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

    艾维专注于电脑屏幕上,目光兴奋。他正在玩着大逃杀,这种养蛊方式,斗兽场般的斗争,让他沉迷其中。

    每赢一场,就有足够大的成就感。

    躲在屋子里的艾维,看着屏幕上瞄准镜的镜头,眼神兴奋,不断搜索着目标。看到远处的人影,艾维露出笑容。

    刚点下鼠标,屏幕一黑。

    “沃得法克?”

    艾维暴起,一脸怒火,刚以为断网时,电脑屏幕上就出现一个半黑白的小丑。

    英国剑桥。

    伊莉呆呆地看着屏幕,邪恶的笑容,看起来更像是一种嘲讽。上一秒还在看着电视剧,下一秒就出现这张面具。这个面具,再熟悉不过,最近沸沸扬扬的小丑。

    小丑的威胁,不是在说笑,小丑组织宣称的无差别攻击来了。

    岛国首相官邸。

    会议厅上围坐着十几名官员,都是岛国政府主要职位的领导人。

    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凝重。

    大洋彼岸传来消息,美国包括华盛顿在内五个城市,英国五个城市。小丑组织一次性攻击两个国家,十座城市,让全世界为之震撼。

    无差别攻击,整个城市防不胜防,现在美国和英国损失惨重。东京已经沦陷,他们也拒绝交付赎金。

    下一个无差别攻击的目标,很可能就是他们。所以他们连夜召集官员,前来紧急商讨对策。

    “你们说说,该怎么办?”

    坐在首位,一名矮胖,小眼睛,长着一副奴相的男子开口,他就是岛国现任首相安北。

    “我觉得该交赎金,大地震刚过去,国内经济损失惨重。我们的经济本来就不好,今年正在衰退,如果最重要的几座城市再受攻击,恐怕我们的市场,真的会崩盘。”坐在安北左边的男子说道。

    “我们妥协,会受到其他党派的攻击。”安北右边的中年男人说道。

    他的话一落,会议厅内安静下来。

    “我们可以使用行军蚁的白蚁系统。”一名官员说道。

    “不行,华夏人的东西,谁也不能保证他们有没有留后门。电脑办公系统,关系到国家安全,不能用华夏人的系统。”

    当初有人言辞激烈反驳,场面再次安静。

    “市场崩盘,我们也会受到其他党派的攻击,恐怕更加麻烦。暗中联系小丑组织妥协,只要不传出去,我们还有希望瞒过去。”

    这句话,让场上几人点头。

    大地震刚过,现在岛国经济,脆弱得像有裂痕的玻璃,随时可能崩掉。这时候再遭受大规模的小丑病毒攻击,就真的无力回天。

    “让人联系小丑吧。”安北目光闪烁许久,开口说道。

    《外媒消息:美国将小丑组织列入恐怖组织名单。》

    《美国正在讨论,将行军蚁列入制裁名单。》

    《行军蚁真的支持小丑组织?》

    第二天天亮,国内铺天盖地各种新闻。

    一夜之间,十座城市沦陷,让所有人震惊。这种攻击速度,是用压力逼迫两个国家妥协。

    暂时未受到攻击国家,也开始紧张。

    新型的网络恐怖主义,已经到来。这不是死人,却是经济上巨大的打击。

    陈默站在窗边,俯瞰着公司之外密密麻麻的媒体,面无表情。

    行军蚁有巨大的麻烦,因为这次攻击,让这些媒体,又将行军蚁公司和小丑组织联系起来。不给出答案,这些人要死赖在这里。

    “赵敏,开一个临时记者会。”陈默拿起电话通知赵敏。

    行军蚁公司门前的空地上,两百多名记者,安静地站着。在他们周围,除了行军蚁公司的保安,还有维持秩序的二十多名警察。

    因为怕有冲突,赵敏就通知市公安局,派人过来维持秩序。行军蚁公司的情况,谁也保不准,有不理性的人出现。

    看到陈默从办公大楼出来,场上骚动起来,各种相机快门的声音,连绵不断,全部对着陈默。

    陈默在小讲台上的站定,所有人都安静。

    “最近外界出现一些对行军蚁公司的误解,我们公司已多次发表声明,我在这里最后重申一遍。行军蚁公司,从来没有对小丑组织,进行任何形式的支持。至于小丑组织为什么说那么一句话,我也不明白。

