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行军蚁公司这次的汉字编程语言,会不会是一个笑话?”

    “难说,我感觉行军蚁公司还有后手。”

    “我看玄,汉语编程要是那么容易,也不至于现在都没有真正推广。”

    ……

    一个报社的工作区,一群人围坐在一起,吃着盒饭,讨论着最近的热点新闻。这些热点新闻,可都是他们吃饭的东西。

    现在他们是有新闻就去那里,聚在一起吃顿饭,绝对是奢侈的事情。

    “重磅消息,快来看。”正在几人讨论着消息时,拿着电脑前的一名青年大喊。

    “什么消息?”一群人立刻端着饭盒围了上去。

    “行军蚁公布汉字编程语言的教学资料和编译器,全是免费的。”坐在电脑前的青年说道。

    “行军蚁公司这次打脸可以,立刻撰稿,我要三分钟之内,见到关于这个新闻报道的稿件。”跑出来的主编,对着端着盒饭的记者说道。

    “吃顿饭都不消停。”所有人哀嚎着坐回自己的工作位。

    行军蚁公布编程语言的全套教学资料和编译器,全套材料免费。这个消息,没多久就在网络上引来关注。

    短短一个小时,就强势占据各大媒体的头条。

    昨天一些人还在黑,那套编程语言,只是随便几个字,中间还被不少人嘲讽。结果今天,行军蚁公司就公布全套教学书籍,而且是完全免费的。

    嘲讽行军蚁公司的专家,脸被打得啪啪响,不少专家的微博也沦陷,出奇一致,全部是各种嘲讽的声音。

    “给大家讲个笑话:专家!哈哈哈哈!”

    “行军蚁这波打脸好痛,不过我喜欢。”

    “行军蚁:专家,麻烦你的脸伸过来,让我打打。专家:我不要脸啊?”

    “陈默开发了行军蚁系统,人工智能和汉字编程语言,你这个专家有什么资格说话?”

    ……

    全套教学书籍被公布出来,各种专家集体禁声,那些嘲讽行军蚁公司的网友,也全部躲着不敢出来。

    网友的注意力,没多久就放在行军蚁公司公布出来的书籍上。

    编程语言教学书籍和编译器已经出来,这意味着,这套汉字编程语言已经彻底成熟。而且这套书籍,和开始的编程语言一样,作者都是陈默。

    整一套汉字编程语言体系,都由陈默个人创立的。这是继易语言的吴涛之后,第二个开发出汉字编程语言的个人。

    消息很快传到国外,华夏人开发出第二套完整的计算机编程语言的消息,迅速传播开来。

    《第二套汉语编程语言?》——华盛顿邮报

    《汉字编程语言无大用!》——卫报

    《岛国为什么没自己的编程语言?》——朝日新闻

    国外媒体各种报道,在字里行间充斥着酸溜溜的味道,全在贬低汉字编程语言。其中也有一些赞赏行军蚁公司的新闻,只是很快被各种唱衰的声音淹没。

    “E语言就是完全山寨C/C++,用法几乎完全相同,现在又冒出一套语言,估计又是抄袭,华夏果然是山寨王国。”

    “现在的网络环境,这套语言不可能完全推广,总而言之,没卵用。”

    “谁会花时间去学这些完全陌生,而且不知道前景的编程语言?”

    嘲讽者很多,即便已经完善,但汉字编程语言的前景,依然不被人看好。因为目前的计算机程序语言的使用习惯,几乎已经定型。

    国内的一些专家,也趁机跳出来,拿无法推广使用的事情攻击行军蚁公司,只是他们的话,已经自动被人忽略。没人会在意这些伪专家的话,充其量只是一个蹭热度的小丑。

    只是他们不了解,陈默真的会用那么大动作,做这些无用功?根本不可能。

    众人关注的焦点,在编程语言创立者陈默身上。

    很多人意识到,行军蚁公司的创立,不仅是赵敏这个管理者,陈默这个董事长,才是最关键的人物。

    除了汉字编程语言的消息,大部分媒体,都将注意力放在陈默这个人上。

    各种关于陈默的报道喧嚣尘上。

    几天下来,作为事件的主人公,江湖没有他的影子,却时刻存在着他的传说。

    一直躲在实验室的陈默,满意地看着眼前的机器人。这段时间,墨女控制机器人组装机器人,现在已经第三台机器人成型。

    他在实验室,也算是解放生产力。

    以后很多事情,不用他亲自动手,只需要让墨女控制机器人生产,能够长时间不间断工作,这种不知疲惫的效率,绝对是他无法做到的。

    就像地震仪的制造,处了必要的准备,很多事情,已经可以交给机器人来代替。

    “默哥哥,小渔进入办公区。”正在他欣赏着机器人的时候,墨女开口。

    “该下班了。墨女,我不在的时候,你继续组装机器人。”

    陈默看了看时间,脱下实验服,放好工具,离开实验室。刚走出来,就看到小渔朝他走了过来。

    “该回家了。”

    “走吧。”陈默微微一笑。

    “今天,有出版社联系我们,他们想出版你公布的汉字编程语言的教程。”小渔说道。

    “出版社?这个倒是可以。”陈默点点头,现在只是推广汉字编程语言,能够出版,也是一种渠道。

    既然他决定将汉字编程语言放出来,就不打算让它蒙尘,推广是必须的。

    “因为资料在网络上免费,所以实体书的定价,也会低一点。他们说五五分成,出版社那边,收五成,印刷费和推广费,他们出。”

    “可以。”

    陈默当即答应下来,现在的他,已经不差那点钱,多少稿费,没那么重要。不然他也不会将编译器和教材免费公布到网络上。

    “我记得,那套汉字编程语言,好像就是当初你在学校店铺里研究的东西,对吗?”小渔问道。

    “我家小渔记性不错。”陈默笑道。

    “那时候瞒着我,我还傻傻地蒙在鼓里,哼。”小渔轻哼一声。

    “瞒着你这件事,我是受到惩罚了。你忘了?”陈默古怪打量着小渔。

    看到陈默的目光,小渔脸腮一红,急忙转移话题:“明天周末,不用加班,今晚想吃什么?我去买菜。”

    “这是一个问题。”陈默煞有其事想了想:“上次没吃到鱼,今晚我又想吃鱼了。”

    吃鱼?听到这两个字,小渔被陈默牵着的手,狠狠地颤抖一下,脸腮的红润蔓延,一直到脖子根。

    “那我去买。”小渔咬咬嘴唇,低着头说道:“给你吃。”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