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

    李成之也没想到陈默会说出这种合作条件,这个条件,几乎摆明了说要将技术送给他们。

    对他们来说,这绝对是一份大礼。

    这种技术,按照他们的研发消耗,至少要花费几十亿甚至更多的研发经费,更重要的是,研发的时间周期和人员投入,这才是重点,金钱买不来的。

    陈默现在轻飘飘一句话,几乎是将技术送给他们。

    一剂药一万利润,这个利润,对这种技术来说,等同于白菜价。李成之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你们提供药物生产设备,研发人员和原材料,一个单位的药,我们收取技术费一万,不过先说明,这是税后的。”陈默再次开口确认:“我是这个想法,如果能给我们公司其他产品一些政策上的优惠,我更加的乐意了。”

    “你的条件,我会回去和上面说。”

    李成之深深看了陈默一眼,哪怕他见多识广,依然搞不懂这个年轻人在想什么。将这种技术给他们,甚至能让他怀疑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企图。不过想想也不可能,除非陈默不要命,否则不可能会打什么歪主意。

    “陈默兄弟,那些药剂,能不能多给几剂,研究所的研究人员说要进一步实验,需要一些药剂。”李成之开口。

    “当然可以,不过这一次可不是无偿的。我没有量产,成本很贵的,十万一支,你要多少支?”陈默笑道。

    李成之点头,没有说什么。陈默已经给他们那么大的好处,他们不可能连这点钱也不愿意出:“五十支吧,足够这段时间的实验,不够再联系你。”

    拿到检测报告后,伍冰就曾告诉他,希望他能够多拿一些药剂回去,进一步临床检测。她很想知道,这个药剂,技术到底有多成熟。

    碍于药剂的量和时间,她没办法深入研究,若有多一些药剂,她肯定能够测试,这个药剂,技术到底有多成熟。

    “没有五十支。”陈默摇头。

    这玩意,提纯才是麻烦中的麻烦,他实验室内,可没有储存那么多。在他看来,药剂已经可以使用,根本没必要制造太多来放着,因为没用。

    “最多给你二十支。”

    李成之想了想点头:“也行吧。”

    和陈默简单聊了一些事,李成之就用保险箱装着药剂,离开行军蚁公司。他需要马上回去,向上面传达的陈默的意思。

    “你这样做生意,可是会赔的裤衩都没有的。”

    李成之走后,赵敏才开口。刚才李成之在场,她也不好说什么。现在李成之离开,她也能畅所欲言。

    “那个东西,本来就赚不了钱。”陈默看着李成之离开的方向:“你认为那种药剂,可能上市吗?”

    赵敏摇头。

    这种药物牵扯重大,具有战略意义。哪怕是技术非常成熟,也不可能上市,只能在军队内部消化。而且军队内还不可能大规模使用,只能小批量用于特殊部队和人员。

    毕竟这种药物泄露出去,就是将底牌暴露。国内藏拙的做法,绝对不会将药剂公开。

    “不能上市,你认为,一年能生产多少支药剂?一万或者十万支?哪怕我加价五倍,甚至十倍,能赚多少钱?不上市,根本没太多的钱赚。”陈默说道:“还不如象征性拿一点点,就当送个顺水人情。”

    “那你不直接送给他们得了。”赵敏说道。

    陈默摇头一笑:“白送就没意思了,不符合我们商人的本质。象征性地收取一些技术费,至少不会他们以为,行军蚁公司的技术,会随便送给他们,又能收一个人情,也算一举两得。难道下次合作也送吗?这是不可能的。”

    听到陈默的话,赵敏才点头。

    她以商人的角度去看问题,追求利益,反而陷入死胡同内。陈默从一开始,就不打算在这项技术上获取太多利益,给上面留下一个好印象,以后还有很多机会。

    赵敏离开陈默的办公室,开始处理公司的事务,陈默躺回沙发上进入创业小项目,开始搜罗对他现在有用的基础技术。

    下班后,陈默就和小渔一起离开公司。超市内,陈默推着购物车,慢慢逛着,小渔也跟在陈默身边,时不时停下来,看看蔬菜,非常惬意。

    “最近工作多不多?”陈默问道。

    “工作当然多,不过现在公司采用的是智能办公,效率很高很快。很多东西,比如数据计算,或者文案之类的东西,做起来很快。赵姐让我处理一些项目的预算和数据核对,刚好能忙得过来,偶尔有点时间偷偷懒喝杯茶。”小渔笑道。

    “嗯,别太累就行。”陈默点头说道。

    小渔在家里,什么都不做,他也无所谓。不过他不会强迫小渔呆在家里当金丝雀,小渔也不愿意当金丝雀。

    一个人闲在家里,只会彻底废掉。

    而且小渔想工作,他也不可能去剥夺小渔的选择,只要别太累就行。他不需要小渔有多优秀多能干,只需要平平凡凡便可以。

    “今晚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买完蔬菜,小渔就挽着陈默的手,朝肉类区域走过去。

    “这个还用问,吃海鲜,最好是吃鱼。”陈默戏谑说道。

    听到陈默的话,小渔眼眸含水,脸腮羞红,轻啐一口:“不正经。”

    “怎么不正经了?去买条鱼,今晚吃烤鱼,然后买些螃蟹和小龙虾,看电视的时候边吃边看。”陈默说道:“留最小的那条鱼,当夜宵。”

    “你就这点出息。”小渔羞赧说道。

    “呦呵,居然抢我台词。”陈默咧嘴一笑:“对吃鱼这件事,我确实只有那点出息。”

    “坏蛋,让你吃个够。”

    知道自己被调戏,小渔红着脸白了他一眼,挽着他的手臂,朝海鲜区走去。

    “什么坏蛋啊,这叫享受生活。”陈默嘿嘿一笑:“吃鱼都不行吗?今晚要麻辣的。”

    “你还有花样了。别在这里说,回家再说。”小渔脸红如霞。

    “怕什么,别人又不知道什么意思,吃鱼而已。”陈默还没说完,腰部软肉吃疼,吸了一口冷气,急忙闭嘴。

    “再说不让你吃了。”

    小渔娇嗔一声,将脸转向别处,不过脸上的红润,依然没有褪去。虽然已经是陈默的人,但谈到这个问题时,脸皮薄,还是会有点羞涩。

    去到海鲜区,将所有食材购买完毕,陈默才拎着满满两大袋的战利品,赶回别墅。om,。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