鞭炮声由远及近,空气中也弥漫着硝和硫化物的气味,没有太刺激,似在庆祝旧年即将过去。

    村里的除夕日很简单,吃了早饭,贴好春联,也出去走动串串门。不过小渔家,现在却异常热闹。

    “真是一表人才,小渔这姑娘从小懂事,我就说长大有福气,看来是嫁到好人家了。”一个身材有些臃肿的中年大妈说道。

    “何止是有福气啊,是祖上积德。刚才我闺女跟我说,他开大公司的,亿万富翁。”

    “亿万富翁?都见国家领导人了,亿万富翁能见国家领导人吗?”

    ……

    几个妇女围坐在一起,眼神直勾勾看着陈默,不断议论着。说不羡慕是假的,恨不得陈默就是他们的儿子女婿。

    坐在位置上的陈默,一脸无奈。

    现在感觉就像动物园里的熊猫宝宝,被一群人围着看。经历的事多,各种异样的目光都习惯,所以没有太大的心理波动,只是无奈。

    “你好,你是陈默吧?我能和你拍张照吗?”一个女孩拿着手机过来,直勾勾看着陈默,眼神中带着兴奋和崇拜。

    陈默是新一代年轻人的偶像,曝光后,各种新闻铺天盖地,稍微注意手机新闻的人,都能认出陈默。只是没想到,这样一个超级风云人物,就在她眼前。

    这是小渔一个堂叔的女儿,刚才介绍时,陈默记住了。

    “好。”陈默点头答应下来。

    拍完照,女孩离开,紧接着又有两个女孩一脸兴奋跑过来,几个男的也兴冲冲地走了过来。

    都拍了一张照片后,陈默才松一口气。

    今天大年三十,晚上陈默就要带着小渔离开,回家过新年。知道小渔有个非常优秀,非常有钱的男朋友,不少邻居亲戚朋友,都来到小渔家拜访,想见见老何家的女婿,就有了现在的阵势。

    陈默敢肯定,这里面什么三姑三婶都在这里。还好院子够大,能坐下不少人。不过陈默有种当动物被人参观的感觉。

    躲回房间里也不礼貌,只能坐在这里,陪着旁边还不懂事的邻居家的小孩玩游戏。

    “小渔,你男朋友是行军蚁公司的老板吧?”

    大厅里,一个中年妇女笑着开口,她的打扮有些华丽,烫染着卷发,珠光宝气,更像一个贵妇。lv包放在最显眼的位置,生怕别人看不见。

    “能不能让他给你哥,安排一个公司部门经理或者副总裁的职位?”

    “还真敢说,那我不是能当总裁?”旁边削着苹果的小蛮嘀咕,声音仅仅只能被旁边的人听到。

    旁边的小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眼前这个女人,是父亲的表妹。小渔也是首次看见这个表姑,甚至连她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这种情况,她从来没遇见。没想到带着陈默回来,会招来这种人。

    “姑姑,公司有用人制度的,需要面试,不能随便安排。”小渔说道。

    中年贵妇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你男朋友是公司老板,你是什么总裁助理,难道你们不能直接给他安排的一个工作吗?”

    “我是总裁助理没这个权利,用人的事,由人事部和总裁决定,这些事我不能插手,陈默他也不管这些事。”

    小渔尽量用委婉的话拒绝,她知道赵姐的脾气,无论是谁,都不可能走后门,她也不会这么做,公司是陈默的,她不可能让陈默为难。

    “他就一句话的事?有那么难吗?”中年贵妇语气带着不耐。

    何正华脸色非常不好,这个表妹因为嫁给一个有钱人,平常极少和他们这些普通的亲戚来往,一副暴发户的嘴脸,不会多看他们这些穷亲戚一眼。

    自从她嫁人之后,双方根本就没来往,谈不上亲情。

    如果不是这次过来,他都不会想起这个表妹。现在要是出去叫陈默,耽误自己女儿,那才麻烦。

    “这个忙,我们帮不了。”何正华开口:“你家不是开公司吗?让小侄在公司里帮忙不就行了吗?”

