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库克离开的车,赵敏脸色并不好。

    他们都是商场老手,从库克刚才的话中,她能够听出很多信息。

    受邀请?仅仅这几个字,库克无疑是想说,是行军蚁公司主动邀请他过来,而不是库克主动过来。

    更多的合作这句也有点不妥,不过正常听起来,只是客套话,并没有什么毛病。深深地看着库克离开的方向,赵敏谢绝那些记者的采访,赶回公司。

    当天晚上,库克就大摇大摆出现在滨海市的机场,前往首都。这次的行程没有任何掩盖,就是前往首都,苹果的研发中心,并对外宣布,将加大在华夏的投资。

    而在网络上,因为库克最后被采访的那段短短的视频,也迅速传开,各种风闻紧随而来。

    行军蚁公司邀请苹果合作?

    库克来华原因!

    行军蚁为何讨好苹果?

    苹果和行军蚁达成合作?智能助手当投名状?

    库克离开行军蚁公司时那段话,虽然简短,但透露很多信息。

    库克这次来华,是受到行军蚁公司的秘密邀请。苹果和行军蚁公司已经达成合作,未来将会有更多的机会合作。

    新闻在网络上传开,一如既往,抹黑的声音再次出现。这次的批评,全部都是有理有据的。

    虽然这个理据,是媒体根据库克的片面之词进行的拓展猜测。

    国内有那么多家手机公司可以合作,只是没想到,行军蚁公司回去找苹果合作。

    不明真相的网民,再次开始新一轮的攻击。

    “这么快就跪舔苹果?行军蚁这是俯首称臣了吗?奴性太重。”

    “刚想入手一台蝴蝶眼,现在想想,感觉有点恶心。”

    “垃圾行军蚁,没有骨气。”

    网络上的骂声也随着这些新闻,喧嚣尘上。

    行军蚁公司成立短短半年,就成为国内的巨头,又不肯出售股票,融资。招来不少人的嫉妒,所以出现一些费风吹草动,就有人想带一波节奏,希望能够推倒这个巨头,分而食之。

    很快,黑粉和水军就将行军蚁公司的官方微博也占领,一片骂声。即便有说好话的,也被喷为洗地党。

    办公室内,赵敏心情不太好。当时只是库克的客套话,她觉得不妥,但库克不在,她也没有当场反驳。

    只是没想到,被咬文嚼字的媒体放大,就有人出来攻击他们。

    库克临走之前,还给行军蚁公司下了一个小小的坑。只是没想到,这个小小的坑,不断被那些媒体挖大,挖大,加上暗中的人推波助澜,以至于现在变成一个麻烦。

    在赵敏想着该怎么回应时,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起来:“赵总,苹果公司的人来电话。”

    “接进来。”赵敏说道。

    “赵女士,库克先生让我转告说不好意思,他的口误,给你们公司带来这种困扰。”电话一接过来,就传来一个浑厚的男音。

    赵敏沉着脸,一句不痛不痒的抱歉,让她吃了一记闷亏。

    现在按照情理,还真不能怪库克,只是赵敏知道,肯定是故意的。平常的库克,绝对不会理会那些记者。

    “没事,代我向库克先生问好。”<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br />

    说完,赵敏挂断电话,随后让拨通李凌峰的电话:“凌峰,让公关部澄清,公司并未与苹果公司达成合作。另外找李法务,协助他收集已经构成造谣的证据,特别是那些大v公知,起诉他们。”

    赵敏心情不太好,每次有点风吹草动,一群黑粉和水军就冒出来谩骂。还有一些所谓的大v公知,总是跳出来恶心人。

    那些所谓的大v公知,好事乱骂,哗众取宠,有点事就乱喷,特别恶心,不给个教训,永远不知道痛,下次有机会,还会再次跳出来恶心他们。

    这种人根本不知道道德底线是什么。

    面对众多的谩骂,行军蚁官方微博更新了一段短短的公告。

    “行军蚁公司并未与苹果公司达成合作,另请媒体人遵守自己的职业操守,不要听风是雨,人云亦云,时间会证明一切。最后,我们已经收集构成造谣的文章和言论,所有诽谤的行军蚁公司的公司和个人,准备收律师信吧。”

    行军蚁公司的强势回应,立刻激起一片波澜。每次都被攻击,显然这次行军蚁公司已经不耐烦。

    “吃瓜群众,做等看好戏。”

    “心疼造谣的人一秒,剩下的用‘活该’来庆祝,哈哈哈”

    “这是一窝吃肉的行军蚁,估计平头哥都不敢招惹。”

    “上次关了那么多家公司和营销号,我就问那些水军和喷子,怎么就不长记性呢?好了伤疤忘了痛?这窝行军蚁会咬人的。”

    这个公告一出,不少关于行军蚁新闻报道的作者,立刻下线自己的文章。不少人提心吊胆,生怕中枪,也开始后悔攻击行军蚁公司。赔偿行军蚁公司的名誉损失费,就足够他们倾家荡产。

    一些抹黑行军蚁公司的媒体和个人,开始删文道歉,表示并不知情,只是被文章误导。

    “某大v公知已经删博道歉(手动滑稽)!”

    “给你们讲个笑话,大v公知!觉得好笑的请点赞。”

    “这些所谓的大v公知,不过是一群哗众取宠的小丑罢了,给钱就黑的那种,没想到这次踢到铁板。”

    行军蚁官方微博下,一大堆评论,那些公知的道歉,引来一片嘲笑。

    网络世界很热闹,陈默坐在椅子上摸着下巴沉思。电脑上播放着的是库克离开行军蚁公司的那段视频。

    他也没想到,库克简简单单一句话,给他们下了一个套。

    他肯定知道国内现在无数头饿狼在暗中窥伺行军蚁公司。所以略施小计,来给行军蚁公司添麻烦,再来一个不痛不痒的道歉,完美避开所有的责任。他们还不能朝他发火。

    只是库克坑了他们一下,不可能就这么简单吞下这个闷亏。

    “墨女。”陈默说道。

    “默哥哥,墨女到了。”陈默的话一落,墨女稚嫩的声音就出现在电脑的音响中。

    “昨天和赵敏谈话的录音还在吧?”

    “在。”墨女说道。

    “以黑客的攻击手段,从外部入侵我们公司的服务器,控制我们公司所有的电脑。”陈默说道。

    “好的,默哥哥。”

    墨女稚嫩的声音响起,她也没有问为什么,这不是她的职责,只是陈默下的命令,她都不能拒绝。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