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生命科学研究院内,每名研究人员的脸色都非常凝重,都在仔细看着志愿者的体检报告,特别是2号志愿者的报告。

    昨天的试验,有一个志愿者无变化,虽然有两人成功,但对这次试验来说,并不算成功。

    体检报告出来后,让他们其中不少人昨晚睡不好。

    今天一早过来,他们就被告知,第三期的试验,也被推迟,等必要的时候,才能开始进行。

    昨天只是在讨论,今天必须将实践结合到一起。

    2号志愿者的体质问题或者是身体抗药性问题,都在测试的范围之内。特别是药剂技术的瑕疵问题,更是在他们的重点寻找范围之中。

    “好了,这次讨论就到这,你们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测试药剂的问题。发现不足的地方,记得第一时间提出来。”

    丁建文作为小组的带头人,直接下了散会的令。

    试验出现问题,他是最担心的人之一。为了谨慎起见,也是他让第三期试验推迟,先仔细观察已成功试验的志愿者身体变化,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毕竟志愿者可是特殊人员,他们有必要将危险系数降到最低。

    研究团队散会后,陈默和伍冰一起离开。

    “你在想什么?”伍冰打断陈默的思索。

    今天早上过来,陈默就没说过几句话,一直都在思考,刚才的小组讨论,他也不插话,有点反常。

    “去将昨天的试验用品和注射器取来吧。”陈默说道。

    “你要这个干嘛?”

    伍冰眉头一皱,见陈默只是笑而不语,她也无奈,随陈默一起离开。他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等下再问他就行。

    刚走出实验室,一个人影就出现在两人面前,来人正是沈崇信。

    沈崇信挺着腰身,目光炯炯有神,头发梳起,露出额头,看上去非常精神。和昨天完全换了一个人,身体的气质,也出现很大的变化,白色大褂掩盖不住身上散发出来的浓浓的自信。

    伍冰眼神诧异地看着沈崇信,一夜之间,变化这么大,倒是让人意外。和她一起认识的沈崇信,很大的不同。

    “一晚不见,沈工变帅了。”陈默看到沈崇信的模样,目光微微闪动,轻轻笑了笑。

    “谢谢。”沈崇信朝陈默点点头。

    “沈工,有事吗?”伍冰疑惑问道。

    “没有,只是想问问你,这个周末有没有空,我想请你吃个饭。”沈崇信看了一眼陈默,随后将目光放在伍冰身上。

    “现在是工作时间,这个问题,下班再说吧,现在说不合适。”伍冰笑着说道:“我们现在要准备实验,没事的话,我们先走了。”

    看着两人进入一个房间后,沈崇信露出思索之色,下一刻瞳孔一缩,快速跟了上去。

    沈崇信没有跟上去,而是在不远处的角落里徘徊,目光死死盯着房间的大门。

    看到两人走出来,沈崇信想也不想,直接走过去,进入房间。

    “你要这些东西干嘛?”看着陈默取回来的昨天的试验用品,伍冰开口问道。

    “刚才我听了你们的讨论和意见,过了一个晚上,昨天下午到今天早上,你们的问题,还是局限在昨天讨论的问题上。”陈默开口。

    “什么意思?”伍冰眉头一皱。

    “你们都是在讨论,志愿者的体质,抗药性,还有就是药剂技术不成熟,造成的失败,没有跳出这几个问题之外来进行讨论。”

    伍冰脸色一滞,仔细想想,确实是这样。

    无论昨天下午,还是今天早上,他们确定的问题方向,都是这几个方面,并没有跳出这个范围的束缚。

    可是这和取昨天试验的一次性用品有什么关系?

    想不明白,伍冰只能开口:“你这个想法,刚才讨论的时候不说出来。还有,你的想法,和取这些一次性用品有什么关系?”

    “我有个疑惑没有印证,所以没有告诉你。我是药剂的开发者,对药剂最了解,四个人试验,三个人成功,说明药剂没问题。”

    “可是有一例没起作用的,严格来说,算是失败。”

    “失败?”陈默慎重摇摇头:“失败不一定是技术问题。你有没有想过,药剂搞错的问题?”

    “药剂搞错?不可能。”伍冰想也没想,直接否定:“三支药剂,同一时间取的,搞错也应该是三支一起搞错。而且实验室内,还有药剂残余的备份标号,昨天拿备份的去检验了,没问题。”

    “备份的不是注射进入志愿者体内的药剂,注射器内残留的,肯定是注射进入志愿者体内的。”陈默有些深意说道。

    听到陈默的话,伍冰迟疑起来。她从心里确认,药剂肯定不会搞错,只是陈默笃定的语气,让她疑惑。

    忽然明白陈默的意思,伍冰瞳孔一缩。

    “你的意思是,有人在药剂上动手脚,药剂在中途被人调包了?”

    伍冰被自己的想法给吓到,不过说出来,她立刻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他们想都不敢想的问题。

    怪不得陈默说他们的想法局限,没将所有可能考虑进入。他们这里虽然是特殊地方,可这种地方,并不是彻底地干干净净,否则也不可能发生一些泄密事件。

    “这是我昨天晚上想到的问题,还没验证,等我验证后就知道了。”

    陈默取出二号志愿者使用的那支注射器,眼睛眯了起来。紧接着,用棉签给残余的药剂取样。

    “我也来吧。”伍冰神色凝重。

    不得不说,陈默的想法,还真存在一定道理。一旦是真的,那后果就严重了。

    二十分钟后,看到试验结果,陈默脸色难看,伍冰的脸色也很苍白。

    被陈默说对了。

    2号志愿者被注射的药剂是假的,不是潜能药剂,是生理盐水。怪不得没有任何变化,原来药剂是生理盐水,真的已经被人调包。

    带着怒火,伍冰脸色难看到极点,带着一份报告,和陈默一起离开实验室。

    两人刚离开实验室没多久,沈崇信就进入实验室内。看到实验的试管,还有分析仪器的结果,沈崇信脸色大变,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他最担心的事,发生了。

    没有多想,沈崇信直接离开实验室,朝研究院外面跑去。

    伍冰和陈默直接找到丁建文,将报告放在丁建文面前。团队内出现内鬼,药剂在昨天已经被掉包,他们现在才发现,如果是他国特工的内奸,后果不堪设想。

    “你们两人怎么啦?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丁建文看到两人的脸色不好,眉头一皱,拿起报告。

    “用在2号志愿者的药剂是假的,经过检查发现,药剂是生理盐水加了色素,不是潜能药剂。”伍冰冷冷说道。

    “什么?”丁建文拍案而起,身体不稳,再次倒在椅子上,差点晕死过去,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脸色苍白说道:“立刻召集团队所有成员,通知李教官。”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