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敏放下电话,嘴角扬起轻微的弧度。

    岛国人开窍了,知道主动归还的地震仪,估计是猜到他们的意思。不过对方要求低调交易,肯定是拉不小面子。

    这就有意思了,弄坏他们的地震仪,直接送回来就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这种赔本生意,她可不会做。

    “大老板,岛国说,他们弄错了,误将我们公司的仪器,当成监控仪器捞上来。准备在两天后,将仪器送回来给我们。”

    赵敏直接找到陈默。

    “岛国人脑子还挺好使的,刚拒绝,就想起这件事。”

    陈默轻轻一笑,没有太大的惊讶。这在意料之中的事,岛国必须妥协,否则想要地震仪,根本不可能。

    “地震仪会送到滨海港口,他让我们去那里接收地震仪。”

    “他们想私下将地震仪送回来?不想闹出动静?”

    陈默当即明白其中的关键,这里可没有说赔偿和道歉的事情。

    “被你说中了,一个国家向一家企业妥协,无论从哪个角度上来说,他们都很丢脸。但现在主动权不在他们手中,他们不想公开,我们自己公开,叫上一些记者过去,弄个横幅,来一个简单的归还仪式,不想公开也要公开。”赵敏笑道。

    “这倒可以。当初他们捞地震仪的时候,顺带黑了我们一把。现在还地震仪的时候,为什么不坑回去?来而不往非礼也,这是华夏的传统美德。”陈默嘿嘿一笑。

    “你又想干什么?”赵敏古怪地看着陈默。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两天后,滨海港口。

    稻田津南站在一个集装箱前方,里面就是送回来的地震仪。

    在他旁边,就是横井御和一名翻译。

    虽然亲自过来将地震仪交还给行军蚁公司让他很不爽,不过为了能买到地震仪,他只能硬着头皮过来。

    看到李凌峰从车上下来,稻田津南眉头微皱,随即浮起笑容,像多年未见的老友。李凌峰他见过,就是上次找他交涉地震仪的行军蚁公司高管,不是陈默。

    “你好,稻田大使。老板已经感受到你们的诚意,让我来接你,他在公司等你。”李凌峰落落大方说道。

    “好的。”稻田津南当即笑着点头。

    “你们去检查一下仪器。”

    李凌峰和工作人员打了一个招呼,就带着稻田津南等人上车,往行军蚁公司走回去。

    路上,稻田津南皮笑肉不笑。这些华夏人,都是一个样,露出小小的善意,就将人当成贵宾对待,真是愚蠢。

    没多久,一行人就回到行军蚁公司。

    刚下车,稻田津南的笑脸就僵在那里。他看到几十个记者,正长枪短炮对着他,闪光灯几乎能亮瞎他的眼。

    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浮上心头。

    本来想私底下将地震仪交还给行军蚁公司,没想到对方居然叫来记者。更可恨的,行军蚁公司居然搭了一个舞台,还拉了一条横幅过来。

    ‘岛国政府归还地震仪仪式’

    看到横幅,稻田津南憋着一股火,差点爆粗口,还给你东西,还搞一个什么鬼仪式。连他旁边的横井御,脸色也不是太好。行军蚁公司是怕别人不知道这件事吧。

    “稻田大使,欢迎。”陈默笑着迎了上来,和稻田津南握握手。

    “陈先生,关于误捞贵公司的实验设备,我们很抱歉,我们已经确认它是你们公司,所以亲自给你们送了过来。”

    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哪怕是有怒火,他也只能憋在心里,装作很有风度。这时候走掉,再想和行军蚁公司合作,就很麻烦。

    “呵呵,客套话不说这么多。”陈默右手一引,带着稻田津南朝小舞台走去:“我感觉到你们的诚意,所以特意搭建一个临时舞台,让广大民众,见证这一刻,也让世界人民,见见划时代的地震仪,长得什么样子。”

    而此时,一辆泥头车就拉着一个集装箱进入行军蚁公司。

    刚停下来,十几名工作人员就跑上前,打开集装箱,将地震仪从集装箱内抬了出来,走向舞台。

    一众记者沸腾起来,这就是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地震仪。

    这个地震仪,在岛国公开的打捞照片上见过,但这是第一次这么近,这么正面拍摄到地震仪。

    地震仪在台上放好后,陈默和稻田津南也走到舞台上。

    “我们合个影吧。”陈默笑道。

    稻田津南伸出手握着陈默的手掌,强挂这笑脸对着记者的镜头,心里却在咬牙切齿。

    “稻田大使,有没有什么话想说的?”陈默问道。

    听到翻译官的翻译,稻田急忙摇头:“我就不说了,这个太突然,我没准备。”

    “那我说一点。”

    稻田津南眼皮直跳,不知道陈默又想搞什么鬼,不过还是在工作人员的接引下离开舞台。

    陈默带着笑容,理了理麦克风,场面瞬间安静下来。

    “今天岛国政府主动归还地震仪并给行军蚁公司道歉,我很高兴。”

    高兴你大爷,下面的稻田津南差点一口血喷出来。他终于明白,陈默让他来公司,就是一个坑。

    “这是第一台出现在公众面前的深海地震仪,具有历史意义,行军蚁公司将把它捐给滨海市的博物馆收藏,只是我有个遗憾。”

    陈默的遗憾?

    听到遗憾,所有人都竖起耳朵。

    “遗憾这次超级地震,没能预警出准确地点。”陈默叹一口气:“网络上很多人问我们为什么不说大地震的具体位置。不是不想说,是说不了,原本我们可以预警这次超级地震具体方位的。”

    这次,所有人骚动起来。稻田津南眼皮直跳,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我们在西太平洋,岛国东北这块海域,一共投放了六台地震仪。这块海域,位于亚欧板块和太平洋板块交界处,是地震最频繁的海域之一,所以这里成为我们测试地震仪的最佳地点。”

    陈默的话一落,一个海域的投影就出现陈默背后的白布上,上面就有六个清晰的红点,还有大地震的震中心。

    “六台地震仪中,有两台地震仪,最为靠近这次大地震所在的海域。第一台就是这台被打捞起来的地震仪。它刚被投放下去运行,就被打捞起来,属于刚出生就夭折的,所以遗憾它没能预警这次大地震。”

    稻田津南听到陈默这句话,一颗心揪了起来,身体紧绷,陈默想干什么?公开给他们找麻烦吗?

    那些记者此时已经高潮,这是超级大新闻。

    “第一台夭折,这是很不幸的事,第二台是最大的遗憾,它也可以预警这次大地震的位置。第一次发回预警消息,就是第二台地震仪,也在这片海域。

    结果第一次发回信号没多久,信号就中断,它可能被侦测到信号,也被人捞走了。具体是谁,我也不知道。”

    “两台距离这片海域最近的地震仪都被捞走,无法预测这次大地震的方位,这是我最大的遗憾。”陈默叹了一口气。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