    本来我不想亲自回应这些毫无根据的言论,个别媒体的肆意报道,给我们公司形象造成恶劣影响。我在这里警告胡言乱语的个别媒体,前面的报道,我可以既往不咎。

    宽容不是无底线的,从这一刻起,还有任何文章言论,将小丑组织和行军蚁公司联系起来,发布不实言论,损坏我们公司的形象,等着收律师函吧。行军蚁公司的法务部门,不是用来摆设的。”

    陈默严肃声音,让记者群中一片死寂。

    他们听出来,行军蚁公司因为这件事,已经愤怒。陈默亲自出面说这些话,恐怕来真的。

    “现在你们有什么问题,就问吧。”陈默严肃警告过后,扫视一眼:“第一个问题,给前面这位白衬衫,戴眼镜的帅哥。”

    那名记者接过话筒,顿时引来所有记者的目光。

    “陈默先生,行军蚁公司和小丑组织没有交集,为什么他们会说谢谢你们的技术支持?”

    问完这句话,那名男记者一下子紧张起来,刚才陈默才说不要行军蚁和小丑联系起来,现在又问这种问题。

    “他们编写病毒的计算机语言,是汉字编程语言。这是我创立的语言,并且免费对外界公开,如果这算支持小丑组织,我无话可说。技术无罪,公司卖铁矿,有人买铁制造枪支杀人,这也怪卖铁矿的公司?”

    “我们都不知道内幕,小丑组织自己说,行军蚁公司支持,已有的逻辑,也指向行军蚁,请问这个该怎么解释?”第二名拿到问题的女记者问道。

    “我不明白你所说的逻辑是什么逻辑?抑或是你一厢情愿的猜测。小丑组织说你们就信?我们说你们为什么不信?

    部分媒体,宁愿相信一个绑架整座城市网络,勒索一个国家的黑客组织,也不愿相信一家本本分分做研究,造福社会的公司。这就是你们的所谓的逻辑?”

    陈默激烈的言辞,让记者群陷入死寂。

    看到这一幕的行军蚁员工,心里叫好。这段时间,他们被那些新闻烦死。最近听到那些公司的言论,就憋着一股气。陈默的硬怼,让他们狠狠地出了一口气。

    “陈默先生,传言行军蚁公司有查杀小丑病毒的软件,只是没放出来。请问这个消息是真的吗?”

    “我们已经放出来的,白蚁系统的智能防火墙,就是抵抗小丑病毒软件。至于你说的单独的杀毒软件,还在研究当中。

    白蚁系统是最完善的计算机操作系统,基于行军蚁系统研发,有智能防火墙,安全性超过目前任何一款系统。

    汉字编程语言是新的计算机语言,这种语言面世没多久,但它编写的软件,性能比其他语言要好,包括病毒软件,这是遗传基因问题。这也是小丑病毒为什么不被现有杀毒软件查杀的原因。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汉字编程语言,就是一次生存的选择。”

    答完记者几个问题,陈默就离开,走回办公室。

    小渔走进办公室,没有多说什么,倒了一杯水递给陈默。她和陈默相处这么久,第一次看见陈默出现那种脸色。

    “是不是以为我生气了?”陈默接过小渔的水杯笑道。

    他还不至于为这些事计价,太掉价了,只是必须站出来警告一些人,不然公司被这些谣言闹得人心涣散。

    “可是你刚才好吓人啊。”小渔说道。

    “我要是笑脸对那些人,他们会以为我们好欺负。人善被人欺,这是你当初教我的,学得快不快?快亲我一下。”

    “想得美,赵姐规定,禁止任何人在公司乱来,想亲,等下班回家吧。”小渔推开陈默的脑袋。

    小渔离开后,陈默转头走向窗边。刚才回应过后,公司外,已经没了记者的踪影。

    “默哥哥,小丑一条发布消息。”墨女的声音突然响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