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

    陈默和小渔正在房间吃着早餐,敲门声就响起,刚开门,赵敏就穿着职业正装走了进来。

    “今天不是休息半天吗?这么穿得这么正式?”陈默打量一眼赵敏,自顾坐回桌子上吃早餐:“要不要一起?”

    “我天生劳碌命。”赵敏开口:“新西兰的大使馆来消息,他们想商谈购买地震仪的事。”

    “这么快?”

    听到这个消息,陈默有点意外。昨天他才对记者说宣布地震仪可出口的消息,现在就来消息说,新西兰想要购买地震仪。

    看得出,新西兰是迫不及地想要地震仪。不过想想也对,这个岛屿国家,位于地震带,每年在地震的损失不小。如果是超级地震的大海啸,恐怕更加恐怖。

    “我来通知你,吃完早餐,要不要一起过去?”赵敏问道。

    “我去干嘛?谈生意的事,有你就够了。让小渔跟你过去,我就不去凑热闹了。”陈默说道。

    “好吧。”赵敏自顾坐在沙发上,静静等待。

    很快,小渔草草吃完早餐换好衣服,就跟着赵敏离开房间。

    麦康看了看时间,又看向门口处。昨天陈默宣布地震仪可以出口,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好消息。

    当天晚上,国内就来消息,让他和行军蚁公司洽谈购买地震仪的事情。

    看到岛国地震海啸的灾难后,新西兰国内的民众人心惶惶。从地理位置上来说,两国有相似之处,都是位于地震带。

    研究人员已给出结论,希库朗伊俯冲带已经被分成三段。如果三段同时断裂,就可能导致0级地震的发生。研究发现,三段确实有断裂现象,从南岛顶部到北部吉斯伯恩海沟很大可能迎来毁灭性的地震。

    地震并不是最可怕的存在,伴随地震出现的海啸,才是最可怕的。

    如果发生毁灭性的地震产生海啸,海啸将在几分钟内到达海岸线,沿海地区将变成一片汪洋,居住的民众,不可能有足够的时间逃生。

    地震仪出现,让他们看到希望。地震提前预警,他们就能获取更多的逃生时间。所以行军蚁公司宣布地震仪对外出口后,国内就通知他联系行军蚁公司。

    正好趁着行军蚁的总裁和老板都在首都,他就立刻联系。

    看到赵敏出现,麦康才松了口气,脸上挂着笑容迎上去:“赵总裁,你好。”

    “你好,麦康大使。”赵敏说道。

    “坐吧,我叫了早餐,一边吃一边聊。”

    麦康右手一带,引着赵敏等人入座。场上的人不多,只有赵敏和小渔,麦康,还有一名女翻译。

    “新闻上,你们老板说,地震仪可以出口了?”麦康直接了当,开门见山。

    “嗯,我们已经完成国内的订单,确实可以出口。”

    “那就太好了。”麦康搓搓手,脸上浮起喜色:“我们确实想要购买地震仪,不过这儿价格方面?能不能低一点。”

    听完女翻译的话,赵敏摇头:“抱歉麦康先生,价格无法再低。五千万美元这个价格,其实并不贵。”

    赵敏的话让麦康脸色抽搐。

    这还不贵?行军蚁公司是明摆着漫天要价,而且他们不得不为此买单。

    “我们订购的数量比较大,也不能低吗?”麦康有点不死心,五千万美元一台,对任何人来说,都不便宜。

    “麦康大使,地震仪不是流水线生产,数量大不代表生产价格会变低。”赵敏说道:“如果你们需要,最好早点下订单,一旦被其他国家先下订单,你们又要等一段时间,价格不会变。”

    “这个价格,贵了一点,降低一点,两千万美元一台,我们可以现在下订单。”麦康豪气说道。

    “抱歉,麦康大使。地震仪不会便宜,卖给你们是五千万美元,卖给美国或者岛国,也是五千万美元。价格不会变,如果你硬要谈价格,只是在浪费我们的时间。”赵敏不急不缓说道。

    “你想想,如果地震预警提前一个小时,能救下多少人?减少多少损失?人命对买地震仪的钱来说,微不足道吗?”

    话一完,包厢内陷入安静,麦康的眼神闪烁不定。赵敏一口咬死价格,铁了心不会降价,他也没办法,不买行军蚁公司的地震仪,再无二家。

    等其他国家研究出来,不知道要猴年马月,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地震是天灾,谁也不知道这种灾难,何时会到来。

    “既然麦康大使需要考虑,那我先回去,还有个会议,考虑好再联系我们。不过要快,今天下午我们就要回滨海市,下次再联系,你要去滨海市找我了。”赵敏说完,带着小渔准备离开。

    “好,期待我们再联系。”

    看着赵敏的背影,麦康眉头紧皱,过了半响,才拿出手机。行军蚁在价格上不做让步,他还必须联系国内才能确定买不买,毕竟交易额太过庞大。

    “总理,行军蚁公司不肯降价,一口咬死五千万美元,没有松口的意思。”

    “这样吗?你先等通知,等有消息我再通知你。”

    陈默正在房间内,看到小渔和赵敏两人进来,才问道:“谈得怎么样?”

    “目前还不清楚,说价格太高还在考虑,不过他们有很强烈的购买意愿。地震仪只有我们有,垄断的好处,就是我们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赵敏笑道。

    “嗯,这一单预计有多少钱?”

    “如果新西兰想覆盖全境,你计算一下,需要多少台?”

    “大概15台。”陈默想了想新西兰的面积说道。

    “加上他们要在海底布置几台,就要将近20台,10亿美元。”赵敏说道:“我们的顾客是一个国家,这种钱,不狠狠赚一把,都对不起地震仪。”

    陈默笑着点头,有钱,他不会嫌多的,而且这些球来得心安理得:“要不要在北京多停留两天,等待新西兰大使的回复?”

    “不用,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考虑好,我们没必要浪费时间等待,还是一样,今天下午的飞机。他们再想谈的时候,应该会主动联系我们。”

    赵敏离开后,陈默也带着小渔出去逛首都,顺便买点东西。当天下午,新西兰依然没有回消息,陈默和赵敏等人,也乘坐预定好的飞机,赶回滨海市。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