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klxsw.org/book/1/ 御少新宠女人要听话唐锦衣御戌小渔拿着一个饭盒,带着微笑进入陈默的办公室。

    送饭这种事,她已经习惯。中午下班吃饭时间,一般都是她亲自给陈默送饭,这也是她难得的能帮到陈默的事。

    小渔四周看了看,没发现陈默的人影,便看向办公室的机器人开口:“墨女,陈默不是回来了吗?”

    “默哥哥在休息室休息。”机器人指着陈默的休息间。

    “好,谢谢。”

    小渔微微点头,走进休息室内。

    看着睡得正香的陈默,小渔放慢脚步走到床边,轻轻拉上被子帮他盖好。此时的小渔一脸心疼,在床边坐了下来,静静看着。

    她知道,这段时间陈默在研制大型全息投影仪,而且陈默答应过她,研发成功后,就举办婚礼。

    想到婚礼,小渔脸上就不自觉露出甜蜜的笑容。

    忽然间,小渔的笑容就收敛,她发现,本来安静躺在床上的陈默,身体开始颤抖起来,额头上也开始冒着热汗。

    做噩梦了吗?

    小渔伸手将陈默额头上的汗水擦干。

    没一会,小渔就感觉到越来越不对,脸色焦急起来。她发现,陈默的身体颤抖越来越剧烈,脸色也苍白许多,额头的汗水不断冒出来。

    “陈默,陈默,你醒醒。”小渔轻轻呼喊起来,声音有点焦虑。

    “老公!”

    “老公!你别吓我。”

    感觉陈默越来越不对,小渔也着急起来。

    似乎听到小渔的呼唤,陈默紧闭的双眼猛然间睁开。

    嘶!陈默狠狠地吸了一口冷气。

    剧痛,前所未有的剧痛。此时他感觉,就像脑袋被硬生生撕开一道口子,所有信息被硬塞进来。

    痛苦让陈默抱着脑袋,开始大口呼吸,手掌和脖子处青筋暴起,双目赤红。

    没多久,陈默再也忍不住,喉咙发出低吼。瞬间接受海量的信息,让陈默感觉脑袋就像快要爆炸的气球。这种痛苦,触及骨髓,来自精神最深处的痛。

    “陈默。”看到陈默痛苦的模样,小渔眼泪夺眶而出,将陈默紧紧搂在怀里。

    “救护车?救护车!”小渔呢喃两声,瞬间醒悟过来:“墨女,叫救护车,叫人过来,快叫人过来。”

    小渔焦急大喊,转而轻轻拍打着陈默的背,想帮他减少痛苦,嘴里不停安慰着。

    陈默感觉脸上触及一片柔软,熟悉的体香让他神经松懈不少,痛苦似乎减轻一点。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只有几秒,也许更长时间,剧痛慢慢消失,眩晕感入潮水般袭来,失去知觉前,陈默依然听到小渔焦急的喊声。

    “老公,你醒醒。”

    看到陈默没动静,小渔彻底乱了手脚,声音如心碎般。

    “老板。”

    “老板。”

    正在小渔手足无措时,几道喊声出现,王海,阿南和白珍珠三人冲了进来。

    刚才他们接到陈默办公室的警报,就立刻跑了过来,看到陈默昏迷在小渔的怀里,三人脸色齐变。

    “快,送他去医院,送他去医院。”小渔看到王海和白珍珠几人,仿佛抓住救命稻草般。

    “先别乱。”王海快速镇定下来,急忙走了过去:“珍珠,给老板检查,阿南,让黑鹰准备好车。”

