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汉字编程语言的推广,陈默非常重视,所以在公司,对林致远网开一面。这套计算机语言出来并没有多久,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学会,并用它来制作游戏脚本的人不多。

    这个林致远,是一个人才。

    那种情况不是什么大过错,他也不想因为这样,让公司丢了一个人才。

    他的编程语言,比其他编程语言要好一些,现在只是一个开始,很多人都没反应过来。

    只要那些人真正意识到汉字编程语言的重要性,不用他推广,就有人自动学习。

    这一切,只需要一个契机。而这个契机,他有种预感,也许就在不远的将来就会出现。

    “老板,有心事?”朱莉打断陈默的思索。

    “没事。”陈默笑道。

    “老板,第一次来首都吧?”

    作为第一批加入公司的人,朱莉清楚陈默这个老板,为人非常随和,所以她也敢放心大胆和陈默聊天。

    “确实是第一次,这里比滨海市繁华。”陈默转头看向窗外。

    “繁华背后,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小角落,那里蜗居着不少蚁族。”朱莉叹息一声,看向车窗外行色匆匆的路人。

    “你对这些了解?”陈默问道。

    “当年我也是北漂的其中之一。当初我年轻,总想着,女孩也能闯天地,就选择北漂。孤身一个女孩,到了这里,才知道生活残酷。”朱莉感慨说道。

    很多人,表面光鲜靓丽,但却是蜗居般地过着生活。当初她工作时,还要忍受那些领导贪婪的目光,真正的冷暖自知。

    有些和她一起工作的女孩,受不住诱惑,就自甘堕落。不想接受潜规则,就要原地踏步很长时间,等有成绩才能向上爬。

    朱莉有些感叹,这段时间,确实像做梦一样。若不是赵敏当初的赏识和培养,她还是路上行色匆匆的白领之一。

    所以当初,赵敏联系她,让她加入初创的行军蚁公司,她才会毫不犹豫辞掉万宝公司部门主管的位置,去滨海市,帮助赵敏组建当初的行军蚁公司。

    听到朱莉的故事,陈默也有些感叹。他算是幸运儿,自从救了小渔后,人生轨迹已经完全发生变化。

    简单地聊聊天后,朱莉就开始和陈默说起正事。

    “我们这次参加互联网大会,主要的行程安排是:23号上午的开幕论坛,晚上的互联网大会商务交流会,以及24号上午的互联网高层年会,25号的高峰发展论坛和大会闭幕论坛。”

    “开幕论坛上,作为大会嘉宾出席,然后是当天晚上的商务交流会……”

    路上,朱莉就给陈默仔细介绍日程安排,这是行军蚁公司第一次参加华夏互联网大会。她必须将详细日程安排告诉陈默,不然弄错,就很尴尬。

    “作为今年国内新星企业,我们被邀请作做主题演讲。这个你应该知道,到时候你需要上台演讲。”朱莉说道。

    “这不是一个好消息。”陈默说道。

    他喜欢在下面静静听着,可是却不能在下面听。若不是要演讲,赵敏也许会让其他过来作为代表。

    但要主题演讲,赵敏分不开身的情况下,只能让陈默过来。公司除了赵敏外,只有陈默才有足够的分量作为这次演讲的人。

    两人回到首都会议中心附近的酒店,已经是傍晚。吃完饭,洗完澡后,陈默就开始看互联网大会的资料。

    互联网大会,涉及有移动互联网、创新创业、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多个最前沿的科技领域。这是国内互联网公司的一次盛会,数百位国内外企业高层将齐聚大会。

    今年互联网大会的主题是‘新时代,新起点,新智慧’,人工智能的发展,已经成为一个新的主流话题。

    互联网高层年会、国际互联网创新发展论坛等重要论坛,也在同期举行。即时,国内科技巨头,都将在这些论坛上汇聚,讨论着下一步发展的方向。

    身为国内崛起最快的新星企业,行军蚁公司是第一次参加这次论坛。

    第二天一早,陈默和朱莉吃完早餐后,就前往互联网大会的地点,首都国际会议中心。

    两人刚到,已经看到门口来来往往的人流,不少人西装革履,明显是来参加会议的。

    “人挺多的。”陈默说道。

    “国内外数百名高管参与这次大会,还有上百家媒体在这里跟踪报道。而且还有大大小小的论坛同期举行,中小企业的人和创业者都过来,这是一次盛会。”朱莉走在陈默身边,一边走一边给他介绍情况。

    进入会议厅后,陈默就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在左边前排位置坐好。

    “陈总,别来无恙。”

    陈默刚坐下没多久,一个浑厚的嗓音响起,余承南也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在他的旁边坐了下来。

    “余总。”陈默看到余承南后,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有一段时间不见了吧?”余承南笑道:“没想到在这里见面,趁着大会没开始,谈个生意如何?”

    “余总,你说。”陈默说道。

    “还是上次那件事,有没有兴趣授权智能助手技术给我们?”

    行军蚁公司进军欧洲的步伐受阻后,华微可是一直觊觎着高端市场。若是有多语种智能助手的帮助,绝对能够抢占苹果和三星的国际市场份额。

    “恐怕暂时不行。”陈默摇摇头。

    智能助手是他们蝴蝶眼手机最大的卖点,若是授权给华微,他们的优势就会丧失。

    “两位,我能加入你们的交谈吗?”在两人说这话时,就被一个声音打断:“陈默小兄弟,好久不见,没想到我们再次见面,会是在这种情况下。”

    来人就是七虎总裁周宏伟,他的第一桶金,就是在七虎的手中赚到的。和两人打了招呼后,周宏伟就毫不客气地在陈默身边坐下。

    “没想到不到一年不见,陈默小兄弟,已经拿到今天的成绩。”周宏伟感叹说道。

    “侥幸而已。”陈默不亢不卑说道。

    “周总认识陈总?”余承南插话问道。

    “认识,有过一次愉快的合作。”周宏伟笑道:“今天坐在这里,都是要上台的吧?余总,你今年的主题是什么?”

    “终端—云计算—芯片。”余承南说道:“周总的呢?”

    “网络安全。”

    周宏伟刚说完,两人就看向陈默,期待他的答案。

    “人工智能。”陈默说道。

    “现在陈默小兄弟可是互联网的至高神之一,对网络安全有什么建议?”周宏伟问道。

    “网络已经不安全,不久的将来,新的挑战即将到来。”

    周宏伟和余承南面面相觑,看向陈默,等待他的下文。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