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klxsw.org/book/1/ 御少新宠女人要听话唐锦衣御戌确定陈默没事,赵敏简单地说了一些公司的情况便离开医院。小渔去洗点水果,病房里也只剩下陈默一人。

    安静下来后,陈默开始思索从创业小项目内得到的技术。

    刚回想,庞大的信息就浮现在他脑海,仿佛烙印在脑海内一样,所有技术都清晰无比。

    可控轻核聚变技术。

    这是他在图书馆内得到的能源技术。

    核聚变技术庞大的信息量,让陈默吃足苦头,不过这次收获不小。这种技术一旦完成,全球能源问题将直接解决,世界局势也会发生巨大变化。

    核聚变技术理论原理在陈默脑海里闪动,慢慢组成一个可控轻核聚变的粗简模型。

    这次的任务是设计可控轻核聚变反应炉,和全息技术一样,技术理论资料齐全,模型需要自己设计。

    但想到核聚变技术的敏感性,陈默就头皮发麻。

    核能,是最敏感的技术,这个技术比任何一项军事武器还要敏感,如果处理不好,就是一场大灾难。

    这种技术,他自己肯定不能私自乱研究,否则出问题,后果很严重,而唯一的方式,就是和官方合作。

    正在陈默思索时,小渔就带着一盘切好的水果进入病房。

    “又在想研究的事吗?”小渔看到陈默思索的模样,脸上带着担忧。

    “在想一些资料。”

    陈默也不忍心骗小渔,实话实说,不过具体想什么资料,不可能让小渔知道,毕竟这东西非常敏感,不知道,反而是对她的一种保护。

    “陈默,你答应我,休息一段时间的,不要研究投影仪了。”小渔紧紧握着陈默的手,眼神中带着恳求。

    “我答应过你,研究完就举行婚礼的,不要婚礼了?”陈默捏了捏她的脸,逗趣说道。

    “我不要婚礼,只要你好好的。”

    听到这句话,陈默心里满满的感动。他知道,婚礼,是一个女人一辈子最神圣,最有意义的一场仪式。小渔想都没想就说出这句话,可见下了多大决心。

    “好,不研究投影仪了,就算研究,也要我家小渔答应才研究,这段时间好好休息,可以了吧?”

    “嗯。”小渔再次得到陈默肯定的答案,才露出笑容,拿起一块苹果递给陈默:“吃苹果。”

    “亲一下,我就吃。”陈默搂过小渔的腰,将她拉到自己的怀里,坏笑说道。

    “哪有你这样的,幼稚。”

    小渔倚在陈默怀里,眼神含羞,看了一眼病房的门,确定不会有人进来,才抬起头吻了上去,过了半分钟才松开。

    “可以吃了吧。”

    “嗯,让我看看,是我家小渔的香吻甜,还是苹果甜。”

    “坏蛋,就知道欺负我。”

    咔嚓……

    正在两人腻歪着你侬我侬时,病房大门再次打开,急促的脚步声涌入病房内。

    “小默……”

    焦急的声音刚想起,就戛然而止。

    小渔看到陈母,珍姨,欣欣三人站在病房门口,一脸古怪地看着他们,才意识到,自己还在陈默的怀里。

    下一刻,小渔的脸蛋腾的一下红到耳根,急忙从陈默怀里挣脱出来。

    “妈,珍姨,你们怎么来了。”

    “听说小默病了,就过来看看,没打扰到你们吧。”珍姨带着古怪的笑容看着小渔。

    “没……没有。”小渔急忙摆手:“妈,珍姨,你们坐,坐着说。”

    小渔感觉脸颊发烫,今天被撞见两次这种亲密的场景。被赵敏看到,她只是害羞,被调侃两下也没事,可是被长辈看到他们这样亲密,此时她羞得就差地缝没钻了。

    哪怕是陈默脸皮厚,也有点尴尬。

    “妈,你们怎么都不敲门啊?”

