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雯雯为慈善的勇敢,让我们都深深佩服。有请宝马中国区副总裁和高雯雯小姐,上台来给向南先生颁奖,感谢向南先生为慈善的慷慨解囊。”

    主持人激扬的声音,让场上响起热烈的掌声。

    座位上的高雯雯,听到宣布的消息后,眼神暗淡。随后从位置上站起来,朝舞台慢慢走上去。

    周围的明星,都投来或羡慕或怜悯的眼神。

    这就是命。

    他们很多人都知道内幕,但没法说。

    华夷在娱乐圈的地位,是大哥大,若是得罪,只有被封杀的下场。被华夷总裁看重,这本身就是一种福气。为了美人一吻,一掷千金,不是每个女人都能得到这种幸福。

    不少女星就羡慕高雯雯,若是能够得到华夷集团总裁的眷顾,资源滚滚而来,想不红都不行。

    场上所有人的目光都在高雯雯身上。

    “被书记说中了,真是女星的香吻。”看到几人古怪的眼神,小渔调侃说道。

    “我刚才也就开个玩笑,没想到成真了。只是同样是八个,为什么不是陈默小兄弟?”姚逸看向陈默。

    “就算是我,也无福消受。不然回家,床都上不了。”

    陈默此话一出,桌上几人哈哈大笑起来,小渔的脸色羞红,在桌子下轻轻踢了陈默一脚。

    “只是我看事情没那么简单,看高雯雯的模样,怎么看都不像是自己愿意的,或者说这个向南上台就是内定的,不是说娱乐圈有人看上高雯雯吗?”陈默看着走向舞台的高雯雯。

    “刚才我们碰见的高雯雯,一个人发呆,会不会就是想这件事?”小渔忽然想起刚才他们碰到高雯雯的时候。

    陈默想了想,确实是刚看到的时候,高雯雯就闷闷不乐。

    董珠插话。

    “这里面可能真有猫腻,本来慈善之夜不会有这种奖励,估计真是内定的,用慈善的名义来限制她不得不这样做。如果拒绝,她就彻底毁了。”

    砰!董珠的话一落,场上就出现一丝骚乱。

    走向舞台的高雯雯,在阶梯上踩空,整个人撞在舞台的阶梯上,额头出血,已经不省人事。

    “救人。”

    “叫救护车。”

    场面一片混乱,不少人惊叫起来,主持人和工作人员,急忙跑过去,将高雯雯抱离现场。

    下方的众人一阵错愕,变故来得猝不及防,所有人都没预料到这一幕。

    看着这个场景,陈默所在桌上几人面面相觑。

    “没那么巧吧?不是故意的,我绝对不信。这个高雯雯,居然用这种方法来逃避。”孙华也开口。

    “娱乐圈的潜规则,居然都利用慈善的名义,真是让人失望。”

    姚逸摇摇头,叹息一声,声音中带着浓浓的失望。好好的一场慈善之夜,在他们眼中,似乎变成一场闹剧。

    “有点晚,我就先走了。”姚逸看了看时间,从位置上站起来。这个慈善之夜,经这么一闹,好像变了质,继续坐着,他也没心情。

    “我也先走了。”董珠也站了起来。

    “一起吧。”

    陈默和小渔也从位置上站起来,晚会有些枯燥,但慈善之夜,中途退场也不好。只是现在事情好像变质,让他们彻底没了那个心情。

    桌上其他几人,对视一眼,全部起身离开。

    很多人的注意力都在舞台上,没多少人注意到这一桌人的离开。

    “姚书记,董总,孙总,虽然出现一丝意外,但晚会还未结束,为什么着急走呢?”他们刚走到宴席之外,晚会的发起人苏果就迎了上来。

    “赶时间,有点晚了,明天还有工作,要回去休息。”姚逸平静说道。

    “是不是晚会有什么招呼不周的地方?”苏果看向董珠和其他几人,硬着头皮问道。

    这些都是国内大企业的老总,一桌人提前离场,显然是有什么不满的。

    “没有,我公司有点紧急事要回去处理,今晚的飞机。”董珠开口,

    陈默和小渔没人拦着,挽着手离开。姚逸几人,也拒绝苏果的挽留,离开会场。

    “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果叫来负责招待董珠那一桌的女服务员。

    “他们好像是有人捐了八个车队,然后只宣布了华夷向总的名字。然后还说了一些高雯雯的事。”

    “嘶……”

    苏果倒吸一口冷气,她知道问题出在哪,得罪人了。看来是慈善晚会的内幕被猜出来了。

    “查查16号席的捐赠名单。”苏果急忙拿出手机。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高雯雯小姐确认只是昏迷,人没事。只是可惜男士的惊喜没了,接下来请参与捐赠的人员代表上台。”

    ……

    “下面有请刚才参与捐赠的先生女士,上台来合个影。行军蚁公司捐赠4个车队,有请行军蚁公司的代表上台。行军蚁作为国内科技新星,热衷慈善,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行军蚁公司的代表上台。”

    舞台上的主持人迅速镇住场面,继续慈善之夜的程序。

    只是主持人的话一落,场面出现诡异的安静。不少人东张西望,依然没见到有人站起来。

    “不会是想玩捉迷藏吧?”另一名主持人急忙圆场。

    “估计是,捉迷藏这种事,我也喜欢做,下面那么舒服,我也想坐在下面,不想上来。”

    “你这模样,晚上往角落一躲,没人能找到。接下来还有陈默先生,捐赠四个车队的陈默先生未上场,大家欢迎。”

    掌声落下,还是没人出现,场面一度尴尬,不少人开始小声议论起来。

    “难道陈默先生真的喜欢沉默?”

    “我猜是想做沉默的英雄。慈善这种事,就需要陈默先生这种无名英雄。”

    “嗯~我发现他们是在联手玩捉迷藏,接下来就不一一念,免得你们不上来,这样让我们很尴尬的。”一名主持人急忙说道。

    台下爆发出一阵笑声,坐在位置上的人,参与捐赠的人,全部走上台。

    场上的主持人暗暗抹着汗水,这种情况还是前所未见,急忙打圆场,还好有主持的经验。

    “苏总,查到了。16号桌的捐赠名单有行军蚁公司四个车队,陈默四个车队,董珠女士两个,润华集团一个,陈默是行军蚁公司的代表。”

    手机传来的最后一句,如同晴天霹雳,打在苏果的脑袋上。

    行军蚁公司捐赠八个车队,第一名没有行军蚁公司的人,而是报了内定的华夷总裁向南。哪怕不给奖励,名字都不报,这已经是得罪人了。

    “你立刻联系行军蚁公司的人,问问陈默先生的联系方式。”

    挂断电话后,苏果开始焦急地等待,现在追出去已经来不及,人早已经走了。没多久,电话再次响起。

    “苏总,行军蚁公司的人说,陈默是公司的董事长,他们没有联系方式。”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