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车。

    陈默看着窗外没有尽头车龙,满脸无奈。今晚是不能回到家了,这个除夕夜,恐怕要在外面过了。

    坐了几个小时的车还塞在路上,小渔已累倒在陈默的怀里,正睡得香甜。

    现在是晚上十点,车龙还没有动太快的意思。

    “黑鹰,今晚不回去了,先找个酒店住一晚。”陈默压低声音,生怕吵醒怀里的小渔。

    坐在驾驶座的黑鹰,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目光有些迷离,带着些许伤感。听到陈默的话,黑鹰才回过神。

    “好。”

    黑鹰打一下方向盘,往靠边的车道慢慢驶过去。

    “有心事?”陈默感觉到黑鹰的情绪低落。

    “今天是两个战友的忌日,有些感慨。”黑鹰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在陈默怀里的小渔,尽量压低声音:“这繁华安定的背后,是很多人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有些故事,普通人永远也不会知道。”

    “我能听听吗?”

    陈默用衣服掩住小渔的耳朵,生怕两人的对话将她吵醒。

    黑鹰想了想开口。

    “去年除夕,我们接到一个特殊任务,那是我们队伍退役前最后一次任务,和王海的未婚妻所在的队伍一起行动。他们已经定了结婚的日子,就在元宵节,任务结束回来就举行婚礼。那次任务,虽然成功完成,不过却牺牲了两名战友,就在除夕日。”

    黑鹰轻声说着,这些话憋着,他心里也难受。

    “王海的未婚妻,就倒在他眼前。经历魔鬼训练都没吭声的王海,在那一刻崩溃。之后的一个月里,王海整个人颓废,喝酒度日。”

    黑鹰的声音充满感慨。

    “现在国内很安稳,但暗地里的斗争从来未停止。只是普通人并不知道,很多人每天都在用生命守护着,才有这份安定。”

    他的话,让陈默回想起当初看到的王海的资料。黑鹰说的特殊行动,应该就是眼镜蛇行动。

    陈默只能轻叹。

    车很快就转出车龙,朝不远处的酒店开过去。

    一夜无话。

    第二天清晨,趁着路上没太多的车,陈默和小渔早早起床赶回家。

    小渔有点紧张,被陈默牵着的手,手心已经出汗,紧紧跟着陈默往一个豪华小区走进去。

    现在她的脑子里在打架,进家门该怎么称呼陈默的父母。以前是女朋友,可以叫叔叔阿姨,现在身份不同了。

    一直走到家门,陈母笑着迎了出来,小渔才回过神来。

    “妈。”

    小渔脱口而出,空气静止两秒。喊出这个称呼时,陈默愣了一下,小渔也呆住。

    “…阿…阿姨。”小渔手足无措地改口。

    “你都戴上戒指了,不用叫阿姨了。”陈母看着小渔手中的戒指笑道。

    “妈。”小渔有点紧张,生涩地开口。

    “诶。”陈母脸上的笑容化开,应了一声,仿佛年轻十岁:“来,闺女,快进来。”陈母忽略陈默,拉着小渔的手,走进屋里。

    “爸。”

    看到沙发上的陈父,小渔迟疑一下,开口叫道,随即看向陈默吐了吐舌头。

    “诶,好好好,回来就好。”

    听到小渔的称呼,陈父脸上带着惊喜的笑容,认定这个儿媳妇了。

    “来,这是妈给你的新年红包。”陈母还没等小渔站定,就拿出一个红包,塞到她手里。

    “钱不多,图个吉利,想买什么,让小默给你买。家里没什么传家的东西,昨天我和小默爸去买了一双玉手镯,也是给你的,你戴上试试。”

    说着拿出盒子,交给小渔。

    “谢谢妈。”

    小渔心里有些感动,第三次称呼自然不少,不像开始那么生涩。

    “这是爸给你的新年红包。”陈父也拿出一个红包,递给小渔。

    “谢谢爸。”小渔接过红包说道。

    “嗯,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不用太拘束。”陈父笑着说道。

    “我的红包呢?”陈默郁闷说道。

    “你昨天下午就出发,晚上就该到家,你不带小渔早点回来,红包也要晚点。”陈母没好气说道。

    “塞车啊。”

    陈默一脸无奈,有媳妇不要儿子了,他都不知道该如何描述此刻的心情。转头就看见小渔拿着两个红包向他炫耀。

    两人放好行李,稍微休息,就一起离开,去你姨家过年。两家人少,每年新年,都会去一家一起过年,人多热闹。

    去年珍姨家过来,今年过去。

    珍姨家就在他们家隔壁,当初陈默让父亲买房时,送了一套给珍姨家。两家都是大户型,近三千万一套,装修和家具都齐全。

    这个小区环境好,安保好,两家现在都搬过来,相互有照应,平常经常走动,父母在家,也不会没人聊天。

    “珍姨,叔叔,新年快乐。”小渔一进门,就开口。

    “诶,小默和小渔都回来了。”

    珍姨看到小渔后,脸上带着欣喜。对小渔这个懂事的女孩,她是非常喜欢,所以当初才要介绍给陈默。

    “菜刚刚好,快进来,一边吃饭一边说。”

    “这是我和你珍姨给你的新年红包。”张扬拿出两个红包递给小渔。

    “谢谢叔叔。”小渔接过红包笑道。

    “哥,小渔嫂子。”看到两人后,张欣欣急忙跑了过来:“新年快乐,哥,我的红包呢?”

    陈默拿出一个红包给欣欣:“今年放假,怎么不去我们那里。”

    “怕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我去了,被你们虐狗,我还要当那么大的灯泡,才不要去。”欣欣嘻嘻一笑,毫不客气地收好红包。

    七人入座,和往年不同,今年的饭桌上多了一个人,就是小渔。小渔已经没有开始那么紧张,现在正在适应角色。得到陈默家人一致的认可和祝福,这才是她最幸运的事。

    “小默,你们两个得抓紧点。你爸妈在家念叨着抱孙子的事呢。小渔,你什么意见?”张扬打趣笑道。

    “我听陈默的。”

    小渔脸皮本来就有点薄,被张扬这么问,脸色微微发红,应了一声,自顾给陈父和张扬倒酒。

    “这个事不急,二十多年都等了,爸妈不介意多等两年的。”陈默说道。

    “谁说我不急,我恨不得今年就能抱孙子。”陈母开口道。

    “哥,大姨拆你台了,你和小渔嫂子赶紧生个大胖小子,我要当姑姑。”

    欣欣的话,让场上的人都笑了。

    团圆饭在温暖的气氛中吃完,吃完饭,两家人才离开家,出去逛街。现在的广场和花市都很热闹,人山人海,处处是新年的喜庆。

    不少人都是陪着家人出来,脸上都带着笑容。难得陪家人一次,陈默牵着小渔的手,静静跟在老爸老妈身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