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成之脸色极度不好,他没想到,居然出现这种问题。按照陈默和伍冰的信息,备份药剂没问题,注射药剂是假的,这就说明,药剂被调包。

    这是一件很严重的事,研发团队内部出现问题了。

    四个人在办公室内,只有陈默坐在沙发上,神色平静。伍冰,丁建文和李成之,脸色都阴沉如水。

    没一会,一名身材魁梧的男人走了进来,附在李成之耳边低语。

    李成之的脸彻底黑了下来。

    “李教官,怎么了吗?”丁建文一颗心提了起来。

    “现在研发团队的人都在会议室,沈崇信跑了。”李成之沉声说道:“已经通知安全部门追捕。”

    沈崇信跑了?

    这个消息,让丁建文身体在颤抖,两眼发暗。

    潜能药剂被人调包,本以为还需要调查一段时间,没想到这么明显。还没公布,就听到消息,望风而逃了。

    “怪不得。”伍冰气得直哆嗦。

    “怎么啦?”李成之问道。

    “刚才还看到他,变化不小。现在看来,可能是使用潜能药剂产生的变化。”伍冰将志愿者测试的变化和沈崇信的变化集合起来,越想可能性越大。

    “现在打算怎么办?”丁建文问道。

    “暂时不用告诉团队的人,还不确定是否有其他人员参与,还要调查。你就说,沈崇信职务调整,去其他地方了。”李成之说道。

    “好。”丁建文深深吸了一口气,轻轻点头。

    伍冰也点头。

    发生这种事,若宣布出去,对成员的信心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

    “我现在去和团队的人宣布沈崇信调职的消息。”丁建文黑着脸站起来,和伍冰一起离开办公室。

    李成之去处理药剂被调包的事,陈默也离开研究所,赶回公寓。

    药剂被调包的事,研发团队内没几个人知道。除了他们几人,其他人都被蒙在鼓里。

    这并不是什么大喜事,更多的算是一个丑闻,不可能泄露出去。

    没多久,安全部门就从沈崇信的房间内,找到剩余的潜能药剂。这个发现,让安全部门,对沈崇信的追捕,达到最高级别。

    在首都这个地方,一旦确认身份,根本不可能逃出安全部门的手掌心,况且一发现,就下令追捕,沈崇信根本无法逃离太远。

    当天中午,逃跑三个小时的沈崇信,被在前往津市的高速公路上,被抓捕归案。

    陈默正在公寓内看着电脑,整理全息技术。

    他手中的笔记本,就是他无聊时,开发出来的属于他个人的笔记本。全部电路,都是常温超导体制作,可以说这是世界上运行最快的笔记本。

    这台小小的笔记本,性能堪比几台工程级电脑。

    正在他整理消化着全息技术时,门铃声响起。刚打开门,就看到李成之从容的面孔。

    “抓到了?”陈默倒了一杯茶递给李成之。

    “抓到了,已经确认,是他调包的,在他公寓,找到剩余的一点药剂。他用了魔术的手段,试药的时候,在所有研究人员的眼皮底下,将药剂的注射器调换,最后将药剂注入笔芯中带出去,他的手臂上还有针痕,经过检查,身体有被开发潜能的痕迹。不得不说,他很大胆。如果不是你,恐怕这次还真有可能被瞒过去了。”李成之说道。

    药剂的备份没问题,一旦那些一次性的试验仪器被销毁,原因也无从查起,最后结论也只能定性为技术原因的失败,真相也将埋藏起来。

    而且至于更严重的后果,谁也说不准。

    技术泄露后,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沈崇信的不幸,就是试验仪器没来得及被销毁,就被发现真相了。他是不得不逃,接触药剂的人本来就不多,而且他已经使用药剂,经不起调查。一旦调查,很容易就发现他,到时候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在我们眼皮底下调包?确实胆大。”陈默说道:“什么原因让他这么疯狂?”

    “和你有一点关系。”李成之脸色有点古怪:“他暗恋伍冰……”

    “暗恋伍冰?”陈默脸皮抽搐:“这和我有什么关系?都三十多的人,还跟人玩暗恋,他还以为自己还是校园的清纯少年啊。”

    李成之有点无语。

    “听我说完,确实和你有关。他暗恋伍冰,你和伍冰走得太近,而且伍冰似乎对你有那么一点意思,让他嫉妒。最后他以为,你使用了潜能药剂,才变得这么聪明,于是他就想办法,将药剂偷出来,为此还苦练了魔术师的手法。”

    陈默摇头不语,不知该如何开口。伍冰对他有点意思?看来自己太有魅力了,陈默在心里自恋了一下。

    “他房间剩余的药剂,是他想要以后找机会,卖给国外医药公司,获取利益的。”李成之慎重说道:“这次对亏你,否则在这种神不知鬼不觉之下,后果不堪设想。”

    “我只是给我的技术一个公道。我不用接受调查吧?”陈默说道。

    虽然确定沈崇信,但团队内的全面调查无可避免,只是陈默不确定会采取明面调查,还是暗中进行。

    “不用。”李成之说道。

    “那就好,我明天准备回滨海市,就不在这边了。”

    “那么急吗?不等试验进行完毕?”

    “不了,事实证明,我的药剂没问题,再试验下去,结果还是一样,而且我没太多的时间耗在这里,还有其他技术需要我研究。遇到问题,再通知我吧。”陈默说道。

    发生这种事,要重启试验,恐怕需要一点时间,陈默也不可能陪着他们在这里干耗着。而且他知道,继续试验下去,结果还是一样,这件事,刚好给他一个借口回去。

    李成之想了想点头:“好吧,你的时间,确实比别人珍贵。你准备明天什么时候离开?我帮你订机票。”

    “没有专机了吗?”陈默嘿嘿笑道。

    李成之无语:“你以为专机说有就有啊,动用一次,可要不少钱。一般人,一辈子都别想坐一次,你算是好运的。”

    陈默笑了笑,也没指望还有专机接他回去。毕竟那东西,不是一般人坐的。上次他过来有专机接送,主要是他手中有药剂的技术。为了将安全风险降到最低,才会派专机接他过来。

    “和你说一件事。”陈默想了一会说道:“我想将药剂,用在王海,黑鹰,白珍珠和阿南几人身上。”

    听到这个问题,李成之沉吟起来。

    药剂可以说是非常敏感的东西,若是平常的时候,不可能外泄。但现在是特殊情况,药剂是陈默的,他有权决定它的用法。

    陈默明显是和他商量的语气,但他们没有任何理由拒绝。陈默只是将情况告知他们,也算是尊重他们。

    “这个应该不是太大问题,这样吧,等这边药剂试验完成,确定药剂没问题,我联系他们,给他们开发,毕竟药剂特殊。”李成之说道。

    “可以。”陈默点头答应。

    王海,黑鹰,白珍珠和阿南四人,担任他和赵敏的保镖。如果能力提升,对他们也有好处。

    “还有事吗?”李成之问道。

    “有。”陈默咧嘴一笑:“我准备去买点特产回去,要不要一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