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们的实验猴,22号。”

    伍冰指着透明玻璃箱内,正在玩着玩具的猴子介绍。在她旁边,是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的陈默。

    李成之将陈默带来生科研究所后,就让伍冰带着陈默进来。

    伍冰作为实验项目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又和陈默熟悉,作为向导,最合适不过。

    陈默仔细看着玻璃箱内的猴子,眼神平淡。实验成功,这一切都在意料之中,没有任何意外。

    “这次作为实验猴,一共5只,22号到26号。26号为正常组。”

    伍冰将这段时间收集的资料递给陈默。

    今天早上过来,她已经听说,陈默将药剂的配方和技术交给他们,所以作为回报,这段时间,研究院的试验数据和资料,也要给陈默看一遍。

    现在,陈默也是他们研发团队的一员。

    “5只实验体,每一只实验体都身体健康,并未出现任何病变。4只实验体的体细胞,免疫细胞和生殖细胞的活性,都比正常体的高出两倍,都非常正常。而且实验体的力气也很大,咬合力也很强……”

    伍冰就像解说员一样,给陈默介绍情况。旁边的研发人员不敢插话,静静看着陈默。

    年轻的助手,特别是女研究人员,眼睛几乎都带着小星星。他们也是今天早上才知道,这种药剂的发明者,就是陈默。

    场上的人,除了几个年轻的博士生助手,其他大都是四十多以上的中老年人,他们活了大半辈子,第一次对一个年轻人服气,真的感觉自己大半辈子,都白活了。

    因为他们都知道,按照试验数据,‘沉默因子’确实能够增强人的体质。

    这种特殊的因子,居然被陈默发现。虽然科学研究需要灵感和运气,但他们不认为这是陈默的运气造就的,因为陈默的实力就摆在那里。

    人工智能专家,新材料专家,地震仪发明者,现在由多了一个潜能药剂的开发者,一系列的头衔,是他们可望而不可及的。

    当别人的成就,他们触手可及时,就会羡慕和嫉妒,而当别人望尘莫及时,只能惊叹和追捧。陈默的成就,已经让人望尘莫及。

    实验结果都在意料之中,将资料翻了一遍,陈默才将文件夹递回给伍冰。

    “不仔细看一下吗?”伍冰问道。

    “够仔细了,都会背了。”陈默笑道。他的‘超级大脑’,除了可怕的理解力,还有过目不忘的记忆力。这些资料,很多都是专业知识,他有看过,再认真看一遍数据,已经记住了。

    伍冰摇头,权当陈默开玩笑,也没说什么。

    看他们的模样,陈默知道他们不信,会心笑了笑,没有解释,和伍冰肩并肩进入实验室。

    今天是来研究所的第一天,属于熟悉环境的日子。

    其他实验,有助手和其他组去做,临床试验没开始,陈默暂时不需要参与,只需要先适应研究所的环境。

    在研究所逛了一圈,见了研究所的所长和生命科学团队的研发人员,直到中午,才和伍冰一起离开研究所。

    因为试验的志愿者还没召集过来,伍冰暂时也没太多的事需要研究。

    这种潜能药物在目前看来,已经很完美。具体其他问题,等人体试验后,发现问题才能改进,否则她再研究,也不知道该研究什么。

    “伍院士,陈院士好。”

    路上,但凡看到两人的工作人员,都会热情打招呼,眼神也有点暧昧。

    两人的身份根本不用介绍,现在整个生命科学研究院都知道,毕竟这不是秘密。

    一个工程院最年轻的女院士伍冰,一个是工程院最年轻的院士陈默。而且陈默身份特殊,是整个华夏,最杰出的天才科学家,伍冰也是双料博士。在他们看来,这两人简直就是金童玉女,郎才女貌。

    每每遇到打招呼的,伍冰和陈默两人都会微笑回应。经过安全检查,确认没问题,两人才走出研究所的大门。

    “今天中午我请你吃饭,顺便当导游,带你游览一遍首都吧,尽一下地主之谊,也算是我第一次见你的不礼貌,还有昨晚唐突的赔罪。”

    伍冰微笑看着陈默。

    “嘿,有美女当导游,还能白吃白喝,这种条件,拒绝的人肯定是傻,我明显不傻。”

    陈默摊摊手,和伍冰肩并肩走出去。

    两人没有发现,在他们身后不远处,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看着两人的背影,眼神闪过一丝嫉妒,拳头轻轻握了握。

    刚走到研究所大门,一男一女两人就出现在陈默面前。

    女的剪着短发,英姿飒爽。男的皮肤黝黑,看模样,身手不赖,一双虎目炯炯有神。

    “陈院士,李教官让我们当您的临时司机,您需要去哪里,可以跟我们说。”女的开口,语气带着尊敬。这是他们这次的任务,在首都要保护的对象。

    “怎么是你们,王海呢?”陈默问道。

    “陈先生,您的保镖,不能随便出入研究所和小区,所以有些不方便,李教官和他交涉,让我们过来了。”男的急忙解释。

    陈默点头,自然明白。虽然王海是退役军人,但也不可能随便出入这些地方。换人保护,确实方便,这两人不是司机,而是李成之派来保护他的保镖。

    “还有免费司机,这种小日子让我乐不思滨海啊。带路吧,导游女士。”陈默看向伍冰笑道。

    “好的。”

    伍冰也不是笨蛋,自然明白两人是作为安保人员的存在,也不排斥,毕竟陈默的身份太过特殊,这种安排也是为他好。

    看到两人进入保镖的车,在远处路上看到这一幕的女工作人员嘀咕起来:“你说陈默这么厉害,会不会像电视剧里面说的一样,有什么奇遇,或者像电影一样,吃了什么药,大脑经过开发?”

    “别乱说,这不可能好吗?电影看多了你,不过还是不要随便乱说比较好。”

    似乎意识到这种议论不妥,旁边的另一名女工作人员没说完立刻结束话题,讪讪没有说下去。随便议论院士,特别是像陈默这种特殊人员,要是被发现,他们的金饭碗就要丢了,严重的还有牢狱之灾。

    “今天中午想吃什么?”另一名女研究员也意识到这些不好,没有继续说下去,急忙转移话题。

    “我也在纠结,最近在减肥,不敢吃太油腻的。”

    两人都识趣,没有继续讨论刚才的话题。

    两女走远,并没看到,在他们身后不远处,戴着眼镜的年轻人,黑框眼镜下的目光,闪烁不定。

    远远看着陈默和伍冰登上车离开,年轻人眼神带着嫉妒和不爽,神情有些愤愤,似乎下定决心,年轻人嘴唇抿起,朝宿舍方向快步离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