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

    陈默端着酒杯坐在沙发上,时不时有人过来攀谈,递给他名片。自我介绍和双方交谈,讲的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废话。

    这种应酬,陈默也不是第一次参与。有人打招呼,就举杯致意,不能深谈,做做样子还是有必要的。

    不知不觉中,轻慢的音乐停下,换成舞曲。场面也热闹起来,众人开始寻找舞伴,进入舞池就跟着音乐起舞。

    这种交际性的酒会,除了宴会之外,就是舞会。

    舞会让人更加近距离的交流接触,和宴会相比,舞会的方式更加丰富自由。没有酒杯之间那种仅限于语言的交流,舞会能让人更多地进行肢体上的接触,拉近双方的距离感。

    肢体上的接触,会让双方更乐意去交换一些彼此的讯息。

    “陈先生,不去邀请心仪的舞伴跳舞吗?”

    这种场合,一般是男士主动邀请女士跳舞,看到陈默迟迟没有动静,徐妍心无奈,只能主动过来。

    “我不太会跳舞,跳不好,去邀请别人跳,出错就尴尬了。”陈默耸耸肩说道。

    “原来是这样。”徐妍心笑起来,眼神中泛着异样的神采:“没想到还有陈先生不会的东西。”

    陈默说道:“我也不是万能的。”

    “那我有机会,邀请你跳一支舞吗?出错也没事。”徐妍心瞥到其他女人蠢蠢欲动,主动发出邀请。

    陈默没有拒绝,既然来了这种场合,就要尊重这种场合的礼仪。他不主动邀请,但徐妍心的话说到这种份上,他也不好拒绝。

    其他女人看到这一幕,眼神都带着羡慕嫉妒之色。

    陈默是她们梦寐以求的对象,现在被人捷足先登,而且对手还是优秀到无可挑剔的徐妍心,让她们感觉机会更加渺茫。

    徐妍心美眸看着咫尺之间的陈默,嘴角浮起微微的弧度。父亲让她过来,她是不太愿意的。得知对方是陈默后,徐妍心才过来一趟。

    经过刚才的观察,她对陈默渐渐有了一丝兴趣。

    陈默气度非常沉稳,平和,说话也带着随性与洒脱的轻松感,不刻意去装绅士。这种感觉,和她以前遇见的男人都不相同。

    以前很多男人,在她面前都摆出很礼貌,很绅士的模样。也许是陈默没有出身豪门,所以他身上并没有豪门子弟的风度翩翩,更多的是一种随性,这点很吸引她。

    徐妍心的手就搭在陈默的肩上,两人的脸距离很近,她能清晰看到陈默脸上的每一个细节。沉着,平静,还有陈默此刻的神情很认真。

    只是动作有点刻板僵硬,像一个完完全全的新手。看来陈默真是一个不会跳舞的人。

    她不知道,陈默此时正在想着步伐和步骤。

    现在所有的动作,都是他凭着强大的记忆,还有旁边的人的动作来模仿的,完全没有自然性可言,非常死板。

    还好只是简单的步法,不然陈默还真不可能完成。

    其他人看到这一幕,心里也感叹,看向徐家麟的眼神,多了一丝佩服,居然舍得用自己的女儿去接近陈默。

    现在陈默是新贵,很多人都想接近,但陈默很少参加应酬,一般人没机会接触。今晚好不容易有个机会,被徐家麟抢先了,让他们心头暗恨。搭上陈默这个潜力无限的新星,他们的未来,肯定有希望比肩徐氏集团。

    远处正在关注两人的徐家麟,眼中流露出满意之色。

    他自认为自己的女儿足够优秀,拿下陈默不是问题。下一刻,徐家麟的嘴角微微上翘,将手中的酒水一饮而尽。

    陈默专注于适应舞步,对其他人的目光和反应没放在心上。对他而言,只是一场普通的应酬。

    “陈先生,其实这种场合,不用专注于跳舞,跳得好不好都是其次。交谊舞的主要性质,还是交朋友。”徐妍心说道:“我冒昧问一下,陈先生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呵呵,……”

    陈默刚想开口,就被一道声音打断。

    “徐家麟,我要让你后悔一辈子。”

    一道充满恨意的声音,打破整个大厅和谐的气氛。所有人都被这道声音惊住,看向声音的来源。只见一个女人,拿着一把餐刀,朝徐妍心的后心冲过来。

    “小心。”

    陈默脸色微微一变,来不及多想,将徐妍心往怀里一带,侧身抬脚,结实地扫在女人的手臂上。

    女人闷哼一声,身体失去平衡,狠狠摔在地上,场面一片混乱。

    “去死吧。”

    女人抓着餐刀,再次从地上爬起来,不顾一切朝徐妍心冲了过来,至少没靠近,就被陈默一脚踢飞。

    “抓人啊,你们是不是傻啊?”

    徐家麟的怒吼声,惊醒众人,场上的安保人员,朝女人冲过去,将她死死按在地上。

    “徐家麟,你不得好……”

    女人的话没说完,就被安保人员捂着嘴巴,动弹不得。

    从开始到结束,整个过程,不到半分钟。很多人甚至都还没看清楚发生什么事。

    将女人制服后,众人才看向陈默,眼神惊奇。刚才陈默出手两次,将徐妍心护住,他们都没想到,这位风云人物,居然还有这么好的身手。

    连被陈默护在背后的徐妍心,此时也惊魂不定。她也没想到,会突然发生这种事。在看向陈默的目光,眼神中多了一丝神采。

    众多富人的保镖,也早已经出现在大厅内,认真地看着周围,王海也已经出现在陈默身边。

    “小妍,没事吧?”徐家麟走到徐妍心身边,脸色非常难看。

    “没事,还好有陈先生救了我。”徐妍心说道。

    “谢谢你,陈总。”徐家麟感激说道:“这次对亏有你,否则小女就危险了。”

    “举手之劳而已。”陈默看向被安保人员按在地上的女人:“她是谁?”

    “这个女人,是我的秘书,今天我早上让她离职了,可能因为这事怀恨在心,以我的名义混进来的。没想到养了条白眼狼,让大家见笑了。”徐家麟黑着脸,旋即看向地上的女人:“先带她下去,别坏了大家的兴致。”

    女人被带下去,大厅的音乐再次响起,仿佛什么事都发生过。

    只是不可能当做没发生,他们清楚地看到,陈默出脚两次,救下徐妍心,那种身手非常快,完全是练过的。

    如果陈默不出手,众人绝对不知道,沉稳平和的陈默,居然身手了得,这才是真正的深藏不漏。

    众人看向陈默的目光,完全不同,特别是那些富家女孩,看向陈默的目光,都带着小星星,刚才帅气的两脚,她们全部记忆犹新。

    “刚才真是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恐怕我就危险了。”徐妍心再次走向陈默,郑重道谢。

    “没事。”陈默轻轻摇头。

    还好平时会锻炼,潜能开发后的实力没有荒废,那个女人也没练过,所以被他轻易制止。走回沙发上坐下,陈默开始思索刚才的细节。刚才的事,他感觉有点怪,又说不出来哪里怪。

    没多久,陈默就起身离开会场,发生这种事,他也没兴致继续留在这里。om,。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