    “怎么?怪妈不敲门是吗?病了也不知道通知家里一声,如果不少欣欣,我们都还不知道。”陈母语气有些责备,眼神却在陈默身上打量,没发现陈默有任何严重的症状,才暗暗松口气。

    “妈,我那么大一个人,一点感冒,小病发烧,都要通知家里,这不是徒惹您和爸担心吗?我身边还有小渔照顾着,我现在不是都好了吗?”

    “还伤风感冒?我刚才问了医生,他说可能是你工作太久,神经疲劳昏迷的。”陈母轻哼一声。

    “妈,是我的错……”小渔急忙说道。

    “小渔,别给他解释。妈知道你关心他,妈虽然没读过多少书,但是有些事还是懂的。天天在实验室研究这个研究那个,也不见和小渔研究一个孙子给妈抱抱。”

    噗……

    听到最后一句,陈默差点被口水呛到。坐在陈默旁边的小渔,差点将头埋在胸口。连珍姨和张欣欣母女,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咳咳,妈……那个,爸他都好吧?”陈默有点尴尬,硬生生转移话题。

    “你爸和你姨夫,还有小渔爸三人,开了一家海鲜超市。小渔爸和你姨夫,以前积累的一些经验和人脉,都有点帮助,闲在步入正轨,你爸也在帮忙,不会闲在家里太无聊,身体都挺好的。我平常没有太多事,都快闲出病来了,要是有个孙子抱抱,就好了。”

    “妈,我正在备孕,您明年就能抱孙子了。”小渔听出陈母语气中的希冀,开口说道。

    “诶……好好好。”

    陈母听到小渔的话,立刻露出惊喜的笑容,仿佛瞬间年轻几岁,不过眼角的皱纹,也无法消除。

    “小渔,你平常不用工作太累,养好身体,好好备孕,想吃什么就买,要是陈默欺负你,你告诉妈,妈帮你收拾他。”

    “妈,陈默他很宠我,不会欺负我的,我们还准备出院后,休息一段时间,回家陪您和爸呢。”

    陈默紧了紧小渔的手掌,他和父母交流少,小渔代替他做这些,让他非常感动。小渔处处为他着想,能得到小渔,估计是他最幸运的事。

    “妈,这段时间,我准备休息一下。刚好有件事,您回去和爸,还有小渔爸妈商量商量,回去选一个好日子,我和小渔准备举行婚礼。”

    陈默刚说完,就感觉手里那只柔若无骨的手颤抖了一下。

    小渔惊喜地看着陈默,如果不是长辈在场,她恨不得立刻扑到陈默的怀里。

    “好好好!”

    陈母声音中带着欣喜,虽然两人已经领证,但在她们老一辈看来,只有举行婚礼,才算是结婚。

    儿子结婚,这对她来说,是人生的大事。

    本来还是担心陈默的病情跑过来的,现在陈母的担忧,完全被一个个喜讯给冲散了。

    “我先将这个喜事告诉你爸,再约小渔爸妈商量商量。”陈母急忙拿着手机离开病房。

    珍姨和张欣欣也跟着离开,将空间留给小渔和陈默。

    “这是真的吗?”小渔看着陈默,眼神中带着浓浓的期待。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说了让你当最幸福的新娘,肯定能做到。”陈默刮了刮小渔的琼鼻。

    “不用再研究投影仪吧?”

    “傻瓜。”陈默被小渔给逗笑了,附到她耳边轻语:“告诉你一个小秘密,投影仪在昨天中午已经正式研究成功。我说过,大型投影仪研究成功,我们就举办婚礼的,你老公我说到做到的。”

    听到这个消息,小渔眼睛瞬间红了,眼泪直直往下掉。

    “别哭啊。这不是好消息吗?怎么哭了?”

    “我不着急举行婚礼,你不用那么累的。都是因为这样,你才累倒的。”小渔想起昨天陈默痛苦的模样,心里就感觉自责。

    “你老公那么累,是不是应该奖励奖励,怎么光顾着哭呢?来亲一个。”

    “坏人。”

    小渔抬头,泪眼汪汪地看着陈默,不顾一切地吻了上去,恨不得将自己揉入陈默的身体里,也不管病房里还会不会有人进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