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看着车窗外的行军蚁公司总部,心头感慨。这是他这个内,第三次来华夏,而且三次都是为了行军蚁公司而来,这在过去,是从未发生过的。

    相比前两次,他这次反而有点紧张感,更有一种期待感。

    行军蚁公司专门通知他合作,而且是医药方面的合作,肯定是想让药品进入国际市场。

    如果仅仅是普通药品,行军蚁公司绝对不会这么大费周章将他叫过来。

    赵敏在电话中也讲得很清楚,绝对不会让他失望。不让他失望的药,肯定是利润足够到,否则赵敏不敢说出这么笃定的话。

    进入行军蚁,在机器人的带领下,亚历山大也顺利进入行军蚁公司的招待室。

    “赵女士,抱歉,凌晨下飞机,倒时差,刚在酒店醒过来,就赶过来了。”亚历山大微微歉意说道。

    “亚历山大先生客气了,这边坐。”赵敏和亚历山大握握手,顺势引着他到沙发上坐下。

    “最近一段时间,亚历山大先生对我们公司挺上心的。你对我们公司的发展怎么看?”

    听到这个问题,亚历山大眉毛一挑。他知道,接下来他的话,肯定是重点,说不定还是对他们的一种试探。

    “赵女士,想听实话吗?”

    “当然。”赵敏说道。

    亚历山大理了理自己的思绪才开口。

    “你们华夏人都喜欢龙,我这么比喻吧。贵公司现在就像一条被锁在大海里的神龙,受人敬畏,却飞不出这片海。你们的处境,就像华夏现状的缩影。

    你们实力很强,让很多人充满敬畏。他们生怕这条龙挣脱枷锁,统治他们。所以在一些方面,不太敢和你们合作,甚至处处针对你们,一方面又想在你们身上拿好处。

    造成这种情况,主要是因为双方意识形态和他们不同,就像你们国家的制度和西方不同。

    行军蚁是独资公司,资本家讲究的是资本与利益,他们想同化你们,而你们不愿意被同化。于是被孤立,没人愿意帮你们挣脱枷锁,甚至歧视攻击你们,而造就这一切的的原因,是他们心里怕你们,虽然他们不肯承认自己害怕。”

    亚历山大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虽然这个比喻有点瑕疵,不过确实有些相似。

    行军蚁被孤立的原因,其中一个就是华夏企业,最重要是独资企业,而且还触动了一些资本家的利益。

    因为政.治因素,又有利益因素,所以行军蚁才会一直困在华夏,除了特定产品,像地震仪这种产品外,其他产品在国外的市场并不多。

    “亚历山大先生的比喻真是有趣。”赵敏轻轻笑了笑:“不过我们公司不是神龙,是一只小蚂蚁而已。”

    “行军蚁在丛林里,也是食物链顶端的生物。”亚历山大说道。

    “最近我看你的动作,似乎在帮我们这只行军蚁挣脱枷锁?”赵敏说道。

    “说不上帮,枷锁已经生锈,你们迟早都会离开蚁窝。我看好你们的未来,所以提前投资,这是风险投资的一种。你们华夏有句话,叫做:雪中送炭比锦上添花好。”亚历山大说道。

    “看来亚历山大先生有备而来啊。”

    对赵敏的话,亚历山大只是笑了笑,说道:“赵女士,你对我的答案满意吗?”

    “你的口才很好。”赵敏没有在这上面深入,个话题一转:“我们进入正题吧,昨天已经说了,这次约你过来,是想和你在医药领域进行合作的,有没有兴趣?”

    “我们一直都想进入医药领域,但不得其门。赵女士,你还没告诉,是什么药品?”亚历山大没有正面答应,这是出于一名商人的习惯,没见到产品,谁也不会乱投资。

    “你来说吧。”赵敏看向坐在他一旁的谭泳。

    谭泳此时红光满面,他是蓝虹制药的经理,江河公司和蓝虹制药两家公司被收购重组,他也成为江河制药的副总经理。

    负责丰胸药的团队,是原蓝虹制药旗下的石霖,目前这个方面的业务,由他来负责。

    听到赵敏问他,谭泳瞬间打起精神,拿出一份资料和一份药剂递给亚历山大。

    “这是我们公司新研发成功的产品,一款‘丰.胸药’,这个是药品的样品,还有图片资料以及部分临床试验数据资料。”

    看到资料图片时,亚历山大有些尴尬,他也没想到会是这种照片,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不过看清楚内容,他的神情开始慎重起来,也忘记尴尬。

    这个世界什么人的钱最好赚?三种人!小孩,老人和女人。

    为了漂亮的脸蛋和身材,女人花钱是很可怕的。

    一套普通的护肤品,都要几百上千,贵一点的化妆品,普通人根本无法想象。为了身材,就更加恐怖,完全就像是在虐待自己。

    现在市面上,各种减肥丰胸的保健品层出不穷,效果不见,价格却高得恐怖,这其中的利润,最高的甚至是百分之几千。整形医院一例假体手术的费用,最低都要几万元,可想而知这里面的市场有多大,利润有多高。

    如果这个药品的效果,如资料所说,能在半个月内见效,那么它绝对会成为让女人疯狂的产品。

    这是从根本上解决困扰,不用动刀子,也不是假的,这才是最重要的。

    怪不得赵敏会说这个产品不会让他失望,果然是非常特殊的产品。以他的市场目光来看,仅仅是这款‘丰胸’药品,足以让一家普通的医药公司成为一个体量庞大的医药保健品巨头。

    “药品的三期试验在前不久已经成功,我们拿到足够的样本案例,现在药品已经递交注册申请,批文下来,就能进入试量产阶段。”谭泳说道。

    谭泳说完,看向一旁的赵敏,将话题交给她。

    “亚历山大先生,这款即将上市的药品,就是这次找你合作的产品,我们在它临床试验成功的第一时间,就通知你合作,够诚意吧?”赵敏说道。

    “呵呵,我们一直都是朋友,伙伴。”亚历山大心情非常好。

    他虽然不擅长医药方面的东西,也不懂电脑修图的技巧,不过看这些资料,并不像假的。行军蚁公司已经将部分资料给他们,说明行军蚁公司根本不怕他去验证,这是一种自信的底气。

    “药品的配方,我们已递交国际专利申请。亚历山大先生要不要药品回去,验证这些药品的真假再来谈合作。”赵敏说道。

    “现在不用,现在回去又过来,飞来飞去的太折腾。我相信赵女士不会骗我,毕竟我们是很好的合作伙伴。”紧接着,亚历山大话锋一转:“我觉得,接下来我们谈合作方式更为合适,赵女士这次想怎么合作?”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