    “都是亲戚,这种小忙也不愿意帮吗?”

    中年贵妇的声音有点大,让坐在院子里的人,也能听见。众人当即好奇地望向窗口,不过陈默在场,他们也不好太明显。

    陈默自然也听到里面的声音,朝院子里的邻居打了一个招呼,走了进去。

    屋里的争论也停下来,陈默进来,何正华和王兰眼神担忧,中年贵妇却是一脸欣喜。

    “陈先生,你好。”中年贵妇起身,朝陈默打了一个招呼,刚才的不耐烟消云散,满脸堆着笑容。

    “你好。”

    陈默微微一笑,在小渔身边坐了下去。

    “陈默……”小渔给了陈默一个眼神。

    “没事。”陈默拍拍小渔的手背,还她一个安心的笑容。

    何正华和王兰离开座位走出去。这时候,他们不在场,陈默也不会太为难,而且外面还有其他邻居亲戚要招呼。

    “陈先生,你真是一表人才。有没有兴趣去我家坐坐?我女儿一直都想见你。”中年贵妇打量着陈默。

    “谢谢您好意,我今天要回去了,没时间。”陈默摇头说道。

    “那就下次。”

    中年贵妇没有不耐,反而是谄媚的笑容。

    “小渔他有个哥哥,想换工作环境,你看能不能让他进入你的公司,担任主管什么的,毕竟亲人更能信任,更放心。”

    “我们公司,没有开后门的先例,不过你过来找我帮忙也不是不行。”陈默安慰一下旁边有些焦急的小渔。

    这话让贵妇脸色一喜:“陈先生,我就知道你人很好。”

    “你儿子有管理经验吧?我们公司,准备在非洲开拓市场,那边很缺人手。我很看重那边的市场,派一般人过去,我不太信任,刚好可以让他过去,自己人我也放心。”

    这话让贵妇的笑容僵住。

    非洲?

    那么远?

    从小娇生惯养的儿子,不可能扛得住那种环境。而且她听说非洲那边很乱,去那里发生什么三长两短,她也无能为力。

    “怎么了?”陈默问道。

    “我儿子外语不好,不能在国内吗?”贵妇为难说道。

    “外语可以去那边再学,没人天生会,而且也有翻译。学一门外语好啊,可真得好好学。”陈默煞有其事地点头。

    旁边的小蛮憋着笑,差点将嘴里的苹果喷出来。小渔也想笑,却不敢笑。

    “你打电话让他现在过来,我安排他进入非洲分公司,年后就可以入职。”陈默拿起电话。

    “暂时不用。”贵妇急忙阻止陈默:“我回去问问他的意见,再回复你。能给你的电话号码给我吗?”

    “可以。”

    贵妇拿到陈默的电话号码,才满心欢喜离开。

    “姐夫你想学外语吗?”旁边的小蛮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不想。”陈默看了一眼小渔,当即摇头。

    何正华和王兰在中年贵妇走后,也走了进来:“小默,你现在赶紧回家。”

    “爸,怎么啦?”老爸的语气似乎在赶人,小渔也有些担心问道。

    “我是怕他们家其他人又过来,你那两个表叔都是什么人,我很清楚,不然又要小默为难。小默,你带小渔回去过新年,你们的事,我答应了,以后好好照顾小渔。”何正华对陈默说道。

    谁家没有几个奇葩亲戚?

    邻居乡亲,大家都认识了解,村里人也淳朴,只是羡慕羡慕,茶前饭后的议论,偶尔相互攀比自家孩子的工作和成绩,但不会有什么过分的要求。

    像刚才,他不发脾气已经算好的,什么要求都敢开口。果然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于是乎,陈默和小渔几乎是被父母撵出家门。坐在车里,陈默和小渔还是一脸无语。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