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回到房间,就坐在沙发上,思考着接下来和赵敏接触的事。

    为了和行军蚁公司合作,他们控股了欧洲一个小国的电信运营商。这次过来,第一是合作,第二就是寻求行军蚁公司能够在这家公司融资,将公司规模扩大。

    今天和陈默说了这件事,陈默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而是让自己和赵敏谈。

    只要赵敏答应,凭行军蚁公司的资金,他们集团的人脉资源,就是强强联手,以后肯定能发展壮大,他们和行军蚁合作的事,也会更加深入。

    这次过来行军蚁总部,更加坚定了他和行军蚁公司的合作。

    正在思考间,他的手机突然响起,看了看号码接通。下一刻,亚历山大脸色变得不好看起来。

    “好的,我尽快赶回去。”

    挂断电话,亚历山大眉头紧皱,依靠在沙发上,脸上看不出喜怒,过了许久,才拨通一个电话。

    ……

    一回到家,小渔就站到陈默面前,帮他解领带。她的动作很自然,温柔,仿佛已经习惯。

    这是小渔经常做的。

    这些小事,是生活的调味剂,就像陈默也经常给她吹头发一样,相互为对方做点什么,也能给生活多一点乐趣。

    洗完澡后,两人也一起坐在大厅的沙发上。

    小渔依在陈默怀里,捧着水果拼盘看着电视。而陈默,也拿着平板电脑,正在想着微型全息投影仪的设计问题。

    “老公,香炉滩别墅,房子已经建好,准备开始装修了。装修的风格,你有什么想改变的话,我可以和施工方说说。”小渔突然开口。

    别墅的设计图,是陈默让墨女帮忙,按照他喜欢的风格计算设计的。做好设计图和房屋承重计算的工作后,就将图交给施工方。

    之后的事,全部都是小渔在跟进,陈默从来都没有过问过。

    施工方就是承建行军蚁公司总部的中建集团,没想到动作那么快,现在已经开始装修了。

    “应该问你有没有喜欢的风格,室内设计是墨女按照我的想法设计的,肯定是我喜欢的风格。你如果有想法,想改改,可以和施工方说,只要你喜欢就行。”陈默说道。

    “不用改啊,你喜欢的就是我喜欢的。”小渔拿起一块苹果肉,放到陈默嘴里。

    “那就不用改。”陈默说道。

    别墅的风格,就是那种充满未来感和科技感的风格,又是海洋的主题,小渔喜欢海,所以肯定会喜欢那里的别墅的。

    “你当初为什么想着建一栋那么大的别墅?”小渔问道。

    “钱多了没处花。”

    这个答案让小渔无力吐槽。

    “还有,这个别墅是以后用来结婚用的。”

    听到婚礼,小渔一呆,抬头静静看着陈默,似乎在幻想着什么,忽然傻傻地笑了起来。

    “你那个没出息的模样,是在幻想着穿婚纱的样子吧?”陈默看到小渔傻傻的笑容,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才没有。”小渔脸色一红,有点心虚说道。

    “你说谎和害羞的时候会脸红,而且说谎的时候底气不足。”

    “坏蛋,不理你了。”小渔的小心思被拆穿,轻哼一声,佯装生气。

    “以后我亲自为你设计一套婚纱。”陈默说道。

    “真的吗?”

    小渔声音中带着惊喜,眼睛都带着小星星,刚才的话,抛到九霄云外。

    她也不问陈默会不会设计,不过在她心中,陈默就是无所不能的,而且还有墨女在帮忙。

    “刚才不是还骂我坏蛋,不理我来着。”

    “我有说过吗?我没说过。”小渔眯着眼睛,满脸期待:“快说,你刚才说的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可是承诺过,让你做最漂亮的新娘,这可不是说说的。”

    “奖励你一颗我最喜欢吃的草莓。”

    ……

    第二天刚来公司,赵敏就给陈默带来一个消息。亚历山大昨天晚上,直接订机票回欧洲了。

    这个消息出乎陈默的意料。

    昨天他们才在酒店进行饭局,还准备今天和他们谈入股电信运营商的事,没想到这么快就回去。

    “发生什么事了?”陈默问赵敏。

    “昨晚他有联系我,和我谈了入股电信运营商的事,不过被我拒绝了。”赵敏说道。

    “不可能被你拒绝,就不告而别吧?”

    “当然不可能,我也是今天早上醒来,才收到消息。”赵敏理了理思绪,拿出手机点开新闻页面,交给陈默。

    “昨天晚上,罗斯柴尔德银行一名核心高管自杀,至少新闻上出现的原因是自杀,具体如何不清楚。

    在这名高管手中,握有罗氏的一份投资计划,计划内容全部泄露,其中就包括和我们公司合作的计划。对投资机构而言,投资计划就是他们的根本,就像我们公司的技术一样,属于商业机密。

    罗氏现在主要业务还是投资和咨询业务,发生这种事,对投资者和客户的信心是一种打击,可以说是一种信任危机。现在投资者对他们很不满,特别是计划中的几家公司。

    亚历山大刚上任没多久,又那么年轻,家里肯定有人不服,恐怕他们近期会有麻烦。”

    “看来事情比我们想象的复杂。”陈默说道。

    “确实复杂,商场如战场,尔虞我诈,这是最基本的事。信息为战场的根本,知己知彼,才能是常胜将军。罗氏这次投资计划泄露,就相当排兵布阵的地图丢失,继续下去,很大可能被对手挖坑狙击。”

    赵敏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而且业内传言,有财团准备对付罗氏,他们的几笔大投资,在计划泄露之后,也相继出现一些状况,这是一种前兆。”

    “真是精彩。”陈默说道:“他们计划里面,有我们公司,我们会不会有麻烦?”

    “不会。”

    赵敏轻轻摇头,将一份计划书放到陈默面前。

    “今天早上,我通过渠道,拿到了罗氏泄露的计划书,就是这份。关于我们公司的,就是这次和我们合作手机业务的事,还有电信运营商方面的计划。

    控股电信运营商的事,被我拒绝了。如果手机这块被狙击,我们只是又一次进军欧洲市场失败而已,谈不上损失,对我们内部决策也没影响。我们没什么事,吃瓜看戏就行。”

    和赵敏谈完,陈默自顾回实验室。

    罗氏的事,不是他们该管的,而且也管不了。其中复杂的利益关系,随便参与进去,只会招来麻烦。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