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育贤正在浏览着官网,他负责公司的安全维护,前段时间,对公司的攻击很多,但这段时间以来,公司服务器遭遇的攻击,少了不少。

    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攻击,并没有打破他们的防火墙。

    今天是他负责网站的维护,没什么大事,他只需要刷新一下后台,查看有没有异常数据。

    就在他检查着网站后台时,忽然,屏幕上跳出一个预警信息。

    “注意,有黑客入侵公司的服务器。”

    许育贤瞳孔一缩,说出这一句话后,许育贤开始转换页面,抵御入侵。

    这一句话,让安全团队的人全部紧张起来,不仅是他,周围的公司网络安全团队的人,纷纷动作起来。

    “通知主管,有黑客入侵公司服务器。”

    一分钟后,整个公司的电脑屏幕定格,办公区骚动起来。

    许育贤滑动了两下鼠标,将鼠标拔了出来,又插上去,依然没有任何反应。当他看向旁边的同事,发现其他人和他一样,电脑画面全部定格,失去控制。

    下一刻,所有人的电脑屏幕上跳出一个笑脸。

    “对方控制了我们的电脑。有重要资料的电脑,立刻断网关机。”

    网络安全团队的人,脸色阴沉,黑得像锅底灰。他们的团队,抵挡不住对方两分钟的攻击,就被控制电脑。

    整个公司的网络陷入瘫痪中,没多久,赵敏就出现在网络安全队伍的办公区。

    “怎么回事?”赵敏问道。

    “有黑客入侵,控制了我们的电脑,我们正在破解。”

    许育贤等人脸色发黑,现在整个公司的电脑被控制,他们安全团队没有任何作用,恐怕要挨骂了,搞不好连饭碗的保不住。

    “要多久?”

    “不清楚,我们都没见过这种攻击方式。可能是一种新型的木马程序。”

    网络安全团队额头冒着汗,心里焦急,无论他们怎么努力,都无法破解,让他们感觉到无比沮丧。

    “通知下去,黑客入侵,正在寻找解决办法,所有人安心等着。”赵敏说完,带着小渔离开网络安全团队的办公区。

    此时的陈默坐在椅子上,脸色平静。

    自己入侵自己公司的服务器这种事,还真是前无古人。

    “将官网也改成笑脸,顺便在官方微博上发布这个笑脸,配文smile!”

    “好的,默哥哥。”墨女按陈默的命令照做。

    官网变成笑脸,微博更新这个笑脸。行军蚁公司奇怪的举动,立刻引来网友的注意。刚才行军蚁官方微博,刚澄清关于谣言的事,现在就更新这个笑脸,什么意思?

    “目测行军蚁公司被黑了!”

    “有可能被黑了,一个新标志,微微笑中带着苦涩。难道寓意苦中作乐?”

    “意思是让行军蚁公司笑着活下去。”

    赵敏和小渔正准备前往陈默的办公室,刚走出电梯,就接到李凌峰电话。

    “赵总,官方微博账号密码被盗了,黑客更新微博了。”

    “知道了,现在暂时先不理会。”

    现在公司电脑被控制,损失什么东西,都还不知道。将事情交代清楚后,赵敏挂断电话,加快步伐走向陈默的实验室。

    “将我昨天和赵敏最后一次通话的录音拷贝一份,公司内部关于蝴蝶眼产品的电话会议的录音,还有蝴蝶眼广告宣传方案和其他几个产品的广告方案拷贝下来。”

    “好的,默哥哥。”墨女说道:“已经拷贝完成,默哥哥,小渔和赵敏进入实验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区。”

    “嗯,结束恶搞,其他一切,恢复原状。”陈默说道。

    “墨女明白。”

    网络安全团队的人都快急哭了,到现在还是没有任何头绪,无法破解对方的入侵。这样下去,他们团队就不是挨骂那么简单了,饭碗不保。

    这是一家毕竟几大巨头的公司,发展前景巨大,要是被扫地出门,想找到这种公司,几乎不可能了。

    除非几大巨头和独角兽公司肯要他们,不过这次要是无能为力,他们去哪的可能性都不大。

    就在他们束手无策时,电脑屏幕是的笑脸,忽然消失。整个公司所有的电脑恢复正常。

    所有网络安全团队的人,全部愣住。从开始攻击到结束,还没有十五分钟,就这样草草结束?几个意思?对方拿走了什么?

    赵敏和小渔验证身份后,穿过长长的走廊,进入陈默的办公室。

    “董事长,公司遭黑客入侵。”赵敏一进入办公室,就急忙说道。

    “知道了,危机已经解除。让人发布公告,说今天行军蚁公司遭到大规模黑客攻击,没有遭到太大的损失。”陈默说道。

    “这么快解除了?”赵敏惊奇地走到陈默的电脑前,果然是正常的桌面:“你搞定的?”

    “差不多。”陈默笑道。

    他总不能说是自己入侵的,不然赵敏得拿着刀来砍他。

    “那我去交代下去吧。”赵敏松了口气,既然没事,她也就放心,转身离开。

    “墨女,将刚才拷贝的东西,打包放到外国社交网站的网络论坛上,说明是黑入行军蚁公司数据库中拿到的资料。用假ip,突出昨天我和赵敏的通话录音。”

    “好的,默哥哥。”

    赵敏很快让人删掉刚才发布的笑脸微博,放出公告,说行军蚁公司服务器被黑,损失一些重要的电话会议录音和高层交流的通话录音。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件事让本来就在风口浪尖的行军蚁公司,再次被关注。

    被抹黑,现在服务器还被黑客攻击,除了嫉妒,其他人想不到有其他说法来形容。

    于此同时,西方正值夜晚,国外最著名的社交论坛上,一个网名smile的网友,上传了几分文件,并标题署名是黑入行军蚁公司中拿到的资料。

    行军蚁公司最近在西方,也是一个话题。此贴一出,立刻引来不少人的关注。

    “都是中文,谁能翻译?”

    “这是最难懂的文字”

    “董事长,没打扰你吧?有什么事?(苹果)库克约我们晚上谈一谈。晚上谈?他时差倒了吧?告诉他们,想合作,来公司谈吧”

    “库克?蒂姆库克?”

    “库克?他们要库克自己过去谈生意?谁那么牛逼?”

    陈默和赵敏的通话录音,很快被翻译出来,一下子激起波澜。库克访华的消息,很多人都知道,没想到,库克这次是去行军蚁公司谈生意。

    在国外众人只是惊讶一下,一笑而过。

    但在国内,却是不同的反响。

    没多久,那些资料和录音,全部传回到国内,知道真相的媒体都沸腾了。

    录音是行军蚁公司总裁赵敏和董事长的内部通话,并不是行军蚁公司邀请库克去谈生意,而是库克主动去找行军蚁公司。

    今天不少人还因为这件事狂喷行军蚁公司,现在剧情出现神反转。

    库克在最后采访的时候,说自己被邀请,谁在说谎?所有有新闻嗅觉的记者心中出现一个巨大的问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