    王海一边说,一边跑到休息室的柜子里,将休息室内的应急医疗箱搬了出来。白珍珠不敢怠慢,急忙走到床边,开始给陈默检查。

    小渔轻轻放下陈默,给白珍珠让开位置。只是双手依然握住陈默的手掌,看着陈默惨白的脸,眼泪还是忍不住往外流。

    “有点轻微的发烧,其他没什么问题,可能要到医院,用仪器检查,才能检查清楚。”过了一会,白珍珠才说道。

    ……

    滨海市人民医院。

    赵敏从电梯里出来,加快脚步朝特护病房走过去,脸上带着焦急。

    她正在和一些公司的客户准备谈合作,接到陈默病倒的消息,她立刻就取消行程。

    现在知道陈默病倒的人还不多,她已经下令,封锁消息。毕竟陈默的身份特殊,如果知道他出事,对行军蚁公司的影响可不好。

    将这些事处理完毕,她才匆匆忙忙赶来医院。

    陈默才是行军蚁公司真正的顶梁柱,如果陈默倒下,行军蚁公司的处境就有点麻烦。失去陈默这个主心骨,那些伺机而动的财狼虎豹可不会放弃行军蚁这块肥肉。

    还在远处,赵敏就看到王海等人如同守卫般守着病房门口。小渔站在透明窗口前,脸上的泪痕还没擦干,目光一动不动盯着病房里面。

    滨海市人民医院的几个高管,也在病房外等候。病房里面的人非同小可,要是在医院出了问题,他们的麻烦可就大了,所以必须亲自到场,也顺便和行军蚁公司打好关系。

    “情况如何?”赵敏和医院的几名高管打了招呼后,在小渔旁边停了下来。

    “医生在检查,还没出结果。”小渔微微摇头,面容有些憔悴。

    “为什么会突然病倒?”赵敏透过出透明玻璃,看向被医生围住的陈默,眉头紧皱。

    “我不清楚,我进去时他在睡觉,突然间就出现这个痛苦的症状,和上次一样,这次好像更严重了。”小渔目光没有离开陈默一点,脸上有点痛苦。

    听到这话,赵敏脸色微变。

    上次陈默也是在睡觉的时候出现问题,这次还是这样,而且更加严重了,让她不禁担心起来。

    空气有点凝重,每个人心头都弥漫着一股阴霾。陈默病倒,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打乱她不少计划。

    “都怪我。”小渔声音中带着愧疚。

    “这个和你有什么关系?别瞎想。”

    正在赵敏安慰小渔期间,病房的大门打开,一名医生走了出来。

    “陈默他怎么样了?”小渔急忙跑过去,心里有点忐忑,生怕有什么不愿意听到的消息。

    “哦,何女士您别着急。”医生打量了小渔一眼,看小渔的模样,自然知道小渔和陈默关系非同一般。他心里有点羡慕,如果自己的女儿有这么好的福气,他做梦都会笑醒。

    短暂的羡慕后,医生就开口。

    “根据我们医院几个专家的仔细检查,陈先生身体并没有太大的问题。一切机能正常,也没有病变的症状。只是血糖过低,可能陈先生长时间工作思考,消耗过度的原因。

    刚才轻微的发烧,现在也恢复正常。至于你说的头痛问题,我们没有发现陈先生的头部有异常状况。不排除是神经使用过度,导致神经缺氧,从而出现神经疲劳。神经疲劳是会出现神经刺痛的症状,具体可能要等他醒过来,问清楚陈先生的情况,才能得出进一步的结论。”

    “那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小渔听到这个答案,松了口气,脸色依然带着焦急。

    “检查结果是陈先生的身体机能并没有什么问题,甚至比一般人都要健康很多。按理说醒过来应该不会太久,也许今晚能醒来,也许明天。不过醒过来之后,你要注意点,不要过度思考,重度神经疲劳,可能会导致瘫痪。”

    “医生,他不会……。”小渔瞬间急了。

    “何小姐您放心,陈默先生没有这种状况。”医生自然明白小渔的意思,立刻打断她的话。

    “那就好。”小渔脸色难得地放松:“我能进去看他吗?”

    “可以。”医生点点头:“现在陈先生身体正在恢复,还没醒过来,不要太吵闹就行,以免打扰病人。”

    “放心了吧!”赵敏拍拍小渔的肩膀,转而看向医生:“麻烦你们帮忙保密,不要对外界透露我们老板的事。”

    “这件事,我们会安排好的。所有给陈先生看病的医生护士,我们都会下封口令,不会对外界透露这件事。”一名医院的高管当即答应下来。

    “那就谢谢你们了。”赵敏点头,表示感谢。

    “不用客气。”

    那名高管大喜,能得到行军蚁公司的友谊,绝对是一种荣幸。

    待所有医生和护士都出来后,小渔才小心翼翼走进病房,在病床边坐了下去。看到陈默苍白的脸色,泪水再次在眼睛里打架。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