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大酒店。

    兰馨抬头看了看奢华的酒店,暗暗咋舌。在这里住一晚,最便宜的房间,都要上千。难道行军蚁公司的员工,出差都奢侈到这种地步?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们技术求助行军蚁公司,本想派人过去滨海市,结果行军蚁公司的人却亲自过来。不得不说,行军蚁公司的行事风格,确实和常人不同。

    没多久,兰馨就看到四人朝她这边走过来。看清楚来人后,兰馨神色中闪过不可思议。

    行军蚁公司大老板陈默,还有他传说中的女朋友何小渔。她想不到,行军蚁公司所说的人,居然是他们的大老板。

    难道江南市局这么有面子,将行军蚁公司的大佬请了过来?

    仅仅瞬间,兰馨就甩掉这个想法。

    哪怕是江南市的一把手,也不一定有能力将行军蚁公司的大老板请过来。

    “你好,你就是来接我的?”

    陈默在兰馨面前停下来,带着微笑。

    “哦,对。”兰馨急忙点头:“陈先生请上车。”

    陈默点头,钻入车内。小渔紧随其后,在他身边坐了下来。这是中型商务车,四个人加上兰馨,并不拥挤。

    “现在病毒的情况怎么样?”陈默问道。

    “传播速度慢了不少,不过依然在传播。暂时还没有一个杀毒软件能够查杀这款病毒。我们也没人精通汉字编程语言,对这个病毒有点束手无策。”兰馨没有隐瞒。

    “嗯。”

    陈默没有意外,他让墨女阻止病毒疯狂传播,没有彻底终止它传播。只是不让它感染医院,银行和政府这些地方。只要政府部门和国家安全部门没有受到影响,罪名不会太大。

    墨女所说半智能病毒,和目前的电脑病毒都不相同。这种病毒,能够自动借助网络传播,而且目前的防火墙,对它没有用处。

    将防火墙比喻成一堵墙,这个半智能病毒,就像有生命的虫子,能轻松找到洞口,钻入墙内。不是墨女阻止,这条虫子,会将整个江南市的电脑全部感染。

    他可以将这条虫子杀死,但他没有这么做。

    这是一个绝佳的宣传汉字编程语言的机会,比他们行军蚁公司的宣传还管用。

    大概二十分钟,车才进入公安局。

    刚下车,陈默就看到一个相貌威严的男人,看警号就知道,局里的一把手。

    甘成看到陈默,立刻迎了过来。行军蚁公司只说已经有人在江南市,也没说是行军蚁公司的大老板。

    不是兰馨发信息回来,他都不知道,行军蚁公司的大老板,居然亲自过来。

    “陈先生,你能亲自过来,真是太好了。”甘成迎上来,握住陈默的手。

    “局长,你好。”陈默也微笑道。

    “现在这个病毒困扰着我们,现在正在社会蔓延,有点麻烦。”甘成说道。

    “能带我先看看那个女孩吗?”陈默说道。

    “可以。”甘成当即点头,带着陈默往局里走进去:“这个女孩叫林舒,是江南一中高三的学生。”

    林舒脸色憔悴,现在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上次看到爷爷在她面前流泪,她焦急,也不知所措。现在爷爷年事已高,自己真构成犯罪,她担心爷爷受不了刺激。

    坐在房间里,林舒咬着嘴唇,眼神没有焦距。过了一会,房门打开后,她才下意识朝房门看去。

    进来三个人,两男一女,看清楚来人的面目后,林舒呆住。

    这副面孔,她不陌生。行军蚁公司的大老板陈默,汉字编程语言的创立者,被誉为国内最天才的人物。

    她怀疑是不是出现幻觉,幻想着有个英雄能来救她。

    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普通的女孩,陈默这种人物,怎么会来见她?心里自嘲,目光却死死钉在陈默身上。

    “你好,我叫陈默。”陈默在林舒面前坐下:“你不用担心,我们是来帮你的。”

    陈默开口后,林舒本来无神的眼睛,慢慢亮起来。

    不是幻觉?

    林舒看着陈默,目光有些迟滞。

    “你好,我叫陈默。”陈默看到林舒没反应,再次开口。

    “你…你好。”林舒咬着嘴唇,眼眶有些发红,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能跟我说说造成这件事的原因吗?”陈默说道。

    “我想参加行军蚁公司的计算机程序设计比赛,用汉字编程语言设计了一个杀毒软件。我也不知道哪里出错,就变成现在病毒。我不是故意传播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林舒说着,眼角流出委屈的泪水。

    “别哭,我们是来帮你的。”小渔有些不忍,拿出一张纸巾递给林舒。

    “你学习汉字编程语言多久了?”陈默问道。

    “汉字编程语言出来,我就开始学。课堂上看教材,家里没电脑,平常就去网吧打钟点工,用网吧的电脑练习编程。我只是想参加比赛,拿奖金给弟弟治病,我不是故意的。”

    陈默看向旁边带着金丝眼镜,看起来瘦弱的中年男子。他是行军蚁公司法务部的律师李怀,一名资深律师。

    “老板,因操作技术不熟练或失误,导致计算机信息系统的存储、处理或者传输的数据、应用程序遭受破坏,不构成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

    她属于过失造成的后果,非主观故意犯罪,也没有从中获取任何利益,缺乏犯罪的主观要件,所以她不会有事。”李怀推推眼镜说道。

    听到李怀的话,林舒眼神中立刻服气希望。

    “不过最好能证明她写的是杀毒软件,技术失误,才出现这种情况。这样证据更有利。”李怀说道。

    “嗯。”陈默点头,看向林舒:“听到了吗?警察录口供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

    林舒重重点点头,目光一直放在陈默的脸上,充满希望。

    “那你放心在这里等着,很快就能出去。”陈默笑道。

    “谢谢。”林舒看着陈默,感激说道:“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等你出来再谢我吧,现在我需要出去一趟,给你证明清白。”

    陈默说完,起身离开。看到陈默的背影,林舒拳头紧握,眼泪不听使唤地流下:“谢谢。”

    陈默走出房间,就看向甘成:“现在给我看看她编写的程序吧。”

    他一开口,甘成立刻领着他,朝一个房间走了进去,现在陈默要出手帮忙,他是求之不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