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铁军坐在办公桌上,闲着无聊,点开行军蚁公司的官网。

    因为追踪行军蚁公司的新闻,每次都拿到第一手资料,现在他已经升职,终于不用经常往外面跑了。

    他发现一个规律,行军蚁公司的重磅消息,很多都是通过官网发布。行军蚁的官网,已经成为不少记者关注的地方。

    况且互联网大会的帷幕落下没多久,机器人的热度还在,这里还有不少人关注。机器人代表着未来,行军蚁公司的人工智能,已经属于最前沿领域。

    谁也说不准,行军蚁公司什么时候,又抛出一个重磅炸弹。

    忽然,看到更新的公告,李铁军愣住。

    “关于地震预警的研究?这是论文?署名陈默?”

    短短几行字,李铁军瞬间找到关键字。地震预警?这四个字,是沉甸甸的重量,生命的重量。

    陈默发表关于地震预警的论文?如果是真的,这将是人类对抗大自然的又一大步,真正的功德无量。

    还没看完,李铁军迅速装载文章,并配上标题《行军蚁发布关于地震预警研究论文》

    反正无论论文是真是假,赞赏和批评的都不是他,他只是一个媒体人,将消息如实报道,才是他的任务。

    李铁军的新闻一出,点击量和阅读量迅速上升。行军蚁公司,不愧是媒体的宠儿,短短一分钟,点击量破千,简直可怕。

    不仅是李铁军转载,其他媒体,也迅速转载。好不容易逮着行军蚁新闻的机会,没人会放过。

    论文发出来不到五分钟,已经被十几家媒体装载。

    机器人的热度刚过,现在出来一个地震预警。这说明,陈默现在正在从事相关研究。

    现在的行军蚁,已经属于最前沿的企业。这种企业,有任何大事件,都会成为大新闻。

    若是地震预警真被根据陈默的理论研究出来,陈默绝对会成为流传千古的伟人。人类的进化,就是与天斗的过程。

    人类已经能够预报台风,现在最大的自然灾害,就是地震。

    只是陈默论文出来还没多久,一些不同的声音就出现。

    地震预警太过恐怖,这是功德无量的大事。

    无数物理学家,地震学专家都在研究地震预警,但这么多年的努力,也仅仅是将预警时间提前十几秒,而且不太准确。

    现在被陈默研究出来,他们脸往哪里搁?而且只是一篇理论性的论文。

    “想法天马行空,但科学是一门很严谨的学科,理论没有实验数据支撑,都是空谈。这篇论文,通篇理论,没有一点数据,怎么证明?

    我承认,陈默是计算机天才,但不是全能的天才。年轻人,不要取得一点成绩就膨胀,不要当下一个方仲永,脚踏实地,才是你的未来。”

    第一个专家发声以后,越来越多的专家站出来发声。所有人的论调出奇一致,并不看好这篇理论性的论文。

    陈默是计算机领域的专家,也算是一个材料领域的半个专家。但在地震学上,陈默此前从未接触过,他们都不相信,陈默能够做出什么有用的理论。

    众多权威的专家出来反对,也有不少网友出来嘲讽。站边陈默的人不多,只有不到一成的人,各种支持的言论,也在嘲讽声中被淹没。

    “上帝说:糟糕了,我什么时候‘球’震,都要被陈默知道了。”

    “地球里,神不哭,鬼不叫,小小陈默,可笑可笑。请对下联。”

    “虽然知道不太靠谱,不过川府人民,还是抱着一点点希望,支持陈默,希望他是一个伟大的人。”

    “所谓地震,就是地球将床震,车.震,马震,野震,高铁震,飞机震,太空震积蓄的能量,一次性还给人类。岛国为什么这么多地震?小电影拍多了!逻辑通顺,突然发现好有道理。”

    ……

    各种能够想得到的,千奇百怪的嘲讽评论,以及各种嘲讽的文章,都出现在网络上,甚至是行军蚁的官方微博上。

    事情也在谩骂声中被推向高潮。

    这就是陈默一开始要寻找权威杂志期刊发布的原因。

    权威渠道,是经过权威专家认可的,能够避免普通民众的争论,反响会更大。非权威渠道,很多人会以为这只是一个笑话。

    陈默都没想到,因为是一篇学术性的论文,就造成这么大的反响。

    关于地震这个话题太过敏感,涉及的东西太多。他们经历太多的灾害,对这些消息,自然而然关注。

    论文发表的第二天,行军蚁公司的门口,再次被各路记者守住,希望能够采访到陈默,问问他的答案。

    “要不要回应一下?”赵敏站在陈默身边,看着公司外的记者,她现在也有点头疼。

    这个老板,闹新闻的能力,不是一般的大。一出现,就像一块磁铁,吸引着各方的目光。

    一篇论文的影响力,超乎她的想象。

    “闹大一点?”陈默看着公司外的记者笑道:“下一个惊天赌注,赌他十个亿,赌我能不能将地震仪弄出来。”

    “你不是从地球来的吧?我是想大事化小,不是想地球爆炸。”

    赵敏无语地看着陈默,真要是跟着陈默胡闹,公司的影响可不小,这件事开玩笑不得。

    “怎么化小?”陈默说道:“将论文撤了?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出来时,也不被人认可,时间是最好的答案。”

    “我不是让你将论文撤了。”

    现在陈默只是没证实理论猜想,要是撤了,反而显得行军蚁公司心虚,紧接着,肯定还有更多的嘲讽。

    网络暴力,从行军蚁公司发展开始,维持到现在。一些人巴不得行军蚁公司出问题,然后伸头过来,撕下一块肉吃。

    对那些巨头来说,行军蚁是异类。一群食肉的饿狼,时刻盯着他们。一篇论文闹那么大,除了众人关注,背后肯定有推手的功劳。

    “你随便说个回应,我让人公布出去,只要事情不闹大就可以。”赵敏说道。

    “鲁迅说,天才总是不被理解。”陈默煞有其事地摇摇头。

    这是从创业小项目中拿出来的理论,他不认为,创业小项目会收录错误的科技。

    此话一出,赵敏被他给逗笑了。

    “那我就用这话给回应了。”赵敏说道。

    她现在是破罐子破摔,管他大不大,反正很大。

    一片论文,又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还不能拿行军蚁公司怎么样。

    “随便。”陈默说道。

    “我让小渔随便收拾你,不然我扣她工资。”赵敏说道。

    “嘿,威胁老板了?信不信我现在扣你工资。”陈默也被赵敏的话给逗笑了。

    简单的玩笑,气氛也缓和很多。

    确定陈默的决心后,赵敏才离开她的办公室。她感觉,来管理公司,就是来给陈默擦屁股的。

    赵敏离开没多久,行军蚁官方微博上就更新了一道消息:老板说:鲁迅说,天才总是不被理解。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