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逊·博尔,参与第二次海湾战争,两年前退役加入Academi公司,代号黑猩猩……

    史密斯·杰克,三角洲特种部队退役队员,三年前加入Academi公司,代号白老鼠……

    陈默沉着脸看着眼前的信息,这两个人,居然是Academi公司的雇佣兵。

    Academi,这个名字,一般人都不熟悉。不过另一个名字,很多人都听过,就是前美国黑水公司,因为丑闻太多,被迫改名Academi。

    这家私人军事,安全顾问公司,诞生于美国军工联合体,这是与美国国务院合作三大私人保安公司之一,也是全球自大的几家雇佣兵公司之一。

    看到电脑上的资料,陈默心情就不太好。他被雇佣兵盯上了,这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

    雇佣兵一般活动在非洲和中东地区,哪里有战争,哪里就有这些人的影子。

    这些死亡掮客,唯一的信仰就是金钱。

    在他们的信念里,没有国家利益概念,只要有钱,他们的枪口,甚至能够对准自己的国家。

    华夏被称为雇佣兵禁地,这两个人冒着生命危险来这里劫持他,他不得不慎重起来。

    现在必须将想对付他的人找出来,不然被黑暗中的眼睛盯着,让他很不舒服。

    “墨女,看看到底是谁雇佣他们过来找我。”陈默说道。

    “好的。”

    墨女再次沉寂下去,只是这一次,并没有像开始那么快回答他,陈默也等待起来。

    许久后,墨女才开口。

    “默哥哥,在Academi的数据库中,没有关于你的雇佣信息。”

    “私下交易?”陈默眉头一皱。

    若是在雇佣兵公司里面有熟人,只需要和对方联系,让他们私下找人动手,跳过中间阶段,他们得到的佣金就更多,而不用将一部分佣金支付给公司。

    私自行动,虽然不符合他们的规则,但为了钱,铤而走险也正常。

    “不过在Academi雇员的私人邮箱中找到关于你的信息。”墨女说道。

    “谁的?”

    “伯格,发给他邮件的是泰勒。”

    “将他们的资料和邮件内容给我。”

    陈默似乎抓到一条线索,只要顺着这个摸下去,很快就能找到这个想要他命的人。

    “好的,默哥哥。”

    墨女一说完,两份个人资料加上邮件的内容,也出现在电脑的桌面上。

    “舒格尔?查查这个舒格尔的资料。”陈默说道。

    看到泰勒的信息,他确定,不认识这个人,更没接触过。不过泰勒的老板,倒是让他注意到。

    一个还是替他人打工的人,不可能闲着没事干,擅自找一个不想干的人的麻烦。只要顺着这条线摸下去,肯定能够找到一个交集的地方,他感觉真相距离他越来越近。

    罗·舒格尔,67岁,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前CEO,现在苹果公司八大董事之一……

    苹果董事会成员,看到这个信息,陈默一下子明白过来。主要原因还是在苹果公司这里,这可能与库克在他这里碰壁有关。不然不可能这么巧,在库克回国之后,就有人来这里找他的麻烦。

    对方想动他,可能就是看到他手中的科技。只是对方的背景,让他头疼,绝对不能放任自流,否则以后指不定有什么麻烦。

    “将舒格尔的详细资料给我,最好是犯罪方面和仇人方面的。”陈默想了想说道。

    对方在美国,他鞭长莫及,只能借刀杀人。

    他现在的情况,借刀杀人是最好的办法。他不相信,这种资本家,身在那么高的位置,钱都是干净的。

    “默哥哥,你要的资料,已经拿到。”

    墨女的声音刚落下,电脑上就跳出一个压缩文件包。陈默看了一眼文件的内容,头皮发麻。

    全是一些特殊信息,和雇佣兵公司私下合作交易,走.私武器,谋.杀,绑.架等。都是秘密文件,图片录像,还有录音内容。

    涉及的人员,包括竞争对手和雇佣兵公司,美国政府官员。

    陈默现在有九成的把握确定是舒格尔对他动手。

    “将这些文件发给涉及其中的人,老规矩,假IP,匿名。”

    借刀杀人这种事,他很乐意做。

    让对方闲着,他就有麻烦。只有让他找不到空闲时间,甚至没有机会来找麻烦,他才能安心。

    “好的,已经发送成功。”

    “监听伯格,泰勒和舒格尔,他们还有什么针对我的行动,就通知我。”陈默说道。

    将事情都交代清楚后,陈默才前往实验室,继续组装机器人。

    当天晚上,陈默就前往医院,将小渔接回别墅修养。

    大洋彼岸。

    卡罗莱纳州,一个豪华庄园内。

    一个金发平头,鹰钩鼻的白人男子坐在书房里,眼睛在电脑的屏幕上。见过他的人,肯定知道他的身份。

    普林斯,前黑水公司就是他一手创建的,现任Academi公司的总裁,出身海豹突击队。

    此时,他的脸色不太好,像一头发火的狮子。

    今天早上起来,刚刚打开邮箱,结果邮箱上就多了一份邮件。刚打开,就看到这么多东西。

    这上面都是舒格尔的犯罪信息,包括走私武器,谋杀的证据。

    更让他心情不好的事,这里面的事情,有几件是他参与其中的。就是前段时间,公司的前雇员指证他参与的走私武器,谋杀,就是这些事。

    现在这些证据,全部被找出来,而且发到他的邮箱。

    看到这些信息,他有些庆幸,这里面大部分都是针对舒格尔,而且还有不少其他的事情。

    有人想借他的手,对付舒格尔。想到这里,他的脸色难看起来。

    这种被人利用的感觉很不爽,但他还不得不这样做。这其中还有几个议员,若是舒格尔出事,他就有可能跟着遭殃。

    这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

    “该死。”

    普林斯将手中的鼠标砸向电脑屏幕,深深吸一口气,整理情绪后,拿出手机拨通舒格尔的号码。

    “罗,我想我们有必要聊一聊。”一接通电话,普林斯就黑着脸说道。

    “不用聊了,兰迪刚给我电话。”

    电话那头,舒格尔盯着电脑屏幕,面若死灰。上面的信息,让他充满恐惧。

    接下来会有什么后果?

    这是他唯一想知道的事情,至于这些证据从哪里来的,为什么会被泄露,他已经不再考虑。

    “他也知道了?你现在打算怎么办?”普林斯的脸色更难看。

    “你说我该怎么办?兰迪说,联邦探员已经在前来我这里的路上。”舒格尔此时没有一丝精神,仿佛苍老十年。本来已经满是皱纹的脸,变得更加密集。

    “你自己明白,为你的家人想想。”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有些事情,你比我懂。”

    “我知道了,请放过我的家人。”舒格尔声音不带一丝生气。

    挂断电话后,舒格尔呆呆看着桌子上精致的手枪,苍老的手在颤抖着,最后颤颤巍巍拿起。

    砰!

    一道枪声,惊醒这个豪华庄园的早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