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腾川映将手中的U盘递给安原信,在对面的位置上坐好,默不作声。因为行军蚁公司开口,将捞地震仪的影响说出来,现在他们政府已陷入更大的麻烦。

    本来救灾的事,他们足够头疼,若地震仪这事处理不好,他们可能会陷入政治危机。在野党一直觊觎着领导者的位置。

    “照片都在这里了?”安原信拔下电脑的U盘,平静说道。

    “是的,长官。”石腾川映点头。

    安原信推推眼镜,依然面无表情:“美国人捞地震仪的时候,有没有渔船在附近?”

    “好像有两艘渔船。”石腾川映低头想了想。

    “这件事保密,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否则你知道后果的。”安原信语气冰冷,带着警告的味道,

    “明白。”

    石腾川映猜到安原信想要做什么,当即点头。得到安原信的许可,他才离开办公室,接下来一段时间,他需要休假。因为地震仪是他捞起来,又发生地震,矛盾很多,他无可避免成为众人关注和攻击的对象。

    石腾离开没多久,一名面色冷漠的男子就走进安原信的办公室。

    “将这些图片发到网络上,渔民拍的。”安原信将U盘递给男子。

    “是,长官。”

    冷漠男子接过U盘,没有多问,转身离开。

    大厅里。

    正在陈默看手机时,小渔从房间走了出来。

    身上穿着的是和他第一次约会那身碎花洋裙,长发散在背上,一如当初。

    现在的小渔,看起来非常自信,经常跟在赵敏身边,接触的人不同,所以无形之中,气质也发生改变。

    “陪我去海边。”小渔眼神欣喜,对陈默的目光很受用。

    陈默看了看天气说道:“外面有雨也出去?”

    “有你在。”

    小渔浅浅的笑容,让他无法拒绝。这个懂事知性的女孩,他根本不会拒绝。看到陈默的动作,小渔立刻挽着他的手臂往外走。

    别墅小区外的海堤,陈默撑着雨伞,小渔抱着他的手臂,静静走着。

    陈默感觉非常惬意,已经很久没这样出来散步,这还是第一次下着小雨出来。经历这段时间的忙碌,这种宁静,尤为轻松,享受难得的悠闲。

    水分十足的海风,扬起小渔的碎花长裙。小渔看起来很安静,时不时拢一下被海风吹乱的头发。

    看着夜色下的大海,小渔渐渐出神,随后双手合十,闭上眼睛。

    陈默没有打扰,静静看着小渔,他也是第一次看到小渔露出这么虔诚的脸色。

    没多久,小渔再次睁开眼睛,偎依在他的怀里。

    “小时候,我总喜欢去海边,等我爸捕鱼归来。有一次,听说村里的一个人的船,在海上出事故,再也没回来。那一天,我就自己跑到海边一边哭一边许愿,希望出海的爸爸能平安归来。”

    陈默有些心疼,将她搂紧,这是小渔第一次跟他说小时候的事。

    “后来我爸回来,看到我坐在沙滩上哭得像大花猫,送了我一个礼物,是他在海上捡到的一个彩色的海螺,非常漂亮。”

    小渔摊开手,露出一个彩色的小海螺,纹理非常精致,表面粗糙,夜色也遮不住的鲜艳色彩。

    “这是我爸送给我的第一个礼物,小时候妹妹老想抢我的海螺玩,后来我就藏了起来,一直放着到现在。那时候我爸说,海螺能听到大海的声音。从那以后,每年的今天,我就带着这个海螺,去海边许愿。”

    想到一个萝莉,一本正经地对着大海许愿,陈默就想笑,不过他不敢笑。

    听小渔说小时候的趣事,挺有趣的。

    “直到现在,我还是喜欢带着这个小海螺,来海边许愿。”小渔说道。

    “十几年了吧?都许了什么愿?”陈默问道。

    “小时候,都是希望爸爸出海平安归来,读书成绩好,爸爸给我买漂亮的裙子和玩具。”

    说着说着,小渔自己都笑了起来。

    “刚才许了什么愿?”

    “暂时不告诉你,以后再跟你说。”小渔露出微微的俏皮之色:“回去吧,我有点冷。”

    第二天一早,陈默就带着小渔赶往公司。现在地震仪的事,已经进入正轨,剩下的事赵敏会处理,所以他只需要安心研究。

    “默哥哥,岛国人将美国人捞走地震仪的事爆出去了。”陈默刚进入办公室,墨女的提醒。

    “岛国人爆出去的?”陈默惊讶说道:“什么时候的事?”

    “昨晚。”

    陈默当即打开新闻,果然看到美国捞起地震仪的图片。

    这在他的意料之外,他没想到,会是岛国暗中找人公布这些图片。不过现在这些事,他只是一个看客,已经与他无关。

    《岛国渔民爆料,美军捞走地震仪。》

    《第二台地震仪的消息》

    ……

    推荐的新闻中,有不少这些消息,这是昨晚,岛国人在推特上爆料的。

    美国捞走第二台地震仪?

    这个话题现在非常火爆,成功抢下岛国地震的头条。

    原本还有人怀疑陈默的话,毕竟陈默说的是可能,并没有看到有人捞走地震仪。现在图片出来,证据确凿,陈默的猜测是对的。

    这个消息,让岛国国内沸腾的民怨找到宣泄口。

    推特上,岛国人已经在疯狂谩骂美国人。因为他们认为,美国捞走地震仪,导致这场灾难没有被准确预测。

    现在推特上已经战火连天,两个国家的网民,已经在推特上,展开一场前所未有的对骂战。

    岛国国内的目光,也从地震中转移,将注意力放在美国捞走第二台地震仪这件事上。地震加海啸,还有余震不断,岛国国内怨气无处发泄,现在有这么一个机会,不可能轻易平息。

    双方的网络骂战,瞬间升级。

    与两个国家不同,国内的网民,一片幸灾乐祸的声音,主人坑了狗,现在狗咬主人,相互对骂的报道,看得国内网民大呼过瘾。

    办公室内,陈默饶有兴趣地看着新闻。这次是一石二鸟,给他们挖坑,他非常乐意,这就是捞走地震仪的后果。

    现在岛国国内,因为这场大灾难,社会矛盾激化,加上政府灾情处理力度不够,抗议声四起,岛国政府已经陷入政治危机当中。

    第二台地震仪是美国捞走的这个消息,成功转移民众注意力,将民怨矛盾转向美国,岛国政府也不用承受那么大的民间压力。岛国国内,有一把无形的手,操控舆论的走向

    现在双方网民互骂,这只能算是民间的纠纷,与官方无关,而且消息也不是‘官方’爆出来的。

    这两个国家,本来就是面和心不合,这种情况,完全符合岛国人的做法。岛国这步棋,下得非常好。

    不过这些事,与陈默这个始作俑者无关。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