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一个个箱子的零件从仓库被抬出来,冯达海脸上得意。箱子装载完成后,冯达海才开口。

    “陈默呢?他怎么没来?”

    李丹妮黑着脸,祸不单行,家业大了,什么破事都有。

    在滨海市,只要思维正常的人,绝对不会过来找行军蚁公司的不自在。这个时候质检局过来,很大可能就是过来找茬的。

    不过对方有正规手续,他们也不可能阻拦,只能配合。

    “产品的事,由我负责?”李丹妮说道。

    “带我去见见陈默,我想和他聊聊。”冯达海得意说道。

    “老板没时间。”

    李丹妮没多看冯达海一眼,将心思放在事务的处理上。这种人见过不少,就是一个靠家里的二世主。

    “没时间?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的意思,是不想让质检通过了吗?”冯达海说道。

    李丹妮深深看了一眼冯达海,拿起手机。

    一路上,看到行军蚁公司的装饰,冯达海暗暗羡慕。这就是富得流油行军蚁公司,国内最富有的公司,行军蚁认第一,没人敢认第二。在机器人的带领下,冯达海进入陈默的办公室。

    “找我有事?”陈默脸色平静,看不出喜怒。

    “我过来是和你谈一笔交易的。”冯达海也收敛起来:“关于质检的事,我能让你们公司的质检通过。”

    “哦?据我所知,你好像不是机关人员。”陈默不紧不慢说道。

    “我不是,不过我叔叔,刚好是你们省质检的副手冯建飞。”冯达海说道:“只要我叔叔说一声,你们的检查就能通过。”

    “这么厉害?”陈默有点‘惊讶’。

    “这个交易很简单,五千万。”冯达海伸出一只手掌,脸上带着自得之色。

    “哦。”

    陈默微笑看着冯达海,示意他继续。

    “五千万对你来说,是九牛一毛,也就是十个机器人的事,不然质检不过,进入整改阶段,你们的损失有点大。而且五千万也不是给我的,给我叔叔的。我叔叔一句话,质量检查很容易就过了。”

    “我们公司的产品,质量没问题,自然不怕质检。你的条件,我不答应呢?”陈默说道。

    “不答应就不只是机器人的质检,还有手机,电脑等,都要检查一遍,到时候你别哭。”

    “随便。”陈默不紧不慢说道。

    看到陈默无所谓的模样,冯达海一口气吊起来,感觉一拳打空:“好,那我们走着瞧,等着机器人停产整顿吧。”

    冯达海丢下一句话,怒气冲冲离开陈默的办公室。输了钱让他不爽,行军蚁公司加他进入黑名单,也让他不爽。没想到扳回一城,来陈默这里,还是碰壁。

    “墨女,刚才的视频都录下来了吗?”陈默说道:“联系姚逸。”

    姚逸正坐在办公室,审批这文件。这段时间以来,滨海市的经济增长速度,已经成为省内的领头羊。

    增长的背后,行军蚁有不少功劳,再有就是滨海大湾区的建设,让投资者看到滨海市的潜力。

    现在行军蚁公司,是滨海市的明星企业。不少优惠政策支持行军蚁公司的崛起,他想将行军蚁公司打造成为滨海市的一个新名片。高新技术的名片,以此来吸引国内的高端人才过来。

    智慧城市也在规划,未来将滨海市打造成为全国的标杆城市。相信在这种发展速度下,在他的任内,完全可能将滨海市打造成为一个一线城市。

    “先生,陈默来电。”口袋蝴蝶眼手机的智能助手忽然响起。

    “接通。”

    姚逸拿起手机。在他印象中,陈默从来不会主动联系他,有什么事,都是赵敏接触他,陈默主动打电话过来,倒是非常意外。

    “陈总,你这个大忙人,也会主动联系我,难得啊。”

    “不联系不行,最近的麻烦事一大堆,本来公司的事,都是赵敏管的,但这件事,就偏偏落在我身上。”陈默说道。

    “能让你烦恼的事,肯定很麻烦。”

    姚逸心思百转,在想着陈默可能说的问题。毕竟在他这里,没有后门可以开。要是陈默想让他开后门,他该想的是怎么拒绝。

    “姚书记,你在电脑前吧?”

    陈默没想到那么多,直接打开邮箱,将墨女录下的视频放到文件夹压缩。

    “刚好在处理点事。”姚逸说道。

    “我发个视频给你,你看看。”

    视频?

    姚逸收到邮件提示后,电脑陈默发送过来的文件。没一会,姚逸的脸色黑下来。

    “这些事我本来想放到网络上,但怕影响不好,所以提前联系你,姚书记应该有办法解决吧?毕竟质检局的人,刚从我们公司拿走一批样品。正常的质检,我们公司绝对会全力配合,生产合格产品,也是我们公司的责任。只是我不想这里面闹出什么不开心的事。”

    “放心,质检局那边,我会让他们公平测试,给你一个公平公正的答案。”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陈默平静说道。

    “不过关于这个视频,我会处理。你也不要公布出去。毕竟这个冯建飞,也不确定他有没有参与,不能凭他这个所谓侄子就确信,以免造成不良影响,冤枉好人。视频我会亲手交给省纪,让他们查查,具体答案,调查清楚,我会告诉你。”

    姚逸语气严肃,行军蚁公司不是普通的公司,这种事情被陈默曝光,再加上陈默事实就是在被质检局检查,后果更加严重,搞不好他们威信都会受损。

    他现在很想骂人,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说的就是这些垃圾。

    所以在上任之初,他就处理一群纨绔二代,在滨海市的普通民众内建立威信,也迅速增加市民对他们的好感。要是这视频曝光,估计他这些年的经营就泡汤了。

    “好的,等你的好消息。有机会,我再去拜访书记。”陈默说道。

    “好,期待你的光临。”客套几句后,姚逸才挂断手机。

    坐下来,将视频看了两遍,又查了查冯建飞的身份,才黑着脸拨通一个号码。

    没事去招惹行军蚁公司,这人不是脑残就是白痴。今年第一个坑叔事件就要出现,在他辖内出现这种事,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事。

    现在还在他眼皮底下玩这个,简直找死。

    要是因为这些破事,将行军蚁公司逼走,去其他城市发展,他就要拿刀砍人。只要陈默说有迁移公司总部地址的意向,其他城市绝对会用最大的优惠政策,吸引行军蚁过去。

    这么大规模的顶尖高新技术企业,到任何一个城市,都是香饽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