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和行军蚁合作的消息,并没有隐瞒。在亚历山大回到欧洲的第一时间,就将这个消息公之于众。

    一石激起千层浪。

    和行军蚁全面合作的消息一出来,让媒体一片哗然。除此之外,亚历山大还宣布,将在整个欧洲之内建立区域代理网络。

    亚历山大的行为,几乎是让罗氏成为行军蚁公司在欧洲的代理人。因为罗氏的这个动作,让资本封锁行军蚁公司的打算,彻底告吹。

    网络上,针对罗氏的报道铺天盖地,包括世界各大主流媒体,都参与其中。很多平台都请了经济专家对罗氏的局面进行判断,有好有坏,不过更多人都选择负面的评价放大。

    《罗氏将成行军蚁的傀儡!》

    《亚历山大将带领罗氏进入深渊。》

    《联合行军蚁?是罗氏崛起的契机,还是毁灭的捷径。》

    《目光短浅?罗氏丢了西瓜拣芝麻!》

    ……

    主流的声音,都是在唱衰这次合作。至于有没有人在暗中引导舆论,不得而知。

    唱衰的声音刚出来不久,行军蚁公司蝴蝶眼系列手机,就出现在各个平台的广告中。

    很多人都在网络上见过蝴蝶眼手机,但欧洲并没有蝴蝶眼出售,只能在一些代购平台或者其他渠道购买。所以在欧洲的蝴蝶眼手机,比官方价格要贵上不少。

    不少人都喜欢那种设计风格和外形,他们也听说过蝴蝶眼手机强大的性能,比如搭载最安全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最先进的智能助手等。

    虽然现在华微和三星的手机,也搭载行军蚁公司的智能助手,但操作系统和设计风格上,和蝴蝶眼还是有所差距。

    行军蚁一年前发布的旗舰机,性能依然比现在那些手机公司的旗舰机性能要好,这就是差距。

    资本打架,对普通人没有太大影响。

    蝴蝶眼手机刚在欧洲上市,就遭到消费者的抢购。因为第一批数量有限,而且有一半作为罗氏收购的Rois电信公司的定制机,抢不到手机,有喜欢蝴蝶眼手机的,只能购买定制机。

    电信公司的用户在稳步提升,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兆头。

    于此同时,行军蚁公司的白蚁系统和一系列的企业办公设备,也借由最安全办公系统的特点,出现在不少中小企业的办公采购单中。

    以前很多企业想购买设备,但国内没有,他们是小企业,小批进口很麻烦,价格也很贵,现在罗氏将这些东西带入欧洲市场,就没有这种情况。

    行军蚁公司的白蚁系统,曾经在‘小丑病毒’威胁世界网络安全的时候出现,当时极为抢眼,以致于很多人猜测小丑病毒是行军蚁公司故意放出来的。

    虽然流言很多,但都没有证实。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白蚁系统安全系数确实超过Mac和Windows,而且经过行军蚁公司的开发,现在各种办公生态已经趋于成熟,又有人工智能助手提高办公效率,自然成为很多公司办公的首选。

    行军蚁公司各种设备进入欧洲市场后,立刻形成一股风,开始席卷。

    不过祸福相依

    亚历山大高调宣布和行军蚁合作之后,罗氏内也出现一些情况。

    此时罗氏家族庄园的会议室内,每个人都穿着正式的家族服装,脸色慎重。这是他们的家族会议,与会的全是家族最主要的成员,一般只有关系到家族重大决策的时候才会出现。

    亚历山大作为继承人之一,也在会议桌内。在他旁边,是他的父亲戴维·罗斯柴尔德。

    会议桌上,还有他的叔伯辈和家族各个产业的继承人,他的那些兄弟姐妹。

    许多人的脸色都不太好,时不时看向亚历山大。

    代理行军蚁公司的产品,包括智能机器人,手机,电脑等,罗氏确实赚了一些钱。

    但他们的损失,比获得的利润要多得多。

    亚历山大宣布帮助行军蚁进军欧洲市场后,他们罗氏在各个行业的投资,都遭受到不明财团的狙击,损失惨重。

    除了暴露的投资计划之外,一些几乎成功的投资项目,也因为不明财团的插手而流产。

    正如那些媒体所说,这明显是丢了西瓜拣芝麻。

    行军蚁公司的产品,他们只有代理权,只能拿到一小点利润,大头还在行军蚁公司手中。

    若有行军蚁公司的股份,他们可以倾家族之力,帮助行军蚁进入国际市场,但他们没有。

    投资,他们可以占有公司的股份,根本不怕对方公司会中断与他们的合作。现在不同,行军蚁可以随时更换代理商,到时候,他们罗氏真正的赔了夫人又折兵。

    相比那些财团巨头,如今的罗氏只能算是蝼蚁。现在很多投资已经黄了,短期内或许赚的多一点,时间一长,没有像样的投资,他们就无法扩大人脉,罗氏的处境就会越来越艰难,这不是好事。

