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

    从行军蚁公司出来,高振东一张脸雷云密布,他还未受过这种窝囊气。

    以前和别人谈合作,从来都是别人对他阿谀奉承或者是笑脸相迎。这次找赵敏,他自认为已经放下足够低的姿态,结果还是被打脸。

    从协议上看,他就知道,行军蚁公司不想和他们合作。

    想到这里,高振东开始发愁。

    手机智能是一个趋势,无人能挡,如果他们不抓住这辆列车,就算没有被彻底淘汰,被挤到二线也不是不可能。

    移动互联网行业的钱很好赚,但竞争也超乎想象的激烈。

    诺基亚,索尼,雅虎,摩托罗拉这些公司,都曾经是这个行业的佼佼者,最终的命运,就是被收购或者淘汰,因为没跟上时代的变化。

    没有永恒的企业,特别是移动互联网这个行业,技术更新换代太快,一旦落后,就彻底完蛋。

    虽然手机并不是没有智能助手就不行,但少了一个人工智能,技术上就落后一代。

    现在多语种智能助手可是能用朝鲜语的,大米公司在他们国内本来就受欢迎,这次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恐怕到时候,他们大本营的业务,都有可能被抢夺,其他国外的业务,就更不用说了。

    想到这里,高振东就越发忧愁起来,智能助手必须拿到。

    但他们不可能答应行军蚁公司的条件,授权费太高了。接近20%,这个授权费,任何一家公司都无法承担。

    他们一台手机的利润都没有20%。

    涨价也不是不行,可是涨价20%就太贵了,消费者不买账,对他们的业务有影响,而且赚到的钱还不是他们的。

    这个价格必须低一点,但是要和高层商量,因为他也不知道,董事会和其他高管能接受的底线是多少,他也不敢贸然决定。

    在他旁边的金志章脸色也不太好,他信誓旦旦跟高振东说,华夏人很好应付,现在却成为这种局面,他也没有面子。

    “总裁,我们不能告行军蚁公司垄断市场吗?”金志章能够感觉到高振东心情非常不好,小心翼翼开口。

    “告?我告你全家啊,这里是华夏,你教我怎么告?”

    高振东被金志章激怒。

    他们三星经常垄断,利用手中的垄断地位,压制对手,华微和苹果都曾是他们的压制的对象。

    身为三星的核心高层,他自然最了解垄断的事。

    各个国家的反垄断法,主要用来针对外国企业的,是维护国家利益的手段。别国的企业垄断,损害本国利益,那个国家就会用反垄断法抑制。但自己国家的企业垄断,损害别国的利益,国家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合适的时候还可能帮一把。

    华夏只会惩罚他们垄断,根本不可能惩罚行军蚁公司垄断。

    “你不是说华夏人很好应付的吗?放低姿态就行了吗?”

    高振东对着金志章,劈头盖脸一顿臭骂,自己放低姿态来这里,结果一点好处都没捞到,还受了一肚子气。

    金志章不敢还口,低着头忍受着,在后悔自己为什么这时候触霉头。

    骂了许久,高振东将胸口的闷气发泄出来后,才沉着脸平静下来。下次如果行军蚁公司不肯合作,恐怕只能靠技术部门自己研发了。

    “是不是奇怪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公司办公室内,赵敏看着小渔疑惑的脸蛋说道。

    “嗯。”小渔猛地点头。

    今天的事,给她不少疑惑,现在还缠绕在她脑海里。赵敏今天的演技,还有突然变脸的强势,都给她直观的感受,这是以前见不到的。

    “如果不想和他们合作,为什么要见他们?”小渔将心头的困惑问了出来。

    赵敏微微摇头,开口:“你想错了,高振东是三星集团移动业务的总裁,属于三星核心高层人员。他亲自过来,我们不见的话,会让外人感觉我们很高傲。这种形象可不好,先不说想不想合作的问题,就是不想,表面功夫,还是要做好,不然很容易被人当成攻击点。”

    小渔点头,安静听着。

    “记得他们一来就说上次手机屏幕的事吗?”

    “嗯。”

    “你认为,他们是真的因为工厂出现问题,才会中断我们的手机屏幕供应吗?”

    “应该不是。”小渔摇头。

    “为什么?”

    “当时我们手机正在最热门的时候,他们中断我们屏幕供应后,就宣布手机发布会的消息,感觉像是有预谋的。”小渔想了想说道。

    “那时候,我们在火烧得最旺时,被他们泼了一盆冷水。他们知道我们因为那件事不爽,所以一过来,就解释那次的事,让我们感觉这是一个误会,过去就过去了。

    可是那次给我们造成多大的损失?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过去?以前不提,是因为没办法。现在让我抓到报仇的机会,自然要连本带利,将上次的损失从他们身上要回来。”

    三星公司的来意很明显,就是想要智能助手的授权,所有高振东才会放低姿态。

    一直以来,国内的人给外国人的印象就是好说话。只要说是误会,造成一些损失,对方放低姿态道个歉,稍微补偿一些,都不会闹得太大,也就慢慢过去。

    三星也想用这招来应付她,不可能。

    “那是要和他们合作?”小渔问道。

    “现在是全球化时代,他们手中有很多专利技术,合作免不了的。我们国家和美国,岛国闹僵的时候,很多合作还是正常。

    下面的普通人,可以受个人情绪影响,不喜欢就抵制。但上面的人位置不同,利益重大,一句话可能影响两家关系,甚至是战争冲突,很多时候是不能受个人情绪影响的,该赚的钱,还是要赚。

    屁股决定思维,话糙理不糙。屁股坐的位置越高,意味着你的思维决策,就越要有大局观。”

    赵敏循循教导。

    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她都已经将小渔当初自己的妹妹闺蜜般的存在。而且她又是陈默的女人,有些事必须懂。

    “那为什么将授权费定那么高?不会吓跑他们吗?”小渔继续问道。

    “学校和社会的区别就是:一个是学,一个是用。求其上,得其中,求其中,得其下学过吧?”

    “懂了。”小渔想了想点头:“要是他们不过来呢?”

    “他们不过来,只能说明高振东不是一个合格的上位者。要是被拒绝一次就不敢过来,那个位置估计要换人了。他现在回去,应该是和三星高层商量一个底线价格,心里有底才会再过来和我们讨价还价,不用太久,他会再来的。”

    赵敏看着小渔,忍不住问道:“今天问题挺多的,这么好学,是不是和他在一起,有压力了?”

    “不是。”小渔笑着摇摇头。

    “想追老板的女人可不少,像徐妍心那种天之骄女,你没感觉到压力?”

    “没啊。”小渔摇头:“为什么要有压力?”

    “为什么没压力?”赵敏笑着反问回去。

    “因为我相信他,也了解他。家里不需要两个强人,我当个没出息的小女人,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就行了。”

    每次提到陈默,小渔脸上总会不自觉浮起幸福温柔的色彩,这种神采根本掩盖不住。这个模样,看得赵敏都有点羡慕。如果她有一个陈默这么优秀的男人,她都没有小渔这么自信,毫无条件的信任。om,。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