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冰穿着黑色晚礼长裙,没有华丽修饰,简单大方,将曲线勾勒出来,配上白皙的皮肤,是个标准的美女。

    伍冰坐在角落里,端着一杯橙汁,冷眼看着三五成群,有说有笑的众人。

    若不是叔叔让她过来,她绝对不会参加这些交流会。对这些充满铜臭味的商人,她本能排斥。

    看到陈默和伍贺权过来,伍冰才站起来。

    “叔叔。”

    伍冰对伍贺权很尊敬,只是从始至终都没有多看陈默一眼。

    母亲在怀她的时候,父亲已经离开,七岁时,母亲也走了。自小,她就被叔父抚养长大,所以对叔父,她是当成父亲一样。

    “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侄女,叫伍冰,刚从回国没多久,是牛津医学,生物学双博士。即将加入工程院,成为最年轻的女院士。”伍贺权对着陈默笑道。

    陈默怪异地看着伍冰,这伍院士介绍侄女给他,是几个意思?

    “你好,我叫陈默。”

    伍冰的神情有些冷淡,但出于礼貌,陈默还是伸出手。

    “你好。”伍冰伸手和陈默握了握,快速缩了回去。

    “主动和陈先生聊一聊。”伍贺权附在伍冰耳边说完,看向陈默:“你们年轻人聊聊,多多认识一下,我去找位老朋友。”

    如果陈默还不懂伍贺权的意思,那他就白活了。那老头,居然抓自己介绍给他的侄女。

    伍贺权走后,场面一度尴尬。

    “你应该知道我叔叔的意思吧?”伍冰开口,语气一如既往的冷:“我不喜欢富二代。”

    陈默想笑,笑不出来,无奈摇头:“你回国没几天吧?”陈默第一次听到有人说他是富二代,他倒是想当富二代,可是他可没有那么好的命。

    “如果你是想追我,可以打消那份心思了,我对你没兴趣。”

    “我想这里面可能有什么误会,抱歉。”陈默尴尬摸摸鼻子,拿起果汁坐在沙发上。

    这个女人估计是先入为主,以为他是什么追他的富二代。

    虽然有点姿色,不过比他的小渔,性格上差太多。本来伍院士的侄女,聊聊天认识,也礼貌一点,结果这个女人似乎有点傲气。

    这么年轻,拿到顶尖学府的双博士学位,确实比一般人优秀很多,有傲气也很正常。

    两人没有再说话,这种交流会,没有人打扰,到是更好。只是事情并没有如他所愿,刚坐下没多久,一个声音就响了起来。

    “陈先生,真是巧啊。”

    酒红色晚礼服,礼服将水蛇腰勾勒。狐狸般魅惑的眼睛,烈焰红唇,璀璨的宝石项链,在灯光下熠熠生辉,将雪白的天鹅颈衬托。看到这个女人,陈默脑海里下意识冒出两个字,尤物。

    陈默并没有太多的感觉,看了一眼走过来的女人,礼貌地笑了笑。

    “颜如雨,很高兴认识陈先生。”

    颜如玉看了伍冰一眼,脸上带着笑容,在陈默身边坐下,身体微躬。陈默角度,能够清晰看到雪白的北半球和马里亚纳海沟。

    “陈先生一个人坐在这里?很无聊吧,不然我们聊聊天。”颜如雨微笑看着陈默。

    伍冰冷冷地看了陈默一眼,轻哼一声,起身离开。

    “叔叔,我先回家。”伍冰走到伍贺权身边说道。

    “怎么不和陈默多聊一会?”伍贺权眼神中带着疑惑。

    “不合适,叔叔,以后不用给我介绍什么男人,我还没到那种地步,自己会找。”伍冰说道。

    “陈默是条件非常好的年轻人,我可是厚着老脸,才给你找到这么一个机会。你也老大不小了,以后没个人照顾怎么行?”伍贺权脸色不悦。

    “我会自己照顾自己,您放心。”

    伍贺权一看,就知道没戏了。这个小侄女,他是当亲女儿看待的。可是对外人,性格冷冰冰的,这么下去,个人问题,就足够让他操心了。

    “叔叔,我先回去,我的论文,还要完善一点。”伍冰说道。

    “嗯,你先回去吧。”

    伍贺权叹息一声,看向陈默的方向。

    “抱歉,我上个洗手间。”

    陈默给了颜如雨礼貌的微笑,起身离开。

    这个女人,应该就是交际名媛,所谓的交际花。直觉告诉他,这种女人,少惹为妙。而且除了颜如雨外,还有几个女人在盯着他。

    要是抓到落单的陈默,她们肯定会过来。毕竟这么年轻有为的人,已经没有多少。要是勾上,她们想要什么没有?

    “陈总。”陈默刚走出来,就碰到余承南:“过来这里坐坐吧。”

    陈默没有拒绝,有个熟人,总比自己一个人坐着强。

    “今年的人比去年的多,是不是觉得来这里,并没有太大的用处。”一坐下,余承南就开口。

    “确实。”陈默不置可否。

    “到我们这个地步,很多东西,讲究的是资源和人脉。有人脉,很多事,效率特别快。你辛辛苦苦跑半个月的事,一些人的一句话就解决,这就是人脉的好处。

    这个时代,现在单凭自己,很难做大。一个产品,你要各种渠道,虽然是互联网时代,但必要的人脉资源,还是不可或缺,合作是永恒的主题。当然,你的公司是最大的例外。”

    行军蚁公司的发展,不能用常规思维来定义,这已经打破常规,他们也看不懂。余承南也知道,陈默不可能在智能助手这块上松口,所以识趣没有提这些事。

    两人旁若无人地闲聊着。

    两个大佬说话,其他人自然不敢轻易打扰。

    余承南有些小幽默,偶尔会透露一些事件的内幕消息,让陈默涨了不少见识。

    在其他角落,很多人都有说有笑,似乎聊得非常开心。许久之后,余承南看到有人跟他打招呼,也和陈默告罪一声,起身离开。

    再次剩下陈默一人,会场上飘扬着优雅的曲调,服务员托着红酒果汁,穿梭于众多西装革履的贵宾之间。

    这里大部分都是国内外有头有脸的人物,三五成群,谈笑风生。

    一些打扮地花枝招展的名媛贵妇,穿梭于人群,看到有落单的老总,就优雅地走过去。

    偶有几个名媛聚在一起,窃窃私语,时不时用火热的目光投到陈默身上。而那些年轻的富二代,则将目光定准场上年轻漂亮的女人。

    交流会的节目已经开始,请了著名的明星表演,陈默没多大兴趣,就静静看着。

    看到虎视眈眈的名媛,陈默端起一杯果汁,朝偏僻的角落走过去。

    这里没人,他也乐得清闲。

    熬到商务交流会结束后,陈默就叫上朱莉悄悄离开,赶回下榻的酒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