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

    两个月,不长不短。

    机器人风波过后,人们开始适应机器人的存在。

    在所有进口机器人的国家中,沙特的适应最为快速。因为在沙特,有智能机器人公民的案例,所以进口智能机器人后,迅速适应,并成为沙特的智能机器人公民。

    除了美国,岛国外,很多欧洲国家都进口机器人来作为研究。对外界来说,这是一个新兴的市场,许多国家,都希望能够分下一杯羹。

    对行军蚁公司来说,智能机器人这个市场,几乎是一片空白,所以在人工智能技术没有突破的情况下,想和行军蚁公司竞争机器人市场,几乎不可能。所以目前为止,机器人这一块,只是行军蚁公司在玩单机游戏。

    林舒抬头看着行军蚁公司的总部,犹豫许久,才走向园区的大门。

    陈默从江南市离开时说的话,历历在目。等她上大学之后,就能进入行军蚁公司工作。现在高考已经完成,她也该来行军蚁公司一趟。

    她有些紧张,行军蚁公司还会不会要她,毕竟她只是一个刚毕业的高中生。而且那件事已经过了半年多,陈默还会不会记得她这个小人物都不一定。

    “女士?请问您找谁?”刚到门口,林舒就被门口的安保人员拦住。

    “我想来你们公司应聘。”林舒支支吾吾说道。

    现在的她,就像一张空白的白纸,根本没接触社会的经验,面对这种情况,不免有些紧张。

    “应聘?”那名安保人员上下打量着林舒,一脸疑惑。林舒目光纯净,背着一个书包,明显就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而且穿着太过朴素,根本不像是应聘的人:“你叫什么名字?”

    “林舒。”林舒如实说道:“树林的林,舒心的舒。”

    安保人员拿起耳麦,让人开始核对,得到回应后才看向林舒:“抱歉,公司没有关于你的面试通知。你可以通过网络邮箱投简历,或者邮寄简历到公司邮箱,收到公司的面试信息,再过来。”

    平常总部园区的安保非常严密,非本公司员工,想要进入总部园区的大门,必须经过严格的核对。避免一些无关人员混入公司,给公司的工作带来困扰。

    林舒急起来,她不是没投过简历,不过刚毕业的高中生,没有工作经验。这种简历投过来,全部都是泥牛入海,根本不可能被录用。

    所以她才选择亲自过来,可没想到,进入行军蚁公司都这么难。

    “我会汉字编程语言,陈默先生说,让我考上大学后,来行军蚁公司工作的。”林舒不得不搬出最后的杀手锏。如果这样回去,她不可能踏入行军蚁公司一步。

    “老板?你认识老板?”安保人员严肃起来,涉及到陈默的事,他们都必须认真对待。

    “见过一次,他让来公司工作的。”林舒说道。

    “请稍等。”安保人员再次拿起耳麦,开始确认,没一分钟,再次看向林舒:“你可以进去了,刷身份证进入。”安保人员指了指旁边的机器。

    外来人员,都要经过身份核对,特别是两个多月前,赵敏下了升级安保工作的指令后,园区的安全工作,更加严格。来访的非本公司人员,都要经过人工智能的人脸识别登记,才能进入公司。

    “那栋最高的楼,就是总部办公所在地。”安保人员指着蚁巢总部说道。

    “谢谢。”林舒按照安保人员的话,刷了身份证进入园区。

    园区内很大,非常干净,不过因为园区投入使用没多久,大树的枝叶没长开,所以绿化方面显得有些薄弱,但建筑都是崭新的现代气息。

    她在新闻上见过行军蚁公司,没想到今天亲眼见到,心情不免有些激动。平复心情后,林舒才走向蚁巢大楼。

    刚走近大门,一架机器人就走到林舒的身边:“林舒小姐,您请跟我来。”

    “哦……哦!”林舒呆呆看着机器人,脑袋在努力适应。网络上她见过机器人,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认识我?”

    “老板说直接带你去见他。”智能机器人领着林舒朝电梯走去。

    “老板?”

    林舒脸上惊喜,神色有点激动,亦步亦趋地跟在机器人身后。在行军蚁公司,能被称为老板的人,只有一个,就是那个无数次出现在自己脑海的那个人。没想到过了大半年,那个人还记得她。

    一路上,不少人都看向林舒,对林舒的身份有些好奇。林舒衣着太过朴素,脸蛋稚气未脱,怎么看都不像是工作人员,更不像是谈生意的。

    电梯上到顶楼停下那一刻,林舒激动地脸腮红润,心跳加速。经过几道大门后,终于进入陈默的办公区。

    看到陈默,林舒眼神中带着激动,感激,崇拜,尊敬甚至还有更复杂的情愫。就是这个男人,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在她人生陷入绝望中时,给了她光明。

    “陈…陈默先生。”林舒泪光闪动,朝陈默深深鞠了一躬。

    “过来坐吧,不用拘束。”陈默微微一笑,领着林舒在沙发上坐下:“想喝什么?咖啡还是茶?”

    “我…我不用喝。”林舒非常紧张地坐在陈默对面:“我来是想在行军蚁公司工作的,按照当初的约定,我考上大学,就来您公司兼职工作。”

    陈默一笑:“你弟弟的病好了吗?”

    “好了,手术非常顺利,康复也很好。现在和爷爷在家,九月份就能上学了。”林舒说道。

    “钱够用吗?”陈默递给林舒一杯茶。

    林舒有点手忙脚乱地接过陈默递过来的茶,心情激动。

    “钱够用,弟弟手术费加疗养费,一共花了二十万,现在完全康复了。剩下的钱,修缮了一下爷爷的屋子,还有供弟弟以后上学。欠您的钱,我一定会还给您的,您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林舒低着头,不敢直视陈默的目光。

    “那些钱,是买你软件的钱,你不欠我什么,反而是我赚了不少钱。”陈默说道:“考上大学了?”

    “高考完了,我报了滨海大学。没有意外的话,应该能上,以后我希望能在您公司工作来报答您,我不用工资的。”林舒抬头看了一眼陈默,又低下头,手掌捏着衣角,指节发白。

    “你不用报答我,走吧。”陈默站起来说道。

    “陈默先生,如果不是您从警察局把我救出来,我现在可能在监狱里,弟弟也没钱治病,爷爷也会伤心。我只想报答您,您不要赶我走。我这半年来,每天都有学汉字编程语言和计算机技术。”

    林舒跪在陈默身后,泪眼朦胧地看着他,眼神中带着慌乱,生怕陈默赶她走。

    “可能你理解错我的意思了,我没赶你走。”陈默无奈地看着林舒,叹了口气:“我说的走,是跟着我,去你工作的部门报到,快点起来。”

    最后四个字不容置疑,吓得林舒立刻站起来,忍住泪水。

    “擦干眼泪,不然让那些员工以为我欺负你,那我的名声就坏了。”陈默说道。

    “哦,好。”林舒急忙擦干眼泪。

    陈默离开办公室,林舒也跟在他后面。看着陈默的背影,林舒眼神中依然夹杂着崇拜,尊敬和点点复杂的情绪。om,。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