士,可否让我和你们董事长谈一谈?”库克打破接待室内的僵局。

    赵敏微微一笑,看向旁边的小渔。小渔会意,立刻拨通陈默的电话:“陈默,库克先生想见你。”

    “好。”

    小渔挂断电话后,接待室内再次陷入安静当中。没多久,陈默就推开接待室的大门走了进来。

    “库克先生,这位就是我们董事长,陈默。”

    看到陈默后,库克眼神中带着惊讶。这么年轻,年轻得有些过分了。愣了几秒,醒悟过来后,库克站起来和陈默握了握手,简单打了一个招呼。

    直到陈默在沙发上坐下,库克才开口:“陈默先生,我这次来想收购你的公司,来之前,我们请brand finane对你们公司做了一个价值评估,130亿美元。我个人认为,这个估值低了,所以我们给出150亿美元的价格,想买下你们公司100的股份。”

    “抱歉,公司不卖。”还不等赵敏给他翻译,陈默开口。他的英语口语不好,但库克的意思听得懂。

    陈默如此地干脆,在赵敏的意料之中。将陈默的话翻译后,赵敏就看到库克脸上不好看。

    赵敏拒绝他的时候,还有一点客气。现在陈默开口,短短几个字,直接拒绝,几乎是在他刚说完,想都不想。

    那是150亿美元,不是150美元,陈默干脆地让库克一度以为自己说错了。但确定后,库克的心情就彻底不好。

    今天,是他被拒绝得最多的一天。150亿美元,几乎是华夏的900多亿,这个数字,已经是一个恐怖的数字。

    “陈默先生,是150亿美元。”库克强调了一下。

    “我知道,不卖。”陈默说道。

    这次库克已经确定刚才听到的话是对的。

    “既然陈不想卖公司,我们换个合作方式。”库克立刻找个台阶下去,不然这样下去,根本没法谈。

    “你说。”陈默微笑说道。

    而赵敏这个总裁,也化身成为两人的翻译官。

    “贵公司可以融资吧?我们可以融资贵公司。80亿美元,拿51的股份。”

    “我们公司不缺钱,库克先生还是请说其他的合作方式吧,公司的股份不卖。”陈默说道。

    库克沉默下来,刚才他看了,陈默的语气和样子都很坚决,看来控股行军蚁公司的途径也不可能。

    “那我说合作吧。”库克说道:“我希望智能助手能够推出ios版。”

    “不是我不想推出ios端,而是推不了。我们必须要操作系统的核心源代码和架构,根据代码和架构设计,才能推出。没有这些,运行不了,或者会被手机系统当成不明软件给限制。库克先生,你会开放ios的源代码给我们公司吗?”

    这是一个难题,将库克彻底难住。

    开放源代码给行军蚁,这就意味着苹果公司彻底向行军蚁公司低头,这绝对不允许发生的事情。按照陈默的说法,不开发源代码,智能助手就没戏。

    怎么办?

    一个巨大的问号,浮现在库克的脑海,眼底深处的精光也在不断闪烁。

    接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待室内陷入死寂,几个人都在等着库克的答案。过了许久,库克才抬起头:“陈,我们可以开放源代码,不过有个条件。”

    “你说。”

    “我们双方开放源代码,我们开放ios的源代码给你们公司,你们开放智能助手的源代码给我们,这样公平合作。”库克说道。

    “不可能。”陈默想也不想,开口拒绝。

    智能助手的源代码,目前只有他们,还有上面知道。国内其他公司都不可能得到,更别说是国外的公司。

    况且他对ios系统源代码没兴趣,行军蚁系统无论哪个方面,都比苹果系统要好。

    “陈,你每个合作都拒绝,我们这样没法继续。”库克沉着脸说道。

    “不是我们非要合作的,我们只是开发软件,源代码不可能开放给你。ios端我们也想发布,不过我们没有ios系统架构,智能助手无法控制手机系统,智能助手的作用就无法发挥。

    想我们开发ios端,唯一的途径,就是你们将ios的源代码开放给我们公司。若这个条件无法答应,那这次库克先生要空手而归了。”

    陈默说完,拿起小渔准备的茶水抿了一口,静静等待。

    此时的库克,目光在不断闪烁,脸色不太好。陈默这个要求太大,即便是他,也不可能随便开放ios的源代码给陈默。

    对一家刚成立半年的公司低头,对苹果的打击,不是一般的大。而且ios的源代码,关系到更深层的安全问题。

    他们不可能将这么重要的东西单方面交给一家华夏公司,董事会也不会允许他这么做。

    “陈先生,没有其他办法?”库克说道。

    “库克先生,你们公司ios系统的安全性太好,我们没办法绕开手机系统,控制手机。况且你们公司有siri,并不是那么需要我们的小蝶。”

    想了许久,库克才叹口气站起来:“陈,你的提议,我需要考虑一下。”

    “好的,那库克先生要不要参观一下公司?”

    “不用了,我先回去,期待我们下次见面。”库克伸手和陈默握了握。

    “赵敏,你去送一下库克先生吧。”陈默对着赵敏笑道。

    “好的。”

    赵敏微笑点头,领着库克离开公司的接待室。没多久,一行人就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离开行军蚁公司。

    刚走到公司的门口,守在公司大门的记者,对着狂拍。

    库克进入行军蚁公司的事情,已经在记者圈内传开。

    那些离开行军蚁公司的记者,再次回来,此时四十多名记者正在行军蚁公司的办公楼外,等着库克从里面出来。

    “赵总,请问你们这次达成什么合作?”

    “库克先生,请问你们和行军蚁公司之间达成什么合作?”

    “赵总”

    一群记者围了上来,开始疯狂地发问。

    库克走到车门前,转身看向周围的记者,脸上扬起微微的笑容。

    “谢谢各位记者朋友,很高兴这次能受邀请来行军蚁公司和他们谈合作,我和他们进行了一次非常愉快的交流。行军蚁是一家非常有前途的企业,未来,我们两家,将会有更多的合作机会。”

    对着记者说完这些,库克就进入车内。关上车门后,库克的笑容立刻收敛,脸色变得不好。在众多记者的目送中,绝尘而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