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ice集团总部,得知行军蚁公司的人已经回国后,康博敏心情并不太好。

    本来这次和行军蚁公司的合作已经差不多完成。

    第二代蝴蝶眼手机,他用过,特别是智能助手,是一款非常有用的软件。它能让人彻底告别手掌操控手机的时代。加上蝴蝶眼精致的外观,比苹果手机要高一个档次。

    若和行军蚁公司达成合作,他们Altice集团肯定能借此,拿到更多的通讯市场份额。

    结果在最后关头,董事会那边,居然不同意这次合作,而且还让他提出要求收购行军蚁公司股份的事。

    他们都低估了行军蚁公司的决心。

    收购股份的事,一提出来,就被毫不犹豫拒绝。行军蚁公司的人,连夜回国,甚至连再和他们继续谈判的意思都没有。

    他有种预感,这次或许真的失去一个非常重要的合作伙伴。叹息一声,康博敏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行军蚁公司与Altice集团合作失败的消息,很快就传回国内。

    这段时间,行军蚁发展的速度太快,国内不断扩大高端手机市场的市场份额,现在已经准备进军国际市场。行军蚁这次欧洲之行失败,也成为媒体争相关注的焦点。欧洲的媒体刚传出消息,国内已经被各家媒体报道。

    《行军蚁国际化步伐受阻》——环球报。

    《欧洲恐惧东方行军蚁入侵!》——财经报

    《路透社:Altice集团与行军蚁公司合作失败告终》——凤凰新闻。

    网络上,各种文章出现,各个领域的专家也冒出来,开始评论行军蚁公司这次合作失败的事件。

    行军蚁一路过来,道路都非常顺利,这是第一次遇到拒绝合作,而且是迈出国门的第一步。

    这些年,国内市场局势僵化,各大市场,被各大巨头占据。小企业入场,难度加大。

    突然出现的行军蚁,就像一群凶狠的蚂蚁,左冲右突,硬生生打破这种僵化的局面。在年轻的创业者中,行军蚁公司,已经成为一个传奇的标杆。

    现在行军蚁公司,是国内公司发展的奇迹,一举一动,都在媒体的聚光灯下。这次行军蚁公司欧洲之行,是行军蚁公司第一次碰壁。

    这意味着,行军蚁公司进入国际市场的时间要被拖慢。

    此时,行军蚁公司外,一群记者正在焦急等待着。看到赵敏的车靠近公司,一群记者蜂拥而上。

    “赵总裁,请问为什么Altice集团拒绝与你们合作?”

    “请问行军蚁公司下一步如何发展?”

    “行军蚁还会与其他电信运营商合作吗?”

    “请问行军蚁公司打算什么时候上市,对这次合作失败有什么想说的?”

    各种问题,全部被大喊出来,也不理会赵敏是否听见。

    赵敏静静看着车窗外,被保安挡住的记者。

    她也没想到,他们回来才一天,他们与Altice集团合作失败的事,居然会传出来,而且还传回国内。

    不过这件事,对他们没有太大的影响。

    行军蚁公司不是上市公司,不会受到舆论和股市波动的影响。这只是进军国际市场第一步失败,对国内的市场,没有太多的影响。

    分开众多记者后,赵敏的车,才缓缓进入公司。

    陈默的办公区。

    “默哥哥,你需要的资料找到了。”墨女稚嫩的声音响起。

    陈默看着桌面上跳出几份资料,全是欧洲电信运营商和欧洲财团家族的资料。

    沃丰达,法国电信,Orange,德国电信,Altice。

    都是参与这次阻止他们进入欧洲市场的电信公司。这几家公司,几乎垄断欧洲主要的电信市场。

    欧洲的电信公司,全部拒绝与他们合作,这里面,绝对有蹊跷。墨女通过监控调查得到资料后,事情好像有点清晰。

    各大运营商背后,还有几个大财团的影子。

    他们才刚想踏入欧洲市场,就被这些寡头盯上。果然是资本这块土地,水深得无法想象。

    目前而言,短时间内,恐怕无法进军国际市场。毕竟外面,都是资本控制的世界,有利益,绝对会让那些寡头争相抢夺。

    “默哥哥,赵敏过来了,已经在实验区外。”正在陈默看着资料时,墨女就打断他。

    赵敏刚走进陈默的办公室,陈默已经在沙发上坐着,看到她进来,陈默指了指对面的座位。

    “为什么不多休息一天?”陈默问道。

    “休息一天就够了,现在公司的事情可不少。”赵敏接过机器人端过来的水喝了一口,靠在沙发上。

    “这次真有点不甘心,就快签约,居然被临时改口了。现在消息还泄露出来,他们应该是故意的。”

    “该庆幸还没签约,要是签约后,他们再找麻烦,事情会更头疼。”陈默说道:“这段时间,先在国内发展,国际市场暂时不用想。”

    高端手机市场,目前主要的市场,就是华夏,北美和欧洲地区。欧洲市场现在无法进入,北美市场,更不可能。

    很多地区,都是资本垄断市场。

    市场资源大部分都被掌控在大资本,大财团手中,如果有任何不符合他们利益的事,就利用这种垄断的权利,将威胁扼杀。

    “这段时间想出去也没办法,国外资本市场,除非给出足够多的利益,将那些豺狼喂饱。否则,我们一个外人想入局,难度比想象的要大。”赵敏说道。

    对资本的了解,她比陈默更多。

    这几年,新崛起的公司,不是被封杀收购,就是被入股控制,根本逃不出几大巨头的手掌。

    当初陈默若松口,现在行军蚁公司,也只是被收购的下场。

    国内的市场,有政府监管,偶尔还有一些公司可以做大。像突然出现的外卖APP,共享单车,但依然逃不过几大巨头的手掌。

    在外面,那些资本更加肆无忌惮。

    西方的大资本格局已经固化,一旦有威胁势头的出现,就会被联手绞杀,分而食之。

    要么臣服,要么死亡。

    若是行军蚁公司一开始是在外面,恐怕早已经被吃得骨头渣都不剩。现在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都有不少大资本盯着行军蚁公司的股权。

    “你这个机器人,打算什么时候放出去给人看看?”赵敏指了指陈默背后的机器人。

    这个机器人可是好东西,若是能够推出市场,无疑是巨大的震撼,绝对能够引爆全球话题。

    陈默回头看了一眼机器人:“还早着,它的硬件和软件技术,都没有彻底成熟。很多数据,还在测试当中,暂时不可能推向市场。”

    机器人现在是墨女控制,让墨女编写一个智能软件很容易,不过硬件方面,还有很大的问题,特别是电池和芯片方面。

    “好吧,它的技术成熟了告诉我。”

    和陈默交代了公司的一些事情,赵敏才离开陈默的办公室。

    时间在慢慢过去,行军蚁公司和Altice集团合作失败的事,热度也随时间慢慢消退下去。

    只是这一波的热度刚消退,另一个风暴再次袭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