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崇信拿着注射器的手有些不自然,眼角余光瞥了瞥病房的摄像头,脸色不动。

    走到病床边,沈崇信开始给志愿者找血管。准备就绪,才伸手拿起盘子里早已准备好的注射器。

    弯腰瞬间,身体微微一转,拿着注射器的手一缩,从衣袖中掉出一支装着橙色液体的注射器,他手中的注射器,也被丢入衣袖之内。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似乎练过无数遍。如果有魔术师看见他的动作,肯定会惊讶,这是魔术师惯用的调换手段。

    两支注射器一模一样,站在病床不远处的众人,并没有注意到,注射器已经被调包。

    没有被发现,沈崇信脸色微微放松,嘴角浮起一丝笑容,完成注射,他将注射器放回盘子里。

    剩下的两名志愿者,沈崇信并没有任何动作,规规矩矩完成注射。做完这一切,沈崇信回到研发团队中,仿佛没事人一般,和众人一起等待。

    众人也没有任何怀疑,注意力都在志愿者身上。

    佘歌躺在床上,仔细体验着身体的变化。

    他不知道和他一起的志愿者的变化,不过他的身体并没有出现任何症状,不痛不痒,也没有不舒服,和平常没有什么两样。

    刚开始他还有点紧张药物的试验,但现在,药物试验,并没有感觉任何变化,这倒是让他意外。

    试验开始之前,他被告知,药物已经成功在一个人身上试验,让他们放心。因为药物起作用,身体和精神会出现疲劳感。

    现在没有那种疲劳感。

    “难道这些药物没用?”佘歌在心里想着。

    “怎么回事?”

    佘歌身上的异常情况,立刻引起众人的关注。

    其他两名志愿者,因为药剂作用,已经沉睡过去,然而最右边的佘歌,依然精神抖擞,并没有睡过去的模样。

    伍冰快速走到佘歌身边,在佘歌的身上摸了几下,眉头皱起:“你感觉有什么不舒服吗?”

    “没有。”佘歌摇头。

    “没有感觉很累很困?或者其他什么状况?”伍冰继续问道。

    其他两人,和上次的试验一样,药物作用后就睡过去,但佘歌却没有睡过去,这个例外,让一众人的心提了起来。主要的几人都围过来,仔细查看情况。

    一旦试验出现问题,他们必须第一时间找到问题所在。

    “没有,想往常一样,没感觉到任何问题。”

    佘歌继续摇头。

    “这就奇怪了。”

    伍冰眉头紧蹙,又看了看其他两名志愿者。

    两人已经睡过去,佘歌是第一个被注射的,正常的话,没理由像没事人一样。

    “现在先观察一下,让人给他做一次简单的体检,等测试结束后,体检出来,再下结论。”

    不清楚状况,就必须等药效结束,体检结果出来,看数据的变化,才能确定哪里出现问题。

    佘歌的身上没有出现副作用,倒是让伍冰放心不少。没有副作用,其他的都好说,哪怕这次药物没有作用也无所谓。

    如果出现副作用,他们就要暂停实验了。

    众人心里有点忐忑,又有些担心。这是第一次出现问题,虽然目前反应出来的东西还不大,但确实出现问题,他们不得不担心。

    等待的时间有点长,对研发人员来说,就是一种煎熬。没过五分钟,就会查看一次佘歌的身体状况,确定没问题,才会放心。

    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两个多小时,两名沉睡过去的志愿者,药效过去后,慢慢苏醒。

    “他的数据,变化不大。”一名负责仪器数据检测的人员说道:“其他两人,都有不小的变化。”

    他说的人,自然就是佘歌。

    听到这里,所有人脸色出现微微的变化。

    出现问题了?

    “立刻安排他们体检,先检查他们的身体状况。”伍冰说道。

    负责体检的研发人员叫上安保人员,将三人带离病房,前往体检。数据反应的只是最初步的状况,有没有作用,体检结果出来,才能确定。

    三人被推出去体检后,研究团队的人,也跟了上去。这是试验出现问题,他们必须随时跟进,以便解决问题。

    整个研究团队,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三名志愿者身上,等待着体检结果。

    在众人将目光放在三个志愿者身上时,沈崇信目光微微闪动:“我去一趟厕所,有事的话,帮我说说,两分钟后回来。”

    沈崇信和旁边的刘丽雯打了一个招呼,转身离开。

    进入厕所后,沈崇信吐了一口气,急忙将袖子内的注射器拿出来。看着细长的注射器,沈崇信眼中带着一丝迟疑和期待,忍不住舔舔嘴唇。

    犹豫十秒,沈崇信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笔,将药剂注入笔芯之内。

    做好这一切,沈崇信才收起笔,将注射器折断丢入马桶内。确认冲掉后,才带着微微的笑容,离开厕所。

    试验好像出现问题,众人的注意力都在三个志愿者身上,等待体检结果,并未察觉到沈崇信的异常。

    看着正在小声议论的队员,沈崇信轻轻一笑,心也放回肚子里。

    “现在什么情况?”沈崇信附在刘丽雯耳边轻声问道。

    “体检还没结束,还要等一下。”刘丽雯轻轻摇头。

    三名志愿者身上,并未出现过敏等症状,这让他们放松不少。药剂已经注射完成,现在已经在作用时期。

    沈崇信应了一声,眼角的余光瞥向站在伍冰身边,一脸淡定的陈默。

    陈默心有所感,刚转头,沈崇信早已经收回目光。眉头微微一皱,也没在意什么,将目光放在检测设备上。

    他来这里参与试验,是主要的人员之一。

    因为技术是他开发的,他最熟悉这个药剂,一旦试验出现问题,他能第一时间知道哪里出问题。

    这几天就给研发人员演示药剂的合成和提纯。

    现在是第二次测试,这次如果成功,还需要第三次测试,甚至更多的试验,因为技术未知,研究院这边不得不小心谨慎。

    第三次测试没问题,研究院这边自己提纯的药剂也没问题后,他就会回滨海市,其余的东西都交给研究院这边完成。

    对这次出现的状况,他并不担心。

    他得到的技术已经标明,这种药剂并没有副作用,所以他不担心药剂出现问题。

    两个小时后,对三人的体检全部结束,三名志愿者的体检报告,也出现在几名主要的研发负责人手中。

    3号,4号细胞活性提高,骨骼密度提高,力量和速度都有提高。但是让他们感觉到问题的是,2号志愿者,身体无任何明显变化。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