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伦敦,一个古堡庄园内。

    亚历山大坐在书房里,看着手头上的资料,脸色不是很好。

    那个‘自杀’的人,叫艾德,是银行的一名高层,曾参与制定投资计划。按理说,他手中只有一部分计划,而事实就是完整的投资计划从他手中爆出去的。

    这里面就有问题了。

    而且没有任何直接证据显示,艾德有任何自杀的倾向。

    家庭完整,身体健康,跟着他的人,更不可能缺钱,也没有任何心理问题。

    但他就是自杀了。

    至于是资料泄露之后,畏罪自杀,还是他杀后,凶手泄露资料。即便是他,也不知道答案。找来最好的破案高手,最后的结论都是自杀。

    他接手银行集团没多久,现在就出那么大的纰漏,这是很严重的事。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虽然祖训让他们不能内斗,但像他们这种家族,这种事,无可避免。

    银行金融业务,才是他们家族最主要的业务。

    酒庄业务,珠宝业务和艺术品业务的利润,最后都会交回给银行集团进行投资。所以掌管银行业务,就掌控着大半个罗氏。

    谁都想要自己手中的权力多一点?

    盯着他这个位置的人不少,酒庄业务,掌管拉菲酒庄业务的继承人,他的堂妹萨斯基亚;掌管钻石业务的继承人,他的堂弟詹姆斯;还有负责艺术品业务的其他的堂兄弟和一些叔叔。

    他的那些堂弟堂妹,能力可不比他们弱。

    堂妹萨斯基亚是他们家族酒庄业务第一位女掌门人,家族传女不传男的家训,虽名存实亡,但在选择继承人的时候,多多少少会有倾向。萨斯基亚能够成为第一名女掌门人,能力可想而知。

    他的那个弟弟詹姆斯,妻子就是美国希尔顿家族的女儿,两家联姻,他先当银行集团的掌门人的话,背后的人脉和支持,可想而知。

    这件事处理不好,会让家族的人怀疑他的能力,到时候他的处境会更加艰难。

    正在他想着下一步该如何走时,一名头发花白,穿着燕尾服,戴着白手套的老管家拿着一份文件走进书房,轻轻将资料放到亚历山大面前。

    “少爷,这是你需要的最新的资料。仔细查了艾德的情况,这段时间,他并没有和任何可疑人员接触,行为没有异常,通话记录也没有任何异常。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会自杀。”

    “嗯。”亚历山大点点头拿资料,对老管家的话没有任何意外,早预料到会是这种结果。

    现在他面临着又一个困境。

    上次收购电信公司股份后,现在可移动资金不多。

    行军蚁公司那边虽然答应在手机业务上合作,不过拒绝了入股电信运营的事。

    如果投资计划没泄露,他们可以正常进行投资业务,但现在被人盯上,很多投资已经流产,或者要延期。

    “家族那边有什么动静?”亚历山大问道。

    “不见太大的动静,不过外界动静挺大的。外面出现一种传言,如果这次事件你处理不好,家族可能会换人管理银行。

    家族内一些老人,对这次的事很不满。他们有你父亲压着,暂时不敢太过过分。不过你需要处理好这件事,最好这段时间做出一点成绩,让他们心服口服,否则就可能有些麻烦。和行军蚁合作的事,家族内很多人都反对。”老管家说道。

    “父亲怎么说?”

    “老爷对你和行军蚁合作的事,没有说什么,没有明确同意,也没有开口反对。投资计划泄露的事,也不见说话。”老管家说道。

    “嗯。”亚历山大应了一声便沉默不语。

    见到亚历山大的模样,老管家也拿不定主意。

    对他们家族来说,三十多岁,掌管家族主要的投资银行,亚历山大还是有些年轻。不过亚历山大父亲,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将家族内的一些不满都压下去,这才让亚历山大顺利上位。

    犹豫一下,老管家还是选择开口。

    两人的年龄差距太大,他算是上个时代的老古董,很多意见,只能提供的亚历山大参考而已。

    “现在家族很多麻烦,其中一部分是和行军蚁合作引来的。比如明面上的Altice集团和Orange,还有苹果,先锋集团等。”

    亚历山大静静听着,示意他继续。

    “如果能公开终止和行军蚁的合作,或许家族外部的压力不会那么大。”老管家小心翼翼说道。

    已知的情况,就有几家打压他们,还有一些见风使舵的资本在蠢蠢欲动。处理不好,他是真有麻烦。

    而且因为行军蚁招来的对手,没有一个是吃素的。

    “这件事不用再说,和行军蚁的合作不会中断,只会更加深入。”亚历山大开口,声音带着不容置疑。

    局面已成,他现在后悔也没用,况且他从来没有后悔自己的决定。

    当年家族失去美国市场而式微,这些年,华夏崛起,他们很看重这个年轻的市场,所以在华夏的业务和投资,也越来越大。

    他们家族的先辈在150年前就买下拉菲酒庄。

    但在过去的150年里,拉菲酒庄都没有给他们家族赚过一分钱。

    这一状况因为华夏而得到极大改变,华夏红酒消费市场,让他们家族的红酒产业变成了一个史无前例的赚钱行业。

    这些年,葡萄酒业务的地位,在家族中也在不断提高。

    他也看好华夏市场和企业,而在华夏市场中,有一家非常特殊的公司。行军蚁这窝年轻的蚂蚁,让他看到一个潜力无限的独角兽。所以顶着压力,他还是决定和行军蚁合作。

    没人吃螃蟹,他就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上次见到陈默后,更加坚定他和行军蚁合作的决心。那个比他小十几岁的年轻人,每一个举止,都带着一股从容与自信,哪怕他都自叹不如。

    他年龄虽不算大,但阅人还算多,他感觉自己绝对不会看错人。

    赌成功,他是家族中兴的传奇,载入家族史册;失败,他也不算家族式微的罪人。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这就是商场。

    现在的情况,想要查找艾德的死因,概率越来越小。即使幕后有黑手,那么长时间再揪出来,他们的损失,也早无法挽回。

    不如将时间,用在该做的事情上。

    “安排一下,我明天再去一趟华夏。”亚历山大说道。

    “少爷,这时候再过去,会不会招来更大的麻烦?”老管家问道。

    “还有什么麻烦,比现在投资计划泄露的麻烦更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