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区,陈默坐在沙发上,王海已经将窃听器放回原来的位置,此时正站在他的面前。

    “那个女的,安放窃听器和追踪器的手法很娴熟。我完全看不到她的动作,应该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平常人根本无法察觉,我是借助仪器,将车仔细检查一遍,才发现的。”王海说道。

    “窃听器信号接收位置,在蓝海度假村。”陈默说道。

    “蓝海度假村?”王海的眉头皱起。

    “我看了他们的入住记录,三天前,有一个五十人的外国旅游团进入度假村,这两天,也有不少外国人入住,那里几乎是客满……”

    陈默和王海正讨论着,就响起小渔进入办公区的提示音。

    “董事长,有人找你,在接待室。”小渔说道。

    陈默和王海对视一眼,带着小渔离开办公区:“知道来人是谁吗?”

    “他们没说自己的身份,只说有事情要现在你谈。”小渔不确定说道:“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哪有什么事?应该是想找我谈合作吧。”陈默笑道。

    很快,陈默和王海就在小渔的引领下进入接待室。刚进来,看清楚接待室的人后,王海的身体僵在原地,眼神中闪过一丝黯然。

    “海哥。”

    接待室,一个穿着休闲服的女人站起来,脸色带着微笑,只是微笑中还有一丝酸涩。

    “童语。”王海轻叹一声,眼神中带着愧疚与痛苦,不敢直视她的目光。

    陈默给小渔一个眼神,小渔意会,离开接待室。

    “陈先生,我叫杨远豪,我们是警察,这次过来,是有一件事需要你配合。”和童语一起过来的戴黑框眼镜的青年,意识到气氛不对,急忙转移话题。

    “你说。”陈默在沙发上坐下。

    “童语,你来说吧。”杨远豪看向童语。

    童语整理一下情绪,在沙发上坐下:“陈先生,你今天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

    陈默看向王海,王海轻轻点头:“今天早上,有个女的,在董事长的车里安装了追踪器和窃听器。”

    果然!

    童语和郑讯对视一眼,这段时间,他们安全局正在监控滨海市的一名岛国间谍。但就在昨天,他们发现,这名间谍,和另外两个人接头交易。

    根据他们掌控的消息,和那名间谍接头的两人,昨天晚上有在行军蚁公司附近活动。

    “看来我们的猜想是正确的,有人想找你的麻烦,陈先生。”童语说道:“看看是不是这个女的。”

    童语拿出一张照片递给陈默。

    “脸型和眼神像,她化了浓妆,估计也戴了假发,所以不能肯定。”

    陈默拿起照片看了一眼,和今天拦车的女人有几分相似,特别是那双眼神。他已经七分肯定,这个女人,就是今天早上遇到的那个。

    “好的,我们知道了。”童语点点头:“她留下的窃听器和追踪器在吗?我们需要拿回去,以后作为证据。”

    “王海,你带她去吧。放你半天的假,下午在我下班之前回来。”陈默说道。

    “谢谢董事长。”王海说道。

    “那陈先生,我们做一个简单的笔录吧。”杨远豪说道。

    王海和童语走向车库,两人一路都没有说话。王海眼神中带着痛苦与愧疚,不敢直视童语。

    “为什么躲着我?”童语问道。

    “对不起。”王海平静开口:“我已经对不起你姐姐了,我不能再对不起你。”

    “可是你已经对不起我了。”童语咬着嘴唇:“你这是在逃避责任,你还是不是男人?姐姐让你照顾我,你躲着我,就是照顾我吗?”

    “那是意外,对不起,我想平静一段时间,再给你答案,我现在还没办法面对。”王海脸上露出愧疚之色。

    “那我等你的答案。”童语目光坚定。

    看到她的模样,王海心头叹息一声,没有多说,带着童语朝车库走去。

    “你确定要拿走窃听器和追踪器?窃听器消失,就打草惊蛇了。”王海说道:“你们为什么不抓他们?”

    “这涉及到两国之事,我们必须小心谨慎。掌握十足的证据,才能抓人。”

    “你们还没有十足的证据?”王海问道。

    “没有。他们做事都很小心,我们监控的那个人,几个月,都没太多实质的证据。”童语说道:“正好这次借助你们这边打草,让蛇跑出来,我们再抓。”

    “这件事小心点。”

    “我恨不得自己受伤,至少还有人照顾。”

    “不说这个。”

    王海带着童语走到车下,将窃听器和追踪器放入特制的铁质小盒中。

    蓝海度假村,野田看着电脑屏幕,确定窃听器和追踪器失去联系后,脸色才变得难看起来。

    “美惠子,你在哪?”野田拿起手机直接问道。

    “行军蚁公司这边。”

    “窃听器和追踪器的联系已经没了,恐怕被他们发现了。”野田说道:“你的行动暴露了?”

    “不可能,我现在回去。”

    美惠子挂断电话后,看了看眼前的行军蚁公司大楼,打车离开。

    回到度假村,看到电脑上的画面,美惠子的脸色才难看起来。她明明做得很好,不明白为什么会暴露。普通人根本不知道她将窃听器放车底。

    “事实证明,你的什么鬼方法,根本没用。”野田不屑说道:“已经被他们发现了,现在再去接近他们,就相当于告诉他们你的身份。接下来,你还想怎么办?”

    “你想怎么办?”美惠子眉头紧皱:“直接动手绑架肯定不行,我们谁也走不了,这里是华夏。”

    “那就只能硬偷了,如果不成功,只能进行最后一种计划了。”野田说道:“这次任务没完成,回去以后,我们的下场会如何,你应该知道。”

    “怎么偷?”美惠子目光迟疑起来。

    “怎么偷?闯进去偷。”野田嘿嘿一笑:“只要将数据库的硬盘偷回去,我的任务就完成了。剩下的事情,我们就不用理会了。”

    本来想接近陈默,然后***,抓住把柄威胁,这是最惯用的伎俩。那种名人,都好钱好面子,很容易成功。

    但美惠子没想到,她的打算会胎死腹中。现在她只希望,这次能够成功,不然真的要用最后一种方法。

    这次上头给了他们死命令,将东西拿回去,他们可以荣华富贵,衣食无忧。不拿回去,那些人有多狠,没人比他们更清楚。

    “那就制定计划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