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消息。”

    赵敏拿着一份文件递给陈默,顺势在沙发上坐下。

    陈默不参与公司管理,但很多问题,需要让他知道。一般赵敏都会让小渔跟陈默说,不过重要的事情,赵敏会自己过来。

    “那么多?好消息还是坏消息?”陈默放下手中的书本,倒杯水递给赵敏,顺势接过文件。

    “都是好消息。”赵敏说道:“第一个消息,全息投影仪的生产线,已经准备建设。零配件也向供应商下订单,其他手续,包括专利申请和生产许可,都在同步进行,生产线完成建设,就能小批量生产,这个过程,可能需要几个月。”

    赵敏办事,讲究的是效率,这点陈默很满意。

    “第二个消息呢?”陈默问道。

    赵敏古怪地看了陈默一眼,接着说道:“江河制药来消息,你研究的丰胸药,临床试验结束,试验很成功,目前正在进行药品注册。”

    “呃!”

    陈默嘴角抽搐一下。

    看到陈默的反应,赵敏玩味说道:“还有那个壮阳药的临床试验,也在进行中,目前进展顺利,很快就能出结果。你研究的两款药,一款成功了,一款基本成功。”

    陈默哂笑,用笑容来掩饰尴尬。

    这两种药,是当初创业小项目随机抽到的,加上他以后必定会进军医药领域,布局医药领域后,为了医药公司能赚钱,他就随手将配方给他们研究。

    一直放着不管不顾,结果现在药物都出来了。

    “小弟弟。”

    又来了,陈默哭笑不得。

    这个赵敏,偶尔吃错药,就来撩骚他,偏偏两人关系那么好,他又拿她没办法。

    “麻烦把那个‘小’字去掉,不然我扣你工资。”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我只是好奇,你没事研究丰胸药和壮阳药干嘛?你是不是……”

    赵敏在陈默身上扫视,这个问题,早在陈默拿出那两副配方的时候,她就想问,现在才问出来。

    “不是。”陈默急忙打断,生怕赵敏能吐出象牙来:“我很正常。”

    陈默不可能告诉赵敏,这是创业小项目里面拿出来的吧。

    “别急,听说天才都有怪癖,我只是想问问,你是不是那种电影里的天才疯子,有特殊的癖好什么的?没说你那里不正常。”赵敏咯咯地笑起来。

    “你才有怪癖,老来撩拨我。”陈默毫不客气说道。

    “可惜撩不到手,插个题外话,前一段时间,我突然发现,小渔的身材变得超级好,皮肤也细腻不少,我都嫉妒了。你是不是用了什么特殊手段,让小渔变成那样的?也给我试试。你看我天天坐办公室帮你赚钱,身材都快走形了。”

    赵敏用暧昧的眼神看着陈默。

    “确实是用特殊手段。”

    陈默直接无视赵敏的眼神,这妞脑子里,肯定是想到某个方向去了。毕竟这个女人,每个月都有几天是不正常的,他也习惯了。

    “使用潜能药剂,它能够塑造形体。潜能药剂是天生的减肥药,能转化脂肪,把身体肌脂比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你用的话,身材也会变好,而且免疫力也会变好。”

    “真的?胖子也能一夜变瘦?”

    “你很胖?”陈默看了赵敏一眼。

    “要不要检查一下?我很乐意的。”

    陈默脑门冒出几根黑线,每到撩骚他的时候,赵敏的话题就变得肆无忌惮,让他很无奈。

    “胖的人一剂药分多次使用就行,每个人身体适应的药剂的量不同,多出来的药没作用,也不会伤害身体。你想用的话,改天给你用,不过药剂是保密的,不能告诉别人。”陈默说道。

    “当然要用,听你的话,比打疫苗好多了。”

    “回归正题,第三个消息是什么?”

    看到陈默认真的模样,赵敏也收起开玩笑的心思。她自然知道,偶尔开开玩笑,活跃气氛可以,严肃的时候,必须严肃。

    “剩下的两个消息,有些联系,都是关于罗氏的。首先是第三个,亚历山大和我们的合作,不再畏手畏脚,他在欧洲,正扩大布局,昨天来电话,手机订单加一千万部。”

    “这么大胆了?”陈默问道。

    “是的,传言他们家族内部逼他中断与我们合作,被他拒绝了。最后和他们家族的人立下赌约,家族不给他找麻烦,他也就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放开手脚。至于他们赌约的内容,外界只是猜测。”赵敏说道。

    “什么猜测?”陈默问道。

    “他用银行集团继承人的位置,来做赌注。”

    陈默微微点头,这个消息不知真假,而且真假与他们关系不大:“第四个消息呢?”

    “第四个消息,就是亚历山大撤掉一些早已经实施的投资,集中资金,投放在和我们合作的领域上,扩大那家电信公司和代理公司的规模,发展代理区域链生态。”

    “这是几个意思?孤注一掷?”陈默有些惊讶。

    做投资的,都不会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亚历山大的行为很危险,因为他们公司一旦宣布中断与罗氏合作,亚历山大就万劫不复。

    “可能吧,这种行为,几乎算是在战场上将后背交给我们,是一次赌.博。我们是伙伴,他就平安无事,我们是敌人,他就死无全尸,他赌我们是伙伴。”赵敏说道。

    “真是大胆。”陈默忍不住说道。

    他们和亚历山大的接触,也就那么几次,他没想到对方居然这么大胆,这么几次就将后背交给他们。

    当初瓦利德也曾和他们接触,强如瓦利德,除了机器人的合作,都不敢在其他领域和他们合作。

    因为某些经济因素,自然还有政治因素,其中太过复杂,水很深,让很多人望而却步。华微那么多年都被拒绝进入美国市场,其中就有这些复杂的关系。

    这次亚历山大,是真的大胆,敢第一个吃螃蟹。

    “你打算怎么做?”

    “他是我们合作伙伴中,唯一一个敢全力押宝我们的合作伙伴,说明他看好我们公司的未来。

    他现在在给我们挡子弹,就我们目前的形势而言,如果失去他这个合作伙伴,我们下次进入国际市场,又不知道何年何月。

    我们现在放弃他,以后还会有公司敢这么大胆和我们合作?这一点,我相信亚历山大看得很清楚,所以他敢赌,赌一场荣华富贵,输了万劫不复,赢了名利双收。”

    陈默静静听着赵敏的分析,不住点头。

    如果这种合作伙伴都放弃,那么他们以后,就再难找到比这个更好的合作伙伴。

    如果亚历山大崛起,第一次吃螃蟹的人得到好处,其他资本还会袖手旁观?资本无情,现在那些资本封锁他们很严重,一旦看到利益,所有的封锁,都将成为笑话。

    “助他一把,这也是最符合我们利益的做法。这么好的合作伙伴,我们没有任何理由放弃吧?”

    赵敏停顿一下,话锋一转。

    “先说说丰胸药的问题,现在药品正在注册,以后上市销售,你有想法吗?”

    “这个你拿主意,我对做生意不是很懂。”陈默不明白赵敏为何好端端,将话题转到这个上面。

    “我的主意是,既然亚历山大那么坚持,送他一次机遇。丰胸药要走出国门,迅速扩大,他似乎是最好的选择。”赵敏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