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默坐在别墅的书房里,看到屏幕内正在格斗的两个机器人,哭笑不得,他的猜测是正确的。

    这群人真有想法。

    机器人才出来没多久,居然利用机器人的规则,进行机器人格斗。

    他设计的妖姬机器人中,内核程序有机器人四大定律,限定机器人无法攻击伤害人类。但没想到,这群人居然找到机器人的规则破绽,来举行机器人格斗。

    只需要机器人的主人下命令,没有违背第零定律和第一定律的情况下,机器人必须服从主人的命令。

    机器人的主人让他们打机器人,还真要执行。

    而第三定律限定机器人要自保,攻击与防守的双重效果下,就有机器人格斗的事。

    他现在明白为什么机器人的数据被删除过,就是怕他们在维修的时候,发现这些秘密。或者说,机器人在进行比赛后,就会被要求删除当天的数据。

    陈默敲着桌子,脑子里飞快闪过各种应对的方法。

    有了这个苗头,除非将程序修改,否则无法杜绝机器人格斗的事。这群吃饱没事做的人,想法是多。

    “视频保存好。”

    这是自由会所地下室的监控视频,只有私人会所的主人和会所最核心的几人知道,是为了时刻了解地下会所发生的事设立的,一般结束后,视频就会删除。

    只是他们都没想到,有人能不知不觉入侵他们的电脑。

    人工智能在软体网络中无处不在,这是人工智能最可怕的地方。所以对网络世界来说,墨女就是上帝。这也是陈默不敢让墨女曝光的原因。

    “好的,要不要公开视频?”

    “别公开。”陈默说道:“公开也无法杜绝这种事发生,只会越来越多。等完事后,将视频匿名发给东海市公安局吧。公不公开视频,由他们决定,这不是我们该管的事。”

    “我在自由会所的老板电脑中,还发现一个加密文件,里面有其他的视频。”墨女说道。

    “放出来,我看看。”陈默说道。

    “啊~好爽~不要…不要~停。”

    销魂的声音响彻书房,陈默感觉气氛凝固。因为在书房门口,小渔拿着端着水杯,眼神羞赧,进来也不是,离开也不是,目光不敢直视陈默的眼睛。

    “关掉!关掉!”

    陈默看着小渔的模样,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这个……”

    陈默干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事实就在眼前,一切的解释,都变得苍白无力。更深层的东西,还不能解释。

    “你喝点水,别…太累了,我…我去洗澡。”小渔红着脸,支支吾吾开口,将水杯放下,逃跑般离开。

    “我怀疑你是不是开启了腹黑模式,专门来坑我的。”陈默盯着电脑,满脸郁闷,在想着等等该怎么跟小渔解释。

    “默哥哥,墨女现在是乖巧模式。”

    墨女还是一副稚嫩的声音,让陈默一脸无奈:“乖巧还坑我,要是腹黑,不得将我往死里坑。”

    “关闭视频的声音,我看看这些视频的主人公。”陈默坐回位置上。

    “这些视频的主人公,包括富商,纨绔子弟,娱乐圈的明星,还有名媛等各个领域的人,都是外界有头有脸的人。其中还有一些特殊交易的录音。”

    墨女每播放一个视频,就标记一个人物,弹出简单的身份资料。这些资料,就是一个人物的黑历史,如果用来要挟这些有头有脸的人,肯定捏到蛇的七寸。

    拔萝卜带出泥。

    不过陈默没有兴趣理会别人不甘寂寞的闲事。这个世界很多事情,都很黑暗,只是普通人接触不到而已。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这些看不到的黑暗,陈默见了也不是一次两次,管这些事,根本管不完。

    “将带毒的交易录音和视频打包,发给东海市公安局吧,匿名发送。”

    将这边的事搞定,陈默才走回房间。

    小渔带着湿淋淋的头发,穿着吊带睡裙从浴室里出来,看到陈默后,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双腮飘红,走到沙发上打开电视坐好。

    陈默熟练地找到风筒走过去,刚才想了好一会,还是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来解释。

    “小渔。”想了老半天,直到头发吹干,陈默才开口。

    “嗯。”

    “刚才的事……是个误会,那个视频我也不知道内容让墨女给打开的”陈默轻轻将小渔抱在怀里。

    小渔笑着摇头:“这种小事,不用给我解释,我没那么容易生气,只是刚才有点突然。”

    陈默哭笑不得:“不解释不行啊,怕你误会。”

    “才不会误会,你又不是没看过,多看一次而已。”小渔靠在陈默的怀里,脸色有点红润。

    陈默捂着脸,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感觉形象崩塌了。”

    小渔抬头看了一眼陈默,轻轻地笑起来:“没崩塌,你永远都是为我遮风挡雨的骑士。”

    “好的,我最爱的公主。”陈默笑道。

    ……

    关于行军蚁公司机器人质量的问题,出现不少文章的描述,图文并茂。时不时有机器人的主人跳出来,愤怒职责行军蚁智能机器人的质量。

    智能机器人使用过程中出现电池爆炸!

    机器人摔一跤就故障。

    这种言论一浪接着一浪,行军蚁还是一贯的作风,对这些事保持缄默。

    “赵姐,昨天又送回两台机器人维修。”小渔将资料交给赵敏。

    “怎么又有?”赵敏眉头紧皱,这段时间,平均每天都有两台,质量风波让他们烦不胜烦:“他怎么说?”

    “他说关于机器人质量的问题,不用再理会,送回来就维修。送回来,都是非正常损坏,维修不是免费的。”小渔向赵敏汇报说道。

    “非正常损坏?他没说损坏的原因?”赵敏问道。

    这段时间经常有机器人维修的问题,现在的质量问题闹得不可开交。机器人业务的销售团队,现在麻烦不断。

    “没有,他说质量没问题,将公开说机器人有问题的几个人,加入公司的黑名单中,他们的机器人,全额退款给他们。”小渔说道:“还说,机器人损坏的原因,很快就会知道。”

    “这样吗?”赵敏稍微思索,随之点头。

    陈默都这样说,她只能选择相信。

    在她眼中,陈默就像一个未卜先知的人,从来没见过陈默出现紧迫感,似乎后果早已经在他的掌握之中。

    这么久以来,她没见过陈默出错,可怕得像非正常人类,所以陈默也是她最后的支柱。

    “朱莉,给那几个人全额退款,顺便将他们加入公司的黑名单。”赵敏拿起电话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