    “投资计划泄露的事,我们可以不追究,但银行集团必须中断与行军蚁的合作。”开口的是亚历山大的叔叔埃里克,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前任掌门人。

    “为什么?”亚历山大不紧不慢问道。

    “你们说。”埃里克看向自己的女儿萨斯基亚和对面的詹姆斯。

    “和行军蚁公司合作,让我们被那些大财团盯上,我们家族如今的状况,根本无法抵挡那些大财团的冲击。我们收购法国一家酒庄的计划,本来已经成功,但贝莱德集团参与后,我们收购失败了。”萨斯基亚说道。

    “还有戴比尔斯准备收购南非一个新发现的钻石矿,已经在谈判中,也因为先锋集团的参与,他们中断了与我们的谈判。”坐在他对面,珠宝业务的继承人詹姆斯也开口。

    萨斯基亚和詹姆斯说出情况后,场上其他行业负责人,也都纷纷说出他们面临的状况。

    虽然不是和行军蚁公司合作引起的,不过投资计划泄露,加上媒体报导的浪潮,已经给他们的业务造成不小的影响。

    “如果你能拿到行军蚁公司的股份,我们可以倾全力帮你,毕竟都是为了家族,但现在只是代理。有些东西,不用我们说,你也应该明白。”坐上的一名老人说道。

    “对,如果你能拿到行军蚁公司的股份,哪怕将我们公司的业务卖掉,我们也会帮你。但为了一点代理费,我们得罪了很多人,家族业务损失惨重,加上投资计划又被你们泄露出去,现在家族举步维艰,这样下去,我们家族的情况只会更加麻烦。”另一名老人也附和。

    “我们用什么东西和行军蚁交换?银行的股份?酒庄的股份?换成我们,我们会交换吗?提出这种要求,只会让对方反感,别忘了当初行军蚁是怎么和Altice集团闹翻的。

    集团在我手中,我就有义务让它发展得更好。我有我的打算,如果因为一点外力就中止合作,别人怎么看待我们罗氏,以后别人还敢和我合作?”

    亚历山大开口反驳,一旁的戴维默不作声,只是静静听着。

    “这就是你的决策不成熟,很多人都看到行军蚁的潜力,但为什么没人和他们合作?如果合作,还轮得到我们?这里面还有更深层的东西你没看到,你还是太年轻了。”埃里克说道。

    看到埃里克再次开口,其他人都将目光放到亚历山大身上。因为拉菲酒庄赚的钱多,在家族的地位也在提高,所以场上最有说话分量的,就是埃里克。

    亚历山大的脸色很不好,埃里克说他年轻,意思就是他能力不足,不该管理银行集团。

    “他们不合作,是因为他们太贪婪,想要行军蚁妥协,交出股份。在他们眼中,别人种出来的苹果,就应该分一部分给他们,不然就毁掉苹果树。

    没人愿意和行军蚁深入合作,我们与他们合作,这就显得我们诚意更大,为什么不可以认为这是一次机会?”

    “代理的机会?一个代理权而已,随时都能拿到,行军蚁也能随时撤换掉,到时候你还有什么?”

    埃里克毫不客气说道。

    “我们酒庄每年的利润,都交由你们管理。现在你们用那些钱乱来,让我们蒙受损失,这就是你说的机会?

    如果你不中断与行军蚁公司的合作,要么你让出银行集团的位置,否则,我们集团每年的利润,将会由我们自己来制定投资计划。”

    “我同意埃里克的话,要么你让出银行集团的位置,要么中断与行军蚁的合作。继续下去,只会让家族遭受更大的损失。我们也会考虑,是否该将公司的利润,交由你们来管理。”另一名老人附和。

    “意思是我不中断合作,就要分家?”亚历山大脸色一黑。

    “好了,停。”

    一直不说话的戴维开口,场上所有人的安静下来。他们一直都在给戴维压力,就是希望他表态。这件事,已经伤到他们的利益,他们不可能无动于衷。

    “给他两年的时间,如果两年之内,他没有将局面控制好,我可以帮他做主,让出银行集团继承人的位置,如何?”戴维在场上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

    “我们现在的情况,熬过两年,恐怕什么都晚了,最多一年。”埃里克说道:“一年后,他只需要让银行集团利润提升20%,就算他成功。”

    “一年20%太高了吧?”戴维眉头一皱,一年能有10%的利润,已经是很高的,20%已经是非常恐怖的了。

    “不高,别忘了,酒庄和珠宝行业因为这件事亏损不少。他不是说有自己的打算吗?这就说明,20%并不难。”

    “一年半,我让银行利润提升25%,如果做不到,我自动退出,由你们选人管理。”亚历山大沉声说道。

    “可以。”

    场上的一些老人,仿佛达到目的,嘴角露出得逞的笑容。他们逼宫,就是为了这个赌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