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创业小项目内退出来,陈默走到窗边,俯瞰着下方的车水马龙,心头感慨。

    那次意外救小渔后,他的人生轨迹已经剧变。仅仅大半年,似乎并不长,但变化太大,这段时间经历了太多。

    感慨过后,陈默就坐回座位上,开始整理地震仪的技术。

    地震在地球上,无时无刻都存在着,只是震动级别太低,平常无法察觉。

    地震是地下岩层突然断裂和错动引起的,能量会变成地震波向四周辐射。地震波有横波和纵波,以机械波的状态传输。

    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地震预警系统,就是利用纵波的传输速度比横波快的原理,提前预警地震。这种预警系统,最多也只能在具有破坏性的横波来临前10秒到一分钟内预警。

    这也是为什么,陈默这么拿到这个技术,会欣喜若狂。大地震灾难提前五个小时预报,这将是一个史无前例的技术。

    当然这不是说所有地震都能在五小时内预测,地下岩体突发断裂这种突发地震,根本无法预测。

    就像一个人生活,按部就班工作,五小时后,能够猜到他在哪里。但中途出现突发事故,这些都是不可预测事件。

    地壳版块正常运动,能够提前五小时预测地震,但突发状况,五个小时前预测根本不可能,不过加快预警时间还是可以的。

    这个地震仪,是通过电磁波,监控地底断裂带的活动,根据监控断层岩石的密度和移动速度,计算地底断裂带岩石破裂和错动的时间。

    这是一种演算,小地震,不能保证百分之百正确,但大地震能够计算准确率高,而造成破坏的,也主要是大地震,这就足够了。

    “墨女,帮我整理技术资料。”

    “好的,默哥哥,你说。”

    陈默沉浸在资料的整理中,地震仪的原理理论,只需要陈默说出来,墨女就能够记录下来,整理成资料,这就是人工智能的好处。

    有墨女的存在,他整理资料的速度,快了不知道多少倍。

    一专注其中,陈默就两耳不闻窗外事。直到墨女提醒他,小渔进入办公区,陈默才回过神来。

    “怎么啦?”陈默伸了伸懒腰看着走进来的小渔。

    “研究完了吗?现在下班了,如果研究完了,就一起回去。如果没完成,我先回去,约了若曦去超市买点菜。”

    “整理一些技术资料,目前正在技术准备的理论论证阶段,还没到累死累活的地步。”陈默看了看时间,发现确实已经到了下班时间:“走吧,我陪你们一起去。”

    陈默带着小渔,离开办公区。

    从公司大厅中走出来,不少下班的员工,目光都在陈默和小渔身上。特别是一些女员工,时不时用羡慕嫉妒的眼神扫过小渔。

    陈默是公司的董事长,为人随和,性格好,长得也不丑。

    这是完美的择偶目标,可惜已经名草有主,让公司不少女员工,只能幻想却触碰不到。

    平常陈默在自己的实验区,普通员工想进入实验区,都不可能。哪怕有人想挖空心思接近陈默,都没有这个机会。

    “在公司工作的时候,有没有让你不开心的流言蜚语?”陈默和小渔肩并肩走朝公司门口离开,时不时回应从旁边经过的员工的招呼。

    “办公室八卦肯定有,你可是我们公司女员工的公共男神。”小渔说道。

    “我怎么不知道?”陈默摸摸鼻子。

    “你整天躲在实验室,你怎么会知道?”小渔说道。

    关于陈默的八卦不少,有一次两名女员工有点过分,到此乱讲,被赵姐听见,开除两个人后,其他人老实不少。

    公司的董事长是她男朋友,她才一个实习生,就已经是总裁助理。这种事情,免不了在公司内被八卦。

    一开始,她压力不小,但赵敏开导她以后,她已经不在意这些。

    反正当初进入公司,她是靠自己的能力进来的。陈默疼她,爱她,其他人怎么说,都不重要,她还是要过自己的日子。

    “没事就好,这方面的事情,我没怎么关注。别人怎么说,都不用理会。”陈默还真怕自己的身份,会给小渔带来困扰。

    “知道啦。”小渔脸上露出轻轻的笑容,她知道陈默在担心她。

    两人刚走出去,正在门口等待着的李若曦就迎了上来:“小渔,董事长。”

    “现在下班时间,别叫我董事长,以前你可没有这么生分。”陈默摇头笑道。当初在图书馆,李若曦卖舍友的能力,他是领略过的。

    “好吧。”李若曦说道:“陈默,下个星期,就到我们毕业答辩的日子,你会回去吧?”

    “肯定回去。”陈默说道:“我也要答辩。”

    “我和小渔已经请假,准备回去了。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们准备在宿舍住几天,度过最后一段时间的校园生活。等毕业后,再将小渔还给你,不介意吧?”李若曦笑道。

    “正好我也准备回去,一起。”陈默说道:“若曦,你在公司如何?”

    听到陈默这个问题,李若曦脸色一苦:“除了技术工,李部长什么都让我做,我都快累死了,特别‘照顾’我。”

    “要不要我让他给你调调工作?”陈默问道。

    “不用。”李若曦当即摇头:“虽然做得多,不过学到的挺多的。托你的福,我知道李部长想培养我,所以累点还是有必要的。要是还抱怨,那就对不起你了。”

    三人走出公司,搭上王海接送的车,就赶往超市。买完东西,将李若曦送回租房后,陈默和小渔才赶回别墅。

    当天晚上,小渔就坐在沙发上,静静看着论文答辩的PPT。还有一个星期就答辩,小渔这段日子,有时间就会看看答辩的PPT。

    过了一会,小渔想起什么,才停下来。

    “陈默,捐款和奖学金的事,赵姐已经让人和学校那边联系。她让我问你,明天你要不要亲自过去?”

    “肯定要回去,毕竟是我捐的,还是需要亲自出面。”陈默说道。

    自从离开学校以后,除了偶尔带小渔回去逛逛,平常就很少回去。正好这次回去一段时间,完成最后的步骤。

    “你不是要回学校吗?刚好陪我过去。”

    “好吧。”小渔想了想才开口,继续将目光放在PPT上。

    “你答辩文稿,我都会背了。”陈默将小渔的笔记本一盖:“不用那么紧张,还有一个星期,时间足够,现在给我剥栗子。”陈默抓起几个栗子,放到小渔的手里。

    小渔被陈默的动作气笑了,一把将栗子拍回陈默的手中。

    “我给你做饭洗衣服,现在还要我给你剥栗子?你真当自己是猪啊?你给我剥,还有这几个核桃,不然我扣你伙食。”

    “呦呵?胆肥了,威胁我?”

    ……

    一夜无话,第二天,陈默就带着小渔,往滨海大学赶回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