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默在店里环顾一周,朝赵燕雨轻轻点头。

    “我需要一枚戒指。”

    “先生是想要求婚戒吧?”赵燕雨引着陈默走向玻璃柜:“这里面,都是我们公司最新款的戒指,每一枚都是精心设计,独一无二的。”

    陈默仔细看着玻璃柜内的戒指,每个戒指的风格都不相同,他脑海里在匹配着小渔适合哪一款。

    小渔跟着他,从来没要求过什么,但他必须给小渔一个答案。他能想到的最惊喜的礼物,就是这个。

    “这枚。”陈默指着一枚戒指说道。

    “先生真有眼光,这枚戒指是Believe系列的典雅款,也是我们这里最好的一枚戒指,寓意无言的信任。”赵燕雨眼前一亮,将戒指拿出来,放到陈默面前。

    陈默接过戒指,仔细打量起来。

    看到他的模样,赵燕雨也紧张起来。戴着口罩,要最贵的戒指,这个必须警惕,很多首饰店发生抢劫事件,都是戴着口罩的人做的。

    “就它了,结账吧。”陈默将戒指递给赵燕雨。

    “先生,您真要买啊?”赵燕雨脸色一喜:“价格是十三万一千四百,你确定吧?”赵燕雨还真怕对方不知道价格反悔,到时候闹出问题,她也有麻烦。

    “买。”陈默将银行卡递给赵燕雨。

    看到黑色的银行卡,赵燕雨瞪大眼睛。拥有这种银行卡,绝对的超级银行的超级贵宾。

    刚才她还怕对方是劫匪,现在想想,多么可笑。

    “我现在给您结账,你还需要其他的首饰吗?比如这边的项链,送给女朋友是最好的选择。”赵燕雨说道。

    “暂时不用了。”陈默摇头道:“我赶时间,你快点。”

    “好。”赵燕雨二话不说,拿着戒指和银行卡去结账。

    五分钟后,陈默才将戒指盒放到外套的口袋里,离开首饰店。

    小渔和李若曦拿着袋子,站在刚才和陈默分开的地方,静静等着陈默出现。

    “你说你家陈默不聪明吧,他发明的东西,让世界为之震撼。你说他聪明吧,和你同居那么久,他连一朵花都没送过给你。刚才提示他,他还是不懂。难道是情商都被智商占领了?”李若曦说道。

    听到李若曦的话,小渔笑着摇头:“可能是他忘了,这样挺好的,至少我能期待,他什么时候会想起送一朵花给我。”小渔笑道。

    “没出息,你该期待,他什么时候送戒指给你。”李若曦想起什么,苦着脸:“我都羡慕你有一个宠你的男朋友。今年过年,我都不太敢回家,一回去,三姑六婆就过来,哎呀,若曦,你还没有男朋友啊?我认识一个小伙子不错,给你介绍要不要?去年还没毕业就这样了,今年不得被口水淹死。”

    看到若曦学得有模有样,小渔扑哧一笑:“那你赶紧去相亲。”

    “老娘单身惯了,”李若曦霸气挺挺胸说道:“二十多年都过来了,没男人还是活得好好的。”

    小渔笑着摇头。

    看到陈默跑回来,两人才迎上去。

    “去哪了?”

    “碰到一个大学同学,多聊了一句。”陈默笑道。

    “走吧,去给你买衣服。”小渔领着陈默,朝最近的男士服装店走去。

    直到晚上,三人才离开商业街。一进入别墅,陈默就脱掉外套,直挺挺躺在沙发上。

    王海放下手机,调头赶回陈默的别墅。在别墅门前徘徊一下,最终下定决心,敲了敲门。

    看到陈默出来,王海迟疑一下说道:“老板,我想请三天假。童语突然病倒了,我想去照顾她三天。”

    对王海突然的请假,陈默有点意外,不过没有阻拦。能让王海这么焦急的人,对他肯定很重要:“去吧。”陈默点头。

    “谢谢老板。”王海朝陈默行了一礼,急忙离开。

    “墨女,你查查这个童语和王海什么关系?”王海离开后,陈默走回书房,对着电脑说道。他从来没见过王海失态,这个童语的身份,让他有点好奇。对跟在自己身边的人,他也有必要多了解了解。

    “默哥哥,你需要的资料找到了。”

    墨女开口说完,三份资料就出现在桌面上,继续介绍。

    “童语是国安局的成员,她有个双胞胎姐姐,叫童言,是女子特战队队员,也是王海的未婚妻。不过,童言在眼镜蛇行动中牺牲了。”

    “眼镜蛇行动?”

    听到这个名词,让陈默耳熟。很快,陈默就恍然大悟。当初他看王海资料的时候,看过眼镜蛇行动。王海就是在那次行动中重伤退役的。

    “是的,需要眼镜蛇行动的资料吗?”墨女说道。

    “不用了。”陈默摇头,这些机密他暂时不感兴趣,不过王海应该藏着一段故事。

    小渔从浴室出来,擦着湿润的头发,往客厅走去。

    只是客厅空无一人,让她有点无奈,估计陈默又躲到书房搞研究了。

    这种事,不是一次两次。

    有时候她都心疼陈默,那么大一个公司,背负的东西肯定很多。因为这样,她才让自己懂事,至少不会在生活方面,给陈默带来烦恼。

    啪!

    刚收拾陈默在沙发上的外套,一个紫色的小盒子掉了出来。看到小盒子,小渔呆住,眼神中带着惊喜和不可置信。

    小渔死死盯着小盒子,心里有点紧张,慢慢地将小盒子拿起。

    通体紫色的小盒子,别样精致,上面的花纹也美轮美奂。轻轻将小盒子打开,一枚白色的钻戒,静静放在盒子里。

    惊喜,甜蜜,激动,各种复杂的情绪揉在一起,她也无法用语言形容此刻的心情。想起和陈默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小渔慢慢伸手过去,生怕看到的是幻觉。

    “喜欢吗?”一双手从背后搂住她的腰,附在她耳边说道。

    熟悉的声音,让小渔不停点头,脸上带着喜悦的泪水:“喜欢。”

    “本来想当新年礼物,送你一个惊喜的,现在你发现了,只能提前送你了。”陈默拿起戒指,附在小渔耳边:“我爱你,嫁给我?”

    “嗯。”小渔又哭又笑,不停点头。她一直在等这句话,今天终于听到了。

    戒指戴上无名指那一刻,小渔才回头抱住陈默:“坏蛋,你说过不让我哭的,你现在弄哭我了。求婚你不送花,没花啊。”

    小渔有些语无伦次。

    “那我安慰我家小渔。”陈默笑着低下头,吻住小渔的嘴唇。

    五分钟后,客厅的沙发上,小渔坐在沙发上,脸上挂着傻笑,呆呆看着手中的戒指,享受着陈默给她吹头发。此时她感觉,她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