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默完全没想到,伍冰会来他这里,而且是大晚上。此时的她,穿着休闲装,看起来并没有往常那么严肃,气质多了一丝活力。

    伍冰进来后,陈默找出一个杯子,给她倒了一杯开水。

    大厅里,陈默和伍冰面向而坐,气氛有点尴尬。

    他和伍冰总共才见过两次,说起来并不算熟悉。不过接下来的研究,两人可能要接触。

    “是不是我不请自来,唐突了?”伍冰开口笑道。

    “没。”陈默笑着摇头:“美女过来串门,欢迎之至。伍小姐不会无缘无故来这里找我吧?”

    “不行吗?”

    “行。”

    陈默苦笑,也没说什么。

    两人再次陷入僵局,不知道该聊些什么。伍冰也不着急,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陈默,似乎想将他看穿。

    面对伍冰侵略的目光,陈默浑身不自在。

    大晚上,被一个女人肆无忌惮地打量,而且又是共处一室,难免让人想入非非。

    “潜能药剂的开发,你除了在小白鼠和兔子身上做过试验,还在其他动物身上做过试验吗?比如说,人体?”

    伍冰终于问出自己心头疑惑的问题。

    这段时间,她每天都会去查看试验猴子的状态。目前还没有副作用,除了身体骨骼和肌肉的变化,猴子的免疫力也比普通猴子大高很多,身体素质大大提升。

    按照正常药物研发,动物身上做试验,到了这种程度,证明药物接近成熟,可以在人体上临床试验。

    潜能药剂出现以后,她第一次做试验就成功。第一次试药就成功,没有任何副作用,不需要改进的药物极少,几乎没有。

    可事实就在眼前。

    这是‘沉默因子’的作用。

    不过她不相信,陈默仅仅是在动物身上试验,就能发现这种物质,能开发潜能。

    当初在行军蚁公司,她不方便提出这个问题。因为当时并没有确定合作,她如果犯了陈默的禁忌,惹恼陈默,合作取消,她的麻烦就大了。

    现在确定合作,今天陈默刚好过来,又住在她旁边,所以她决定问问。

    “这段日子,我们每天都在研究药剂。但只限于对动物和细胞的研究。这就给我们造就一个难题,就是药剂对大脑的作用。比如记忆力,学习能力,理解能力等。这种药剂,我们不确定,它对脑部有没有开发作用。”

    伍冰直勾勾盯着陈默,眼神中带着期待。

    “伍院士不会是在想,我用了这种药剂,才会变得这么聪明吧?”陈默不紧不慢说道。

    伍冰微微一笑:“要听实话吗?”

    “当然。”

    “我确实是这么想的。”

    伍冰没有隐瞒,这段时间她确实再想这个问题。

    陈默会不会是因为使用这种药剂,让他变得这么聪明。如果是这样,那就恐怖了。

    这种疑惑,只是猜测,不可能当着第三人的面说出来。所以这次陈默住在她旁边,才会壮着胆子过来。

    陈默摇头失笑,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的嗅觉很厉害,居然有这种想法。

    他是第一个用潜能药剂的,确实能够开发脑域,不过效果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强大。

    他拥有的‘超级大脑’除了创业小项目现成的技术外,有两次开发,一次是刚得到创业小项目时,第二次是从【见习】升级到【科技学徒】阶段。

    潜能药剂对他的脑域开发很有限,因为这只是低级药剂。

    看到陈默的模样,伍冰急忙解释:“陈先生,我没别的意思。作为一名研究人员,我只是习惯性问出我心中的疑惑,因为潜能药剂太完美了。”

    “你想知道答案?”陈默不紧不慢说道。

    从他将选择将药剂拿出来那一刻,就已经想到这一步。

    “确实想。”伍冰点头:“我可以保证,无论你的答案是什么,都不会从我的嘴里被第三个人知道。”

    “我凭什么相信你呢?”陈默继续问道。

    对啊,凭什么?

    这个问题一时难住伍冰,忽然想到什么,伍冰脸色一红。大不了……

    伍冰并没有化妆的习惯,此时眼神含羞,脸颊红润的模样,被陈默看在眼里。

    这种状态,陈默可没少见,想了想,当即有了转移注意力的点子:“你不会在想,你当我女朋友,献身给我,让我告诉你答案吧?”

    “谁要当你女朋友了,谁要献身,你电影看多了。”

    伍冰仿佛被踩到尾巴的猫,一下子炸毛。急忙辩解,脸红如血。刚才那么一刻,确实有闪过这个念头。

    陈默条件几乎完美,反正她也没男朋友,如果可以也不错,试着相处。

    只是没想到,刚冒出来,就被陈默看穿。看穿也罢,你不说出来,她也不知道被看穿。

    现在说出来,让她羞赧至极。

    “那我就放心了。”陈默吐了一口气。被这么一说,伍冰在刚才的问题的注意力被转移不少。

    “你什么意思,是不是感觉我这样想,吓到你了,我条件不好?”伍冰没好气说道。不过陈默如释负重的模样,让她闪过一丝莫名的失落。

    第一次接触,以为陈默是豪门公子哥,她无感。但第二次知道陈默的身份后,她确实产生一丝好感。同样是研究人员,有共同话题,也比以后不知道叔叔给她安排什么不了解的人相亲好。

    陈默眼皮一跳,心头苦笑,估计是被自己说中了,转而摸摸鼻子。

    “没这个意思。告诉你答案也无所谓,你也知道,随便进行人体临床试验这种事,可是犯法的。我不会拿别人的身体健康来冒险。因为事关重大,所以才选择和你们合作,进行下一步的研究。”

    意识到刚才的失态,伍冰急忙整理情绪:“我刚才问题可能冒犯,很抱歉。”

    “没冒犯,是人都有这种疑问,人太优秀了没办法。”陈默笑了笑。

    此话一出,找来伍冰的白眼。她也没想到,这个国内传说般的年轻人,居然还有这么自恋的一面。

    不过被这么一闹,伍冰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

    再过不久,就能进行临床试验,到时候就能知道,这个药剂,对人体脑域的影响有多大。

    天南地北聊了一些东西,伍冰才离开陈默的房子,赶回自己的小公寓内。

    第二天一早,吃完早餐后,陈默就跟着李成之,赶往研究院。他来这里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潜能药剂的临床试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