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院地理研究所。

    吴震仔细研读着手中的论文,是陈默发的关于地震预警研究的论文。

    他已经来来回回研究了不下五遍,还做了一些简单的实验,来寻找关于这个论文的证据,结果并不理想。

    虽然实验不理想,但随着时间推移,他现在看着这篇论文,似乎又有新的了解,越看越有味道。

    他从事地质地理研究已经三十多年。

    当年在地震中失去亲人那一刻,他就在心里发誓,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解决地震预警的问题,或者在地震中,能够用自己的能力,救更多的人。

    许多地震救援仪器设备,房屋桥梁抗震的能力测量的仪器,都是出自他的手。地震局发布的房屋抗震标准,他也参与制订,算是一个专家。

    陈默的论文出来时,成功引起了他的注意,只是他并没有出来刷存在感。

    正如发声的一些专家所言,科学是一门严谨的学科,他们没有任何实验证明陈默的理论是错的,空口否决陈默,非常不可取。

    这篇论文,他研究几次,总觉得缺少最关键的点,让他有种隔靴搔痒的感觉。

    可能是陈默遗漏了什么重要的点,让他找不到这篇论文最精华的地方。正在吴震看着论文时,李成之在一名助手的带领下,进入他的办公室。

    李成之敲了敲门,打断正在看着论文的吴震:“吴老师,您好。”

    “你是?”吴震疑惑看着李成之。

    “我叫李成之,这是我的证件。”李成之拿出自己的证件递给吴震:“来这里,是有一件事想和你谈谈。”

    吴震看了看证件,讶异地看着李成之:“坐!李同志,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听说吴老师最近在研究陈默的那篇论文,正好我这里有一件事关于陈默的事,就过来找您。”李成之微笑说道。

    “哦?关于他的什么事?”吴震问道。

    “您看这个。”李成之将从陈默实验室中拍到的照片递给吴震:“我刚从滨海市回来,这是陈默弄出来的仪器。他说是用论文的原理制造出来的,叫地震仪。”

    最后那句话,立刻引起吴震的兴趣,接过照片,仔细打量起来。

    “他真的这么说的?”

    “确实是。”李成之说道:“这个仪器,他准备投放到马里亚纳那一带,进行数据收集。您不是要进行海洋地质考察吗?所以我就来找您了。”

    “能带我去看看这个仪器?”吴震问道。

    ……

    陈默正在行军蚁公司大楼之外,和他一起的,还有小渔和李凌峰等人,赵敏已经出差。

    李成之刚回去第二天,就打电话来告诉他说,有一位地震学专家想要过来看一看地震仪。这事没法拒绝,毕竟这个仪器,是他们以后要带出海的。

    没一会,王海去接人的车进入公司,看到李成之和一名衣着朴素,头发花白的老师从车上下来,陈默等人才迎了上去。

    “陈默,这位是科学院的吴震先生,从事地震学研究三十几年。”李成之向陈默介绍道。

    “吴先生。”陈默急忙行礼。作为后辈学生,这些礼节是必须的。

    “诶,你好,不用客气,真人比相片精神。”吴震握着陈默的手,笑逐颜开。很久没看到这么优秀的后生晚辈了。

    “吴先生,先跟学生到里面再聊吧。”陈默说道。

    “不用,直接带我去看看那个仪器,你的时间比我的宝贵,不要耽误。”吴震说道。

    “好吧。”

    陈默看出吴震老先生迫切看到地震仪的心情。

    一行人进入行军蚁公司后,径直朝陈默的实验室过去。能进入陈默实验区的,也就只有四人。

    “你的那篇论文,我研究了五遍,做了几个简单的实验,但总感觉缺点什么东西,抓不到最重点的地方。”一边走,吴震就开口。

    “因为生怕技术被传出去,最核心的部分没写出去。不然技术泄漏到国外,损失就大了。”陈默说道。

    “也是。”吴震点头。

    没多久,一行四人就进入实验室。

    实验室内,和上次李成之来的时候一样,除了最显眼的地震仪和几个机器人,其他东西并没有暴露出来。

    看到地震仪后,吴震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手掌没有触碰地震仪,而是围着地震仪仔细观察。

    “吴先生好像对地震仪很在意。”

    陈默没有打扰他,地震仪从外面看,根本看不出一个所以然。

    “四十几年前的那次地震,夺走了他的亲人。这些年,吴先生一直都致力于救灾设备的研究。对这些仪器,是近乎偏执,当年将名字改成吴震,就是地震过后改的。”李成之附在陈默的耳边低声细语。

    听到这番话,陈默肃然起敬。专注一个领域几十年,正是老一辈科学家这种近乎偏执的追求,才有了他们现在的安稳生活。

    “这个仪器试过了吗?”仔细打量一圈地震仪后,吴震才停下来。

    “震动波测试过,不过是简单的模拟测试,仪器可以运行。现在准备实地测试,在藏区建立几个测试站,还有送几台到西太那里,陆地和海洋环境一起进行测试,省时间。”陈默说道。

    “这得话多少钱?”吴震问道。

    “也没多少,钱不是问题,早点试验完成,真的可行的话,早点投入使用,对很多人,都是一些福音。”陈默说道。

    “嗯。”吴震赞赏地看着陈默,随后将目光投向地震仪,欲言又止。

    “吴先生,您有什么话,就直说。”陈默说道。

    “现在还不确定这个仪器有没有作用,如果有作用,采集的数据,能不能提供一份给我。”吴震犹豫了一下说道。

    “当然可以,这么大的事,我单独一人肯定不行。我还准备和滨海大学合作,有您加入,我是求之不得。”陈默笑道。

    他现在正缺少这方面的维护人手,吴震从事几十年,是资深院士。学生肯定不再少数,而且身上的人脉资源不少,这可以减少很多麻烦。

    只是采集的数据,这个很简单,又不是地震仪的制造技术。

    得到陈默的答案,吴震露出笑脸。

    他对这个仪器不抱太大的希望,但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希望,他也要抓住。如果是真的,这个地震仪,将完成他毕生的愿望。

    事情进展很顺利,吴震也答应下来,尽力争取帮陈默进行这次试验。拿到肯定的回答后,陈默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改造好投放进入海底的地震仪就可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