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世界热闹着,到处都是陈默的消息。陈默已经成为一个名人,凡是能看到新闻的APP,都有关于陈默的消息。在短短半天内,陈默这个行军蚁董事长,知名度直追赵敏。天才,最年轻的百亿富豪,完美男友等,各种称号套在陈默的头上。

    更有人大胆到行军蚁公司的官方微博上表白,引起不少议论。而众人关注的焦点人物,此时正和小渔在超市里。

    “不是说这几天你回宿舍住吗?”

    “我现在是理解你为什么低调了。”小渔苦笑,拿起一盒青菜放到购物车里:“那些女生,比我想象的复杂。我们宿舍几个人,昨天被班里的其他女生扰得烦不胜烦,最后关灯睡觉才解脱。”

    “干什么了?”陈默奇怪问道。

    “你和我的关系曝光后,她们都想让我约你出去,一起玩。至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你该知道吧?”小渔说道。

    “我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陈默笑道。

    “把你剁吧剁吧给吃了。”小渔眼神有些不善:“你是不是想去?”

    “没有这个想法。”陈默急忙摇头。

    “我们和她们也不太熟,突然过来,让我们宿舍有点尴尬。然后今天,若曦让我不用回宿舍了,我就被赶回来了,成了一个被抛弃的孩子,你也不收留我?”小渔说道。

    她也没想到,陈默和她的关系曝光后,会有这么多麻烦的事。先是各种新闻,然后是各种电话,回到宿舍后,还要被烦着找陈默。像以前,就完全没有这种事。

    “怎么可能,回来更好,至少我不用自己做饭吃,还有人洗臭袜子。”

    “真把我当你保姆啊?”小渔被陈默的模样给气笑了:“今晚想吃什么?我现在去买。”

    “吃鱼。”

    “那就去买……”

    小渔顿住,感觉不对,转头就看到陈默不怀好意的目光。忽然明白了,小渔耳根发红,轻啐一声:“想吃鱼为什么看着我啊。”

    说完,就逃一样走向生鲜市场。

    看着小渔的背影,陈默轻轻笑了起来,推着购物车跟了上去。

    在生鲜市场逛着,小渔还有点心不在焉,在鱼摊前停下,才回过神来:“老板,这鱼怎么卖?”

    “12块1斤,姑娘,你真会挑。这些鱼,是这里最好的鱼。我给你们挑一条最大的。”

    鱼摊的大妈看到小渔过来,立刻眉开眼笑,伸手进桶里抓鱼。

    “老板,不用那么大的,我们吃不完。一半就行,或者小一点,我们吃小鱼。”陈默急忙说道。

    他才刚说完,就感觉脚背传来痛感,小渔的脚,已经踩在他的脚背上。

    小渔不敢直视陈默,不过羞红的脸,已经出卖了她。

    “我没说错吧?买了这么多菜,再来一条这么大的鱼,真吃不下,多浪费……我错了。”感觉到脚下传来的痛感,陈默急忙在小渔耳边求饶。

    “好嘞,那就来这条小一点的。”老板大妈看到两人亲密的模样,会心一笑:“小伙子,现在会做鱼的姑娘不多了,你可要好好珍惜。”

    “会的。”陈默笑道。

    买好鱼回去的路上,小渔脸腮都还是红润的,低头不语。刚进别墅,就跑去厨房,看到她的模样,陈默咧嘴一笑,也走了进去。

    “你最喜欢吃什么鱼?”陈默一边洗菜一边问道。

    “都喜欢,我爸是做钓船的,每次出海回来,都有很多鱼,从小就喜欢吃。”小渔说道。

    “我小姨家也是开钓船,经常一回来,就送鱼给我们家。不过这几年读书不在家,都很少吃到。”陈默说道。

    听到陈默说他小姨,小渔就想起上次相亲的事,随后脸上露出笑容。

    “你笑什么?”陈默莫名其妙。

    “笑你笨得像这条死鱼。”小渔白了他一眼,继续处理鱼。

    “我哪里笨了?”陈默无语:“我要是这条鱼,肯定会活过来说,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要不要我将你放锅里煎一煎?”

    “还是算了。”陈默立刻拒绝。

    很快,饭菜就准备完毕,对两个人来说,菜确实有点多,比平常多了一条鱼。

    看着桌上热腾腾的菜,陈默露出轻松的笑容,这种小日子过得还是不错的。当他看向小渔时,却发现小渔目光躲闪起来。

    一顿饭下来,小渔都没有说太多的话,似乎在想着什么。刚吃完,就放下碗筷,急匆匆跑回房间。

    夜色在星光的召唤中变得浓郁。

    别墅内,陈默坐在沙发上,静静看着手机的新闻。这上面有一些关于他的新闻,都是介绍他的生平或者学校内的奇闻轶事。

    陈默自己都笑了,这些故事,他不看,都不知道自己经历过。

    刚才他想进入房间,结果被小渔赶了出来,无奈只能坐在大厅内看新闻。正当陈默看着新闻时,房门突然打开。

    小渔穿着睡裙,带着湿淋淋的头发,在沙发上坐下。此时的小渔,脸色还有些红润,双手捏着睡裙的根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个紧张状态的小渔,看起来特别可爱,陈默的目光变得柔和,直勾勾盯着小渔。

    “看够了没有?帮我吹头发。”小渔不敢直视陈默,连声音都微微颤抖。

    “哦,好。”

    陈默意识到自己看呆了,反应过来,急忙找来吹风筒,给小渔吹头发。

    小渔每次洗完头,只要陈默在身边,都是陈默给她吹。这似乎已经变成两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件小事。

    只是从来没有这么一次,让她这么紧张过。哪怕是第一次让陈默给她吹头发,都没有这么紧绷着身体。

    今天陈默的话太明显了,她尽量让自己假装没听懂,但根本假装不出来。

    “你很紧张?”陈默柔声问道。

    “你别问。”小渔被陈默这么一问,变得更紧张。

    “如果没准备好,我可以等你。”陈默一边给她吹着头发,一边说道。

    “不……不是。”小渔说道:“你个笨蛋,别问。”小渔已经语无伦次,现在她都不知道自己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好,不问。”陈默笑了起来,静静给小渔吹头发。

    吹风筒的声音,加上陈默的手,让小渔那种紧张感慢慢消失,身体也松懈下来。

    只是吹风筒一停,小渔才再次紧张起来,身体也变得紧绷。

    刚回过神,就看到陈默带着坏笑的脸。

    “好了,接下里你这条小鱼,就是我的了,我要将你吃得骨头都不剩。”陈默一把将小渔抱了起来,朝卧室走去。

    小渔脑子一片空白,连挣扎都忘了,任由陈默抱着,将头埋在他的肩膀上。她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

    进入卧室那一刻,陈默低头就吻了上去。正当小渔放弃抵抗,陈默准备下一个步骤时,手机突然响起。

    “默哥哥,有